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改变路线
    ,!

    好端端地坐在暗卫司内那把总司大人专用的红木高脚椅上,公玉飒颜却忽然莫名其妙地接连打了好几个冷战。

    他忍不住扭动了几下身子,觉得自己的背后凉浸浸的,似乎是被人下了符咒一般,有一种遍体生寒的感觉。

    可就在这一晃神间,他便没有听清那个正躬身向他禀报消息的暗卫在说些什么。

    “等一等,你方才说发现了古凝的踪迹,这是何时的事情?”

    那名暗卫连忙毕恭毕敬地将自己方才所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就在今日一早。虽然经过改装易容,但他那种裕国人才有的狭长眼睛,以及身上那种特有的阴森杀气,仍是被我们的人很快认了出来,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杀手之王古凝。

    这家伙独自一人,在南城门附近转悠了足有半个时辰,看情形应该是在踩点。”

    “南城门——”

    公玉飒颜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句,随即问道:“你确定古凝不是刚刚进城,而是特意在那里踩点吗?”

    “回禀大人,属下自前日便派人在南城门附近监视入城的可疑人物,确实从未发现过古凝的踪迹。而今日他突然现身,却是从一辆由城内方向驶过来的马车上下来的。随后,那辆马车便直接从南城门出城了。”

    “可派人跟着那辆马车了?”公玉飒颜追问道。

    “当时我们的人把注意力皆放在了古凝的身上,实在分不出多余的人手去追踪那辆马车。不过,他们看得十分清楚,那辆马车上有盛源车行的标记。方才属下已派人去那间车行查探情况,估计稍后便会有回报。”

    公玉飒颜慢慢点了点头,略带思索地道“以古凝的身手,很可能是趁夜从城墙上翻越,潜入京城的。他虽是做了忠义盟的副盟主,可骨子里还是个杀手,总喜欢藏头露尾,诡秘行事。”

    “大人说的确是不错!这个古凝今日在城南长街上的举动,实是带着些莫名的诡异——”

    那名暗卫一边说着,脸上不由露出了稍许困惑之色,“我们的人一路跟着他,沿着那条城南长街看似闲逛般地来回走了一趟。

    按理说,忠义盟的人在劫囚之后,必是会选择从距离裕国最近的南城门逃走。那么古凝所需留意的,应是南城门的布防情况。可奇怪的是,他似乎更多注意的是临街的那几家酒楼。

    难道他是想让负责接应的人藏身在酒楼之上?但那些酒楼中只有一间比较靠近南城门,其余的皆相距甚远,看起来并不适合作为接应地点。对此属下实是有些百思不解。”

    听到他所提出的这一疑问,公玉飒颜不由微微露出一丝冷笑,道:“古凝不是在踩探劫囚后的接应地点,而是在寻找劫囚前的埋伏之所。

    明日囚车经过那里时,沿街的各店铺应该都已开门,忠义盟的人必是要扮成客人,才能躲藏其间。

    而他们这些人的身上皆暗藏兵刃,只有扮作行走江湖的人物,坐在酒楼之上饮酒,才不致太过引人注意。”

    “囚车?”

    这个正在说话的暗卫,名叫邱长寿,本就是暗卫司中的一个重要头目,专门负责追踪及抓捕忠义盟密谍事宜。

    对于公玉飒颜亲自制定的处决忠义盟密谍,并借此诱捕忠义盟中人的计划,邱长寿可谓是知之甚详,更是其中一名最重要的参与者。

    所以此刻听到这位总司大人突然提到囚车的事情,他不由惊讶地张大了嘴,问道:“大人您是说——,古凝竟是误以为,押解忠义盟密谍的囚车会经过城南长街?”

    “不,他不是误以为,而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明日押解囚犯的路线,确是要改道城南长街!”

    见邱长寿露出一脸的茫然,公玉飒颜不由微微一笑,向他进一步解释道:“明日那场天桥决战实是非同小可,无论是皇上,还是太后,都不会轻忽以待。

    按常规,禁卫军必然要彻底封锁天桥一带,甚至包括整条天桥街,以防出现各种意料不到的突发状况。

    忠义盟的人自然能够轻而易举地获知这一消息,并由此推测出,暗卫司将不得不改换另一条路线,押解死囚去城南的法场。

    所以,古凝才会提前到城南长街去踩点,做好在那里劫囚车的准备。”

    邱长寿却听得仍是有些糊涂,忍不住用一种颇为疑惑的语气道:“可是据属下所知,明日的比武定在辰时正,而囚车要在一个多时辰以后才会经过天桥。

    到那时,比武应该早就结束,而禁卫军的封锁自然也会同时解除,并不可能影响到囚车从那里经过,实是没有必要因此改道。”

    公玉飒颜却摇了摇头,道:“寒冰与沈云鹏的这次比武,原本就是一场生死决战。最终无论谁生谁死,都将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所以在比武结束之后,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禁卫军都必然会继续封锁现场。如此一来,押解死囚的路线也不得不随之改变。”

    经过这位总司大人一番不厌其烦的解释之后,邱长寿这才完全明白过来。

    但是在明白过来之后,他却又禁不住有些担忧起来:“大人,那条城南长街路面狭窄,地形复杂,又离南城门很近。

    古凝他们若在那里劫囚车,确有几分成功的可能性。而且无论成与不成,他们的人都能很容易地从南城门处逃走,恐怕难以将其一网打尽。”

    谁知在听了邱长寿的话之后,公玉飒颜不但没有表现出同样的担忧,反而还隐隐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语气颇为轻松地道:“这倒的确是如了他们的意!我方临时改变押解路线,仓促之间,必然会准备不足,令他们有机可乘。而南城门又给他们提供了最方便的逃走途径。

    古凝见此良机,自然要善加利用。他乃是杀手出身,对于暗中偷袭之事本就极为在行。今日他亲自踩点设伏,想来是志在必得。

    哼,如此倒是正好!明日,我便给他这个杀手之王一次最后展露身手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