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祝融之灾
    ,!

    阴太后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紫薇对公玉飒颜那一番言辞激烈的指责,心中所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一直在困扰着她的事情——秋姜。

    此刻,她的眼前仿佛能够清楚地看到,那一大片秋姜花在火海中燃烧的惨烈情景。

    寒冰应该是故意放火烧了那些秋姜花。

    方才他不但在她的面前提到了秋姜,而且看上去他还十分清楚,这种再普通不过的野花,对于她这位太后而言,所蕴含的某种特殊意义。

    对于这个秘密,所知者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

    当初,在襄州城外那座荒岭之上,公玉兄弟都曾听到过独笑穹向凌弃羽述说的这个秘密。

    而在这两兄弟之中,毋庸置疑地,自然是公玉飒颜泄密的嫌疑最大。

    若是寒冰从他那里听到了这个秘密,那这件事倒也不算严重。毕竟其所涉及的,只是一段久远的往事,对眼下的形势并没有任何的影响。

    但也正因如此,在细思之下,阴太后又实是想不出,公玉飒颜向寒冰透露这一秘密的理由。

    而且,从寒冰对此事所表现出的那种异常愤怒的情绪上来看,他应该与这个秘密有着某种非同寻常的关系,并不完全是一个局外人。

    那么,便只剩下一种可能性,寒冰是从凌弃羽的口中得知了这个秘密。

    那也就意味着,他就是那个从独笑穹的赤阳掌下救走了凌弃羽的人,同时也就是另一个离别箭。

    尽管已有可靠的消息证实,寒冰接连喝下了三杯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却至今安然无恙。

    据此,所有人都得出寒冰不是隐族人的结论。

    可如果所有人都错了呢?

    如果寒冰不但是隐族人,而且还是救走了凌弃羽的那另一个离别箭呢?

    果真如此,大戎便很可能会面临一场塌天大祸!

    阴太后之所以会产生这样一种极端的想法,并不是由于上了年纪的人容易疑神疑鬼,而是由于她对赤阳王那所谓通天之智的笃信。

    在她成为大戎皇后的那一日,赤阳王就曾经警告过她,大戎真正的敌人是隐族人。

    从那之后,隐族人似乎已经成为阴太后这一生的魔咒!

    清平公玉帮助裕王浩星奇争夺天下,镇北王凌天于荆江大败戎帝宇文雄,彻底止住了大戎一统天下的脚步。

    曾经,阴太后想过要彻底消灭隐族人,但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因为数千年来,这个顽强的族群虽然并未扩张自己的领地,但其族人经由通婚的形式,已经遍布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于是,她不得不改变了策略,决定通过内部瓦解、各个击破的方式,一步一步地征服隐族人。

    这些年来,阴太后的这一做法,确实已经初见成效。

    在对隐族人采取行动之前,她先是对重渊这个隐族人的聚居地进行了一番仔细的研究。

    结果,她便从中看出,那些当年追随清平公主帮助裕王浩星奇打天下的隐族人,皆是隐族中的精英。他们年轻热血,富于理想与智慧。

    由于这些精英的离开,重渊的隐族人已突然间失去了大部分的活力,渐渐趋于一种固步自封的状态。

    在得出这一结论之后,阴太后就把自己的目光先从重渊移开,开始集中精力去对付生活在裕国的隐族人。

    镇北王凌天、清平公主,还有永王浩星潇隐,都在她的各种阴谋算计之下,相继悲惨地死去。

    而那些曾经追随清平公主的隐族人,除了大部分已在争夺天下的征战中阵亡之外,在余下的幸存者中,又有许多人在裕国那位皇帝浩星潇启的迫害中死去。

    仅存的那些隐族人,也一个个都隐姓埋名,在裕国中渐形消亡。

    阴太后本以为,自此便可不再担心裕国的隐族人,转而继续考虑如何将重渊纳入大戎的版图。

    可就在这时,离别箭的突然出现,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令她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

    她担心裕国的隐族人,在离别箭的引领之下,奋起反抗,从此再次死灰复燃。

    所以她当即命令独笑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那个离别箭消灭。

    结果,独笑穹杀了自己的亲外甥凌弃羽。

    阴太后绝对相信独笑穹的判断——

    当时他的第二记赤阳掌,确是已经震断了凌弃羽的心脉。即便是凌弃羽后来被人救走,应该也活不了多久了。

    然而,最令阴太后感到不安的是,随着凌弃羽的死去,竟然又有另一个离别箭出现了!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消灭这个新出现的离别箭时,却忽然得到了一个消息——

    忠义盟副盟主左语松死在了离别箭之下。而忠义盟的人全都认定,杀人者就是凌弃羽。

    这个消息令阴太后不由心中暗喜,因为她从中看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无论那个真凶离别箭是出于何种目的,故意冒用了凌弃羽之名,他都是已将自己彻底推到了与忠义盟对立的一方,再无任何转圜的余地。

