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酒入愁肠
    ,!

    练完了功,沈云鹏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他换上常服,进到厅中,却见自己的妹妹沈青萝正安静地坐在那里,不知已经来了多久。

    他们兄妹虽然早已相认,但沈青萝碍于自己那不明不白的身份,怕因此影响到哥哥的名声与仕途,所以坚决不愿在外人面前与沈云鹏以兄妹相称,更不会公然出现在他这座统领府中。

    对于沈青萝的这些顾忌,沈云鹏自是十分不以为然。

    但他一向疼爱这个幼妹,再加上离散多年,失而复得,疼爱之外,更是倍加怜惜。

    故而无论这个妹妹说什么,他都会一味地迁就,决不会反驳,更不会违背她的意愿。

    其实沈青萝的谨慎并非多余,以她的精明通透,早已看出哥哥沈云鹏那种如履薄冰一般的危险处境。

    当初她刚一得知太后利用哥哥的忠心,让他偷开宫门,帮助四皇子进行了那场宫变,篡夺了皇位,沈青萝便意识到,自己的哥哥已经踏入了一个可怕的漩涡之中,随时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只恨她彼时身在裕国,对正在戎国所发生的一切实在是鞭长莫及。

    所以回到大戎之后,她便以身份尴尬为由,请求远离深宫,最主要是想远离太后的身边。

    于是,她以松风楼为掩护,从事探听消息,训练密谍的活动。

    表面上,她这位青萝姑娘仍是在为太后充当密探。

    而实际上,她是隐身背后,为自己的哥哥沈云鹏出谋划策,随时应对来自各方或明或暗的对手和敌人。

    正是由于有了她这个妹妹的暗中提点,沈云鹏这个莽直的汉子才会对太后与皇上的权力之争,有了一个更为清醒的认识,并能够在这种极为敏感而微妙的形势中,暂时得以明哲保身。

    另外,也是因为沈青萝的运筹帷幄,将自己的好姐妹紫薇姑娘拉作盟友,才让沈云鹏在与公玉飒颜那个奸诈小人的一番争斗之中,始终保持一种稍占上风的有利局面。

    可是,这种有利局面,却因寒冰的从天而降,被彻底地打破了!

    一听说寒冰在新京出现,沈青萝便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哥哥遇上大麻烦了!

    不仅是因为哥哥奉太后之命,捉了寒冰的姐姐湘君姑娘,更是因为哥哥那个禁卫军统领的特殊身份。

    对于寒冰而言,所有掌握大戎军政大权的人物,都是他这位裕国皇子的敌人。

    而以沈青萝对寒冰的了解,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年所到之处,留下最多的,便是一具具敌人的尸体……

    果不其然,仅在其现身的第二日,寒冰便迫不及待地向沈云鹏下了战书。

    沈青萝原本还抱着一线希望,也许太后会主动出手,将那个摆明是来救她所看重的湘君姑娘的寒冰尽快除去。

    而事情倒也真如沈青萝所愿,太后确实准备出手了。

    可是太后这一出手,将会被除去之人,已不只有一个寒冰,还有数百名参与伏杀寒冰的禁卫军将士。

    如此一来,她的哥哥沈云鹏,作为禁卫军统领,必然会被卷入其中。

    沈青萝自然十分了解自己的哥哥,一旦那件事情的真相被哥哥知道,结局便只有两种——

    一者,是哥哥出于对太后的忠心,甘愿被她继续操纵,彻底沦为她手中的一件杀人工具。

    二者,就是哥哥幡然醒悟,并试图抗争,想摆脱太后的掌控,最终仍是难免会成为一件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而这两种结局,都是沈青萝绝对无法接受的。

    因此在反复权衡利弊之后,她终于下定决心,与寒冰联手。

    这一想法看似荒唐可笑,但沈青萝却对此怀有极大的信心。

    虽然,她这位青萝姑娘与寒冰,在裕国时就是势不两立的敌人。

    并且就目前而言,寒冰也是沈云鹏最大的敌人。

    但沈青萝十分清楚一个道理,那便是,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所以,也许此刻寒冰确实是他们兄妹共同的敌人,但是很可能不久之后,出于情势的需要,他们又会结成同盟,去对付那些双方共同的敌人——太后、皇上还有那个阴险的公玉飒颜。

