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姗姗来迟
    ,!

    “哗——”

    一盆刚从井里打上来的犹带着少许冰碴的冷水,被人兜头浇到了正躺在床上打着响亮鼾声的某人头上。

    效果倒也明显,只听那鼾声当即便沉闷了下去。

    “再浇!”

    一个十分柔和的声音,下达了一个并不十分柔和的命令。

    “哗——”

    又一盆刚从井里打上来的犹带着少许冰碴的冷水,被人兜头浇到了正躺在床上打着沉闷鼾声的某人头上。

    这一次,效果则是更明显了一些,鼾声已经彻底止住了。

    “再浇!”

    那个十分柔和的声音,再次下达了那个十分不柔和的命令。

    “哗——”

    “你奶奶的!——”

    随着这声突然响起的震天怒吼,某人从床上一蹦而起,带着冰碴的水滴立即不停地从他的发间、脸上、嘴里,甚至是鼻孔中潺潺流下……

    而此时,某人的那一双虎目之中,却正在向外喷着火!

    “咣当”一声,方才浇水的那名亲卫被吓得一哆嗦,手里的铜盆立时掉在了地上。随即,他便见机极快地一转身,撒腿跑了出去。

    “哥哥!”

    沈青萝及时喝止住了沈云鹏,没让他去追杀那个胆敢向他这位统领大人头上泼冷水,明显是已经活得不耐烦的家伙。

    不过他的人虽然停了下来,却仍是感到怒火难平。

    只见他心有不甘地猛地一摇头,登时甩落了一大片水花,然后便气哼哼地问道:“是你让那个混账东西这么干的?”

    沈青萝只是抿着嘴一笑,不慌不忙地上前两步,用手中的布巾为哥哥轻轻擦去脸上的水珠。

    沈云鹏愣愣地看着妹妹,眼中尽是困惑之色。

    “哥哥——”

    沈青萝忽然垂下目光,轻声说了一句,“现在已经快巳时了。”

    “哦,巳时了——”

    沈云鹏的浓眉皱了皱,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可不过转瞬之间,他突然倏地瞪大了眼睛,大吼了一声,“什么?巳时!”

    猛地一跺脚,他却赫然发现,自己的脚还是光着的。

    手忙脚乱地勉强穿好了沈青萝递过来的一双靴子,他便一头向门外冲去。

    可是刚跑出去没几步,他忽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自己的妹妹,沉声问道:“这都是你设计的?”

    沈青萝缓缓地点了点头。

    沈云鹏瞪了瞪眼睛,最终却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又向门外大步行去。

    这时,身后传来了沈青萝一句充满关切之意的叮咛,“哥哥,记得早些回来!”

    沈云鹏的脚步不由顿了顿,随后又继续往前大步行去,没敢回头去看自己妹妹脸上的神情。

    可如果他此时回头,定会惊诧地发现,自己妹妹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担忧与不舍,而是挂着一抹自信,甚至是有些自得的微笑。

    …………………………

    一路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向天桥,沈云鹏真可谓是心急如焚。

    他担心寒冰已然离去,而他们之间所约定的那场比武,也会就此作罢。

    这样一来,自己在世人的眼中,就变成了一个食言背信、临阵退缩的懦夫,从此再也无颜面对太后,还有自己手下的那些弟兄们。

    而与此同时,沈云鹏又忍不住一直在想,自己的妹妹究竟为何要这么做?

    昨晚,青萝定是在那桌酒菜之中下了药,才会让他昏睡不醒,以致误了比武的时辰。

    如果青萝的目的只是为了不让他去与寒冰决战,那何不就让他一直昏睡下去,彻底错过了这场比武?