    这样一来,从前凌弃羽与忠义盟所结下的血海深仇,便全都会被记在这个新出现的离别箭头上。

    最终,忠义盟与离别箭必然会拼个两败俱伤,至死方休。而她这位大戎的太后,便可以趁机从中大收渔人之利。

    想到这些之后,阴太后当即便严命独笑穹,绝不可将凌弃羽已死和新离别箭出现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那两位弟子。

    当初,在那座荒岭之上,公玉兄弟虽然都同时目睹了独笑穹与凌弃羽的那场决斗。

    但是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不可能看得出来,凌弃羽在被救走前已毫无生机。而且,他们更是谁也没有看出来,那个救走凌弃羽之人,所使的居然是离别箭。

    正因如此,公玉飒颜虽然已经怀疑到寒冰就是凌弃羽的同伙,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寒冰也是离别箭,更是一个隐族人。

    这也就是为何他这位一向狡诈多疑的总司大人,居然会对寒冰少了应有的防备之心,而且还进一步做出了与虎谋皮的蠢行,将大戎的重要机密泄露给了这个敌国的皇子。

    由于他的这一泄密行径,不但让寒冰有机可乘,直接威胁到了她这位大戎皇太后的性命,更是让这个心机诡诈的小子得以在大戎兴风作浪,掀起无尽的风波……

    其实若是追根溯源,此事多少也与阴太后故意隐瞒凌弃羽已死的消息有关,所以说起来,也算是她自作自受。

    但阴太后这位一向强势霸道惯了的女人,自然绝对不会这么想。

    此刻在她的心里,实是已经把公玉飒颜这个吃里扒外的阴险小人恨之入骨。

    不过她最痛恨的人,当然还是寒冰。

    而她最痛恨的一件事,就是寒冰所放的这把火!

    不是因为这把火烧在了慈宁宫中,烧毁了她这位太后老祖宗的寝殿,也不是因为这把火让寒冰找到了她,并胁迫她做出了那些她并不情愿的承诺。

    真正的原因是,寒冰此举,竟是部分地印证了赤阳王的那两句谶语——祝融之灾,塌天之祸!

    在临去重渊寻找湘儿之前,赤阳王曾给阴太后留下了这两句话。

    并且,他还警告过她,当上述的这两种征兆出现之后,大戎若是与裕国在年内开战,便会有亡国之危。而造成这一切的起因,必然是由于隐族人在从中作祟。

    这也正是阴太后怀疑寒冰是隐族人的一个所谓依据。

    如今,祝融之灾已起,皇帝宇文罡的攻裕之举也已如箭在弦上。如果寒冰再被证实是隐族人,那么赤阳王的话就已大半成真。

    莫非——,大戎果真已经面临塌天之祸,难逃覆亡的噩运?

    突然间,阴太后忍不纂身都颤抖起来,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恐惧与无力。

    她立即紧紧地闭上了双目,竭力让自己尽快镇定下来。

    闭目思索了片刻之后,她重又睁开眼睛,对紫薇沉声吩咐道:“速命人去传赤阳教主独笑穹,即刻进宫来见我。

    另外,命胡亮率领两千禁卫军,在明日比武之前封锁天桥一带。无论比武的最终结果如何,只要寒冰能够活着走下那座天桥,禁卫军便要保证他能够活着离开!”

    “老祖宗您是说,即便是寒冰在比武时杀了沈统领,也要放他走?”

    听到紫薇这样问,阴太后的心里不由暗自冷笑了一声。

    放走寒冰?便是放过任何人,自己也决不可能放过这个注定会成为大戎国一大祸患的寒冰!

    但她的脸上却是做出一副肃然之状,沉缓地点了点头,道:“不错。这场比武本就是公平的江湖争斗,生死自负。寒冰死在天桥之上,那是他技不如人。

    可若是让他死在天桥之下,必定会因此引发一场戎裕之间的冲突。无论如何,今年之内,大戎都决不能与裕国开战!”

    看到太后的神色凝重异常,紫薇便也未敢再多做啰嗦,马上躬身应了一声,“是,奴婢这就去传旨!”

    谁知她刚要离开,却又被太后给唤住了。

    见太后在唤住自己之后,只是沉吟不语,紫薇便猜到了太后究竟在犹豫些什么。

    她的眼珠微微一转,轻声问了一句,“老祖宗,封锁天桥之事,可要知会皇上一声?”

    阴太后看了紫薇一眼,“这件事本宫会告诉他的。如果到时候,还敢有人向寒冰出手,便命禁卫军将其全部当场射杀!”

    “是。”

    紫薇恭声答应,随即又轻声说了一句,“奴婢以为,公玉飒颜倒是很可能会打杀人灭口的主意。”

    “如此国贼,自然是留他不得!”

    从齿间迸出了这一句,阴太后的目光阴冷得如同地狱之中的鬼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