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雪中问情
    ,!

    眉开眼笑地对着桌上那些香喷喷的饭菜,刚练完功正觉饥饿难耐的寒冰不禁食指大动,口水涟涟,却仍不得不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等着刚刚张罗出这桌美味的那两个人赶紧落座。

    谁知等了半天,却只等到水泠洛端着一只酒壶走了进来。

    “小风呢?他再不来,菜可要凉了!”寒冰忍不住有些心急地问了一句。

    水泠洛抿嘴一笑,将手中的酒壶放在了桌上。

    “小风说,他忽然想起与杜启明有事要商量,放下这壶酒就跑出去了。”

    寒冰的眼珠转了转,心中不由暗笑不已。

    小风这小子一定是怕又在洛儿的面前说错话,被自己再给收拾一顿,便寻了个借口躲出去了。

    杜启明那边的事情,昨日自己就已安排妥当,而且此刻他们的人应该都在指定地点的附近躲藏,哪里还用小风再去凑热闹!

    看来,这小子扯谎的本事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寒冰一边腹诽,一边还一本正经地给陆远风圆了一下谎:“嗯,有些事情确是要商量得更仔细一些。不过他赶在这时候出去,恐怕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水泠洛点头道:“他也是这么说的。所以我方才给他留了些饭菜,都在灶间温着呢。”

    一边说,她一边在寒冰的旁边坐了下来。

    寒冰急急拿起筷箸,又看了一眼满桌的饭菜,立时用夸赞的语气道:“洛儿可真是好手艺!只闻这香味,我便已垂涎欲滴了!”

    水泠洛听了,却不禁微红了一张俏脸,“这些菜都是小风做出来的,我只是帮忙打了个下手。”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随即便呵呵一笑,道:“这小子!平日总是拿那么简单的两个菜来糊弄我。今日定是为了讨好你,才肯卖力气整治了这么多好吃的出来!”

    一边说,他一边给洛儿的碗中夹了一大堆各色的菜肴,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也全然是一副厚颜讨好的模样。

    水泠洛的大眼睛忽闪了几下,居然主动伸筷,给寒冰的碗中也夹了些菜。

    寒冰顿时愣在了那里,默默看着洛儿的一举一动。

    水泠洛抬头看了他一眼,嗔然笑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趁热吃吧!”

    寒冰那张俊美的脸上慢慢泛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猛然点头道:“好,洛儿你也多吃些!”

    看到寒冰狼吞虎咽地吃得香甜,水泠洛不禁垂头一笑,端起那只酒壶,将两人面前的酒杯都满上了。

    寒冰见状,忙放下手中的碗筷,端起了那两只酒杯,并把其中的一只递到了洛儿的手上。

    两人相视一笑,谁也没有说话,便将各自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随后,这顿晚饭便在这种脉脉含情的无言对视中,不知不觉地结束了。

    此刻,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寒冰刚刚将桌上的那盏油灯点亮,便发现洛儿不知何时已打开了房门,正独自站在院中,对着暗沉的夜色发呆。

    他走过去,从身后拉住了她的一只小手。

    “下雪了——”水泠洛轻声说了一句,并没有转过身来。

    寒冰这才意识到,空中正扬扬洒洒地向下飘落着细细的雪花。

    北国的雪,真是来得很早。

    这应该是秋末冬初的第一场雪,不是很大,并未让人感觉到如何寒冷。

    “萧玉离开的那一夜,也在下着雪。我怕他冷,便将他带到了一个山洞里。当时他受了很重的伤,吐了很多血。

    我抱着他,对他说,‘你此时就是变成了一块寒冰,我也一定会把你焐热过来’。

    可最后,他还是离开了……

    小风对我说过,萧玉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不相信,也不愿相信。但他终究是再也没有回来。”

    寒冰默然听着洛儿悲伤的诉说,一颗心也在煎熬着,却始终提不起勇气,把真相告诉她。

    既然做不到向她坦承一切,那么仅仅承认自己就是萧玉,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个真相的背后,若是需要许多的谎言去支撑,结果真相本身也就变成了谎言。

    令他备感痛苦的是,面对着伤心的洛儿,他却找不到真正能够安慰她的话语。

    默默注视着洛儿略显清瘦的背影,寒冰的星眸中尽是一片黯然之色。

    可谁知就在这时,水泠洛忽然转过头来,用含泪的双眸看着他,唇边却绽开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那些秋姜花,我很喜欢。你的心意,我也很喜欢。”

    “洛儿!”