    可她却让人用冷水把他泼醒,甚至还特意提醒他,已经误了比武的时辰。

    而且,方才见他仍坚持要赶去比武场,她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拦阻的意图。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沈云鹏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脑中犹如一团浆糊一般,听到耳畔“呼呼”的风声,看到路上行人惊叫着躲闪向一旁,他竟产生了一种仍然身在梦中的感觉。

    而这种怪异的感觉,居然一直持续到了他站在天桥上的那一刻。

    眼见天光已至巳时正,那位姗姗来迟的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终于出现在了天桥之上。

    那些本已有些心灰意冷、萌生去意的看客们,顿时都激动了起来,一边大声欢呼着,一边彼此交换着欣喜的目光。

    可是,当他们将视线完全转到了沈云鹏的身上,真正看清了他此刻的形象时,却不禁一个个都愣在了那里,变得鸦雀无声。

    只见这位统领大人不但头髻歪斜、鬓发散乱,而且身上所穿的,居然还是一件贴身的白色中衣!

    他的这副模样,完全不像是来参加生死决战的高手,倒像是刚从监牢里逃出来的犯人。

    看到沈云鹏如此惨不忍睹的狼狈情状,寒冰这小子的眼中不由闪过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可他的脸上却仍是摆出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只听他故意粗声大气地喝问道:“沈云鹏,你此时才出现,可是特意来向本公子下跪求饶的吗?”

    沈云鹏顿时被他问得一呆,接连椅了几下脑袋,却仍是没有完全缓过神来。

    因为直到此刻,他竟仍是没有摆脱掉那种身在梦中的感觉。

    他站在那里,明明看到对面的寒冰在开口说话,可又觉得自己所听到的声音颇为陌生,似乎并非是从这少年的口中说出来的。

    他愣愣地看了寒冰半晌,却又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极是气闷地道:“我只是不小心睡过了头,可不是来向你认输的!”

    寒冰闻言,只是冷笑了一声,倒也没有与沈云鹏多做计较的意思。

    他昂然肃立,向着这位统领大人抱拳施了一礼,算是按照江湖规矩,与对方打过招呼,随时就要动手了。

    沈云鹏本是想等着这小子再次张口说话,好进一步证实一下,自己方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居然会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可是现在看起来,寒冰根本就不想给他这个证实的机会。

    不过也难怪这少年会如此性急,按照先前彼此约定的比武时间,沈云鹏已经迟到了整整一个时辰。

    这也就是说,寒冰一个人在天桥上,已经吹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冷风,便是有再大的耐心,此时也都早就被磨光了!

    沈云鹏虽是对此感到有些失望,却也自觉理亏。

    于是,他也不敢再多话,只肃然向寒冰抱拳,回了一礼。

    随后,他们二人便各自开始凝神聚力,让真气流转于周身经脉之中,准备向对手展开有力的攻击。

    因为来得过于匆忙,沈云鹏不但未着比武时的劲装,更是没有带上他那柄从不离身的宝剑。

    不过,原本早在接到寒冰的挑战之时,他这位统领大人便已经打定主意,在即将到来的这场比武中,自己不会使用任何兵刃。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一来,天桥本就是皇家禁地,实不该在上面舞刀动剑。

    二来,就他所知,寒冰的身上并未携带任何兵刃。那么他自己也应该与对方徒手相搏,方不失公平。

    因为沈云鹏还清楚地记得,在来向自己下战书时,寒冰曾亲口说过,要与自己进行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比武较量。

    虽然由于某些人暗中的操纵,将原本极为单纯的一场比武,变成了一场生死决战,但却并不能够就此改变这场比试的公平性。

    沈云鹏坚信,身为一名武者,须当尊重武道精神,尽管明知会败,也要败得光明正大。

    而且事实上,他早已做好了落败身死的准备,一颗心也感到坦荡而无畏。

    此刻,他便是以这样一种平静而豁达的心态,昂然挺立于天桥之上,准备与寒冰这位难得一遇的绝世高手,酣畅淋漓地放手搏杀上一回。

    然而,就当沈云鹏提聚起了全部的功力,浑身的肌肉紧绷,整个人都已进入到一种最强的攻击状态时,站在对面的寒冰,却突然对他龇牙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