    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

    沈青萝坚信,以寒冰的聪明睿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与自己合作的机会。

    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说服这个精灵似鬼的少年,令他相信自己的一片诚意,并且愿意与自己进行一场公平的交易。

    而此时,紫薇所提供的一条有关水泠洛的消息,便犹如一场及时雨一般,让沈青萝找到了与寒冰谈判的重要筹码。

    最终,这场谈判的结果确实尽如人意。沈青萝不但可以救下自己的哥哥,甚至还从中找到了让哥哥就此脱离那个可怕漩涡的希望。

    按理说,像她这种早已习惯了尔虞我诈的密谍,实是不应该过于相信那位专门喜欢挖坑害人的寒冰公子。

    然而,在看过了太后与皇上的六亲不认与冷酷无情,又见识了公玉飒颜的背信弃义与卑鄙无耻之后,沈青萝竟是清楚地感觉到,寒冰这位敌国的皇子更值得自己的信任。

    因为从这少年昔日的所作所为之中,她不仅看到了他对敌人的凶狠残忍,更看到了他对朋友的重情重义。

    所以,即便由于身处敌对的国家,令他们不可能成为永久的朋友,但是此时此刻,她相信,寒冰没有再把她当作敌人对待。

    这也就是为何她会按照寒冰所提出的那个要求,悄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哥哥沈云鹏面前的原因。

    见哥哥在看到自己之后,脸上所露出的那种略有些错愕的神情,沈青萝不由嫣然一笑,走上前轻轻拉住他的衣袖,将他引至早已摆满各种美味佳肴的桌旁坐了下来。

    “青萝知道哥哥这几日练功辛苦,所以才特意亲自下厨,做了些哥哥平日喜欢的菜肴,想与哥哥好好吃上一顿饭。哥哥可愿意吗?”

    沈云鹏的虎目中不禁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竟是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道:“这是青萝的一片心意,哥哥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会不愿意?”

    沈青萝又是嫣然一笑,端起酒壶,分别为哥哥和自己的酒杯满上。

    然后,她便端起自己的酒杯,柔声道:“哥哥明日要与人比武,自是不宜多饮。今晚青萝只敬哥哥这唯一的一杯酒,祝哥哥能够旗开得胜,为我大戎争光添彩!”

    沈云鹏默默端起酒杯,脸上隐隐露出一种歉疚之意。

    他本身便是一位绝顶高手,自然会对自己对手的实力有一种比较准确的预估。

    更何况,他与寒冰实际上已经交手过两次。

    虽然寒冰一次也没有还手,但这恰恰表明,这少年的武功只会在他之上,而绝不会在他之下。

    这便意味着,明日的那场比武,他的胜算实是微乎其微。

    但不管是出于武者的骄傲,还是出于对武道精神的不懈追求,他都不能,也不愿放弃这次与寒冰这位绝世高手比武较量的机会。

    虽然明知,败就是死,他却完全无法拒绝这场生死决战。又或者说是,他实在无法抵御那种达到武道至高境界的诱惑。

    他很清楚,也许明日自己再也不会活着走下那座天桥。

    而他却不能走得了无牵挂,因为,这世上还有一个最让他放心不下的人——自己的妹妹青萝。

    所以这几日,他一直躲在自己的府中,主要原因就是不敢面对她,更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自己这一极度不负责任的行为。

    他本以为自己能够一直逃避下去,可谁知今日妹妹竟主动找上门来,令他在歉疚之余,更为自己的懦夫行为感到了无比的羞愧。

    听到妹妹所说出的这一席话,沈云鹏不但未得到丝毫的安慰,相反地,倒是生出了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妹妹的宽容与理解,让他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自私与任性。

    事已至此,沈云鹏明白,一切的歉疚与愧悔都已太迟。

    他这个做哥哥的,今生注定要亏欠妹妹。

    从前未能保护好她,让她受尽苦难。而今后,他也再不能为她遮风挡雨,看她得遇良人,嫁做人妇……

    猛地一仰头,沈云鹏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酒入愁肠,竟有一种莫名的苦涩滋味。

    他终于鼓足勇气,看向了自己的妹妹,却见她正含笑看着自己。

    而不知为何,沈云鹏此时居然生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似乎妹妹的笑容中,竟有一丝狡黠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