    寒冰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洛儿,却见她脸上的神色变得越来越温柔。

    他的心中立时涌出了一阵狂喜,竟是再也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一把将她抱在了怀中!

    他垂下头,星眸中闪动着惊喜的光芒,看着怀中的洛儿,只觉想把她完全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从此再不分离。

    抬手轻抚了一下她垂在耳畔的秀发,他忍不住在她耳边又柔声唤了一句:“洛儿——”

    而水泠洛却不由得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慌,微微垂下了目光,不敢去看寒冰的眼睛。

    这时,一片轻盈的雪花,悄然落在了她娇嫩的面颊上。

    她刚感到一丝微凉,随即便又感到一阵微热的气息拂面而来。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寒冰的唇已落在了那片还未及融化的雪花上——

    水泠洛顿时羞红了一张俏脸,不自觉地闭上了眼睛。

    随着那些轻柔的雪花不停地飘落在洛儿的脸上,寒冰的唇也更加轻柔地、不停地落在她的耳边……鼻尖……唇畔……

    当他温热的双唇终于落在洛儿那两片柔软的唇瓣上时,她的身子不由轻轻一颤,呼吸也随之明显地急促起来。

    对她的这一反应,寒冰立时也做出了热烈的回应。

    原本带着些怜惜的、轻轻的吮吻,渐渐变得激狂起来——

    他的舌尖轻轻地扫着洛儿细腻红润的唇瓣,然后又慢慢地探进了她微微开启的双唇,顺着可爱的牙床一点点舔过,让受不了这种甜蜜的折磨的洛儿,不得不渐渐松开紧扣的贝齿,最终放他那略带霸道意味的舌闯入她的檀口。

    得逞之后的寒冰一边尽情品尝洛儿甘美的津液,一边开始用舌在她柔软的小舌四周缓慢地搅动,还不时轻柔地吮吸几下她小巧的舌尖。

    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舌已纠缠在了一起,共同地起舞回旋。

    水泠洛终于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寒冰带着她一起沉醉于这个浓烈的**之吻……

    雪花仍在不停地飘落,整个夜空也在这黑白交织的世界里显得幽远而神秘。

    从那扇敞开的房门里,一道淡淡的油灯光穿透了暗沉的夜色,静静地洒落在这两个正在热吻中相拥相偎的少年男女身上。

    他们美丽的身影似已完全融入了这片天地之间,令这北国的雪夜也不觉变得温柔起来。

    可就在这时,忽然传来“呯”的一声巨响——

    被瞬间惊醒过来的两人双唇乍分,慌乱中不禁同时转过头,往那个发出声响之处望去。

    结果他们便看到,一个黑影正用手捂着前额,慌慌张张地从长在墙角边的那棵大树旁低头绕开,然后便“噌”地一下蹿过院墙,消失于暗夜之中……

    从院中狼狈逃窜而出,陆远风一边头也不敢回地向前狂奔,一边暗骂自己实在是笨得可以!

    以前经常从那处院墙翻进翻出的,怎么今天就忘了旁边那棵倒霉的树了呢?

    这之前,自己准备好晚饭后便借机离开,那件事情做得可有多漂亮啊!

    公子一定是在心里夸赞过自己有眼力见。

    可自己为何偏偏鬼使神差地又要回来呢?

    而且,回来就回来吧,却为何要不早不晚地,正遇到公子在……

    自己撞破了公子的好事,应该是比说错话更加严重吧?

    唉,这一次,定是免不了要被公子狠狠地整治一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