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穿花蝴蝶
    乍然见到寒冰所露出的这抹诡异的笑容,沈云鹏的心不禁微微一乱。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在这小子的笑容上面,接连吃过两次暗亏。

    一次是在暗卫司门前。

    他在毫无防备之下,被瞬间夺了神志,莫名其妙地收回了自己向对方攻出的一拳。

    而第二次,是在他自己的统领府内。

    当时他已有所警觉,及早收摄住心神,想趁机查明这一笑容的诡秘之处。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还自己把自己给吓唬住了,没有继续向对方展开攻击。

    不过,以沈云鹏在武学上的修为和识见,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在疑神疑鬼。

    寒冰的笑容里面,绝对有古怪!

    所以他一早便提醒过自己,要对这少年的笑容时刻保持警惕。

    而此刻,这小子果然又故伎重施,刚一上来便想用笑容来乱他的心神,简直是可恶之极!

    沈云鹏的虎目中顿时射出一道寒光,本已蓄势待发的一拳毫不犹豫地向寒冰当胸击去。

    这一拳疾如惊雷,快似闪电,不带丝毫风声。但那股无形的劲力,却给人一种冲破苍穹,一去不复回的强大气势。

    而与此同时,沈云鹏的双眼却往下方的桥面上看去,视线及时避开了寒冰所露出的那抹诡异笑容。

    可转瞬之间,他就感觉到了不对。

    虽然他的目光并未看向寒冰,但直觉却告诉他,寒冰在自己的那一拳面前,丝毫未动,根本没有做出任何的闪避。

    正自惊疑不定之际,沈云鹏忽然感觉到,就在自己直击而出的那只拳头的正前方,陡地出现了一丝森然的阴寒之气。

    虽然与那只拳头的前端尚有几分的距离,可那丝阴寒之气竟已透肌而入,令沈云鹏的整条手臂都感到了一阵凉意。

    已发觉不妙的他,此时若是将拳头强行收回,势必会引起真气逆转,极有可能伤到自己。至少也是会令气血迟滞,身体动转失灵,直接影响到下一记杀招的施出。

    危机关头,自是要当机立断。

    只见沈云鹏猛地将向前直击的拳头,生生改变了稍许方向,从寒冰身体的左侧一掠而过。

    这样一来,的确是让他及时避开了前方突然出现的危险。

    可是那一拳,却结结实实地击在了这座天桥的护栏之上。

    只听“呯”的一声大响,紧接着又是“咔嚓”一声脆响,那截护栏当即应声而断!

    乌黑的碎木带着上面的一层残雪,凌空飞舞着落向了桥下。

    见此情景,沈云鹏的脸色立时变得比那层残雪还白,心中忍不住大呼了一声:“天哪!我怎么把天桥给拆了!”

    而当他有些不知所措地将目光转向寒冰时,脸色却又在转瞬间由白转黑,甚至是变得比那截乌木还要黑。

    他那双似要喷出火来的眼睛,恶狠狠地盯在寒冰犹自举在胸前的那柄闪着幽幽寒光的短剑上,气得直想骂娘!

    说好的武道精神呢?说好的公平公正呢?

    枉他这位统领大人为了表现出自己的高风亮节与慷慨大度,居然主动放弃了那柄可以让自己战无不胜的宝剑,准备与对方公平地比试上一场。

    结果万万没想到的是,寒冰这个厚颜无耻,且又阴险狡诈的徐蛋,竟然一声不吭地就用身藏的短剑来暗算他!

    方才他的那一拳,若真的打在了那柄一看就是削铁如泥的稀世宝剑上,恐怕整只右手都要就此被废掉了!

    可无论沈云鹏此时有多么愤怒,即便是已被气炸了肺,却也拿那位正好整以暇地摆弄着手中短剑的寒冰公子毫无办法。

    比武较技,本就是要各展所长。

    只要双方事先没有约定不许使用兵刃,或者是暗器,那便怪不得对手花样百出,施尽各种手段。

    所以事到如今,沈云鹏也只能咬碎了满口的钢牙,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咽。

    突然间,只听他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大吼,随后整个人便如一块被投射而出的巨石一般,猛地向寒冰的身上撞去!

    这一招“他山之石”,看似莽撞笨拙,更像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但用来对付寒冰这般仗恃手中利刃,投机取巧的无赖打法,倒不失为一种极为实用的招数。

    此时,沈云鹏的整个身体都蓄满了真气,那股疾速前冲的力量,实已达到了无坚不摧的程度。

    即便是寒冰以利刃相抗,在能够伤到沈云鹏的同时,他自己也会在躲避不及之下,被撞得浑身骨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