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双管齐下
    ,!

    见公玉飒颜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邱长寿虽仍是有着满腹的疑惑,却也不敢再提出来扫这位总司大人的兴。

    于是,他便一边陪着笑脸,一边言不由衷地吹捧道:“大人深谋远虑,明察秋毫,古凝的那些雕虫小技,又岂能逃过大人您的法眼?”

    公玉飒颜听得心中极是得意,表面上却做出一副云淡风轻之状,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古凝离开城南长街之后,可是去了那间祥安客栈?”

    这一次,邱长寿脸上的钦佩之色却是丝毫没有作假,“大人果然是料事如神!当初您命我们留下那间祥安客栈,等那些忠义盟的人来自投罗网。这一招实是高明之极!

    古凝在离开城南长街之后,确是直接去了那间祥安客栈。不过,进去以后不久,他便又离开了。

    据属下猜测,他应是去那里找水泠洛,却不知那个水泠洛昨日便随寒冰离开了——”

    说到这里,他不由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忙问道:“大人,寒冰会不会是打算帮助忠义盟救人,所以才会把水泠洛给带走了?”

    公玉飒颜却是摇头笑道:“此事绝无可能!以寒冰的狡猾,他若真是与忠义盟的人在一起谋划些什么,必定不会做出此等不智之举,公然跑到祥安客栈去找水泠洛。

    其实之前,我便已有所耳闻,这位寒冰公子似乎一直在讨好那个岫云剑派的小姑娘。此事被雪幽幽察觉之后,便将水泠洛遣去了北方,想让她就此摆脱掉寒冰这个浪荡公子的纠缠。”

    “哦,原来是这样——”

    邱长寿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看来这位寒冰公子对水泠洛确是十分有心,更是一直留意着她的行踪。前日那位岫云剑派的小姑娘才到新京,昨日寒冰便找去了祥安客栈。”

    公玉飒颜听了,不由皱了皱眉,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说起来,这应该都是飒容惹下的麻烦!想必是他跟踪水泠洛的举动,被那些隐族密谍发现了,才会把寒冰给引了去。

    寒冰在祥安客栈中大闹了一场,那般毫不留情地将飒容给赶走了,分明就是在争风吃醋,更有耀武扬威之意。他应该是故意要在水泠洛的面前表现上一番,想以此博取佳人的青睐。

    而结果倒真是如了他的意!也不知这小子把水泠洛给带去了何处,却是让我们就此失去了一条追查古凝行踪的线索。”

    邱长寿不由听得一怔,再不敢直视这位总司大人炯炯的目光,只能微垂着头,期期艾艾地道:“原来——,大人您已经猜到,我们的人没有跟住古凝?”

    “昨日经由寒冰一闹,祥安客栈中的人必然会察觉到已被人监视。这应该也是古凝匆匆离开那里的原因。

    他肯定意识到自己会因此被跟踪,而以他的机警,在有所防备的情况下,自然不难甩脱我们的人。”

    听出总司大人的话里并无多少责备之意,邱长寿暗暗松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地禀报道:“大人猜得不错。古凝在离开祥安客栈之后,确是很快就甩开了我们的人。不过根据他最后走脱的地点和方向来判断,应该是进了附近的那家盛源车行。”

    “嗯,你命人时刻盯紧盛源车行。至于古凝的去向,倒也不必太过担心。无论他此刻去了哪里,只要我们知道,他明日一定会出现在城南长街,便无妨了。”

    公玉飒颜对自己所制定的那个诱敌计划,早已是胸有成竹。故而对于属下这一稍许的失误,自然也表现出了一种颇为大度的样子。

    但邱长寿因为职司所在,却不敢不认真。见总司大人心情大好,他便想趁机将心中的疑问弄个清楚明白。

    “可属下所担心的是,如果古凝发现水泠洛已随寒冰离开,那他会不会借此机会,去向寒冰,甚至是那些隐族人求助?”

    公玉飒颜却笑着摆了摆手,道:“这件事你根本无须担心。以古凝素来的行事作风,断无向寒冰求助之理!

    再者说,忠义盟与隐族人之间结怨已深。这其中不仅涉及到无数隐族人的性命,更还有许多忠义盟属下,尤其是那个忠义盟副盟主左语松的性命。

    这些早已数不清的血债,根本不可能因为裕国那位皇帝陛下的一纸诏书,便被彻底抹去。

    而如果不清算完这一笔笔血债,恐怕他们双方,都绝不可能有尽释前嫌、联手对敌的一日。”

    “大人果然高见!实是令属下茅塞顿开!”

    邱长寿连忙适时地拍了一记响亮的马屁,随后便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依大人之见,是否要知会禁卫军一声,明日在南城门外布置一队人马,以防忠义盟的漏网之鱼从那里逃走?”

    公玉飒颜断然地一摇头,“不,虽然城外是禁卫军的辖地,但捉拿忠义盟的人,乃是暗卫司的职司所在。另外,此事一旦让禁卫军的人知晓,难保不会有泄密的可能。”

    “那——,属下便把所有的人手都派去城南长街,明日堵住城门——”

    “不!”公玉飒颜再次断然地摇了摇头。

    他看了邱长寿一眼,语气突然加重了一些,道:“城南长街那边的事情你不必管了,我已另有安排。你所要做的,是尽量多派出一些人手,让他们沿天桥街一线严密布控。”

    邱长寿不禁一愣,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属下是不是听错了,大人您方才说的可是天桥街?”

    “不错,确是天桥街!不但要派人严密布控,而且明日你本人还要亲自押解那些死囚,走那条路线去法场。只不过,这一切都是要秘密进行,不能用囚车,要用普通的马车。

    另外,为了谨慎起见,我已向皇帝陛下请了一道密旨。如果你在经过天桥街时被禁卫军拦下,便可向他们出示圣旨,定是没有人再敢阻你。”

    说到这里,公玉飒颜颇有些自矜地笑了笑,“而本大人我,则要大张旗鼓地押着假囚车走城南长街,去捉拿古凝!”

    邱长寿顿时被他这一连串的话给震懵了,呆愣了片刻之后,才终于彻底反应了过来。

    他不禁以一种无比钦佩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这位总司大人,由衷地赞叹道:“大人果然高明!这一招双管齐下,定会将忠义盟的人一网成擒!”

    公玉飒颜听了,双眼不由微微一眯,借此掩住了眼中那道一闪即逝的嗜血光芒。

    双管齐下?

    他这位总司大人的智谋又岂会仅止于此?

    明日之后,那些忠义盟的人自然会被屠戮净尽。

    但更为重要的是,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还有那位所谓的裕国皇子寒冰,也全都逃不出他公玉飒颜的手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