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一章 冷眼旁观
    ,!

    独笑穹一直在冷眼旁观这场师兄弟互殴的闹剧。

    不是因为他们发生争执时的位置,离他这位赤阳教主很近,而是因为他们所争执的内容之中,确有一些令他很感兴趣的地方。

    尤其是那位师兄所提到的寒冰的打法十分消耗内力,而师弟又反驳说,寒冰根本未露出丝毫内力不济之相。

    事实上,独笑穹本人与他们的看法,竟是完全一致。

    所以在听到他们的一番争执之后,他忽然发觉,就连自己这位绝世高手,也无法判定这对师兄弟究竟谁对谁错,更加无法解释清楚,这场比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最初,独笑穹来观看这场比武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来见证比武双方的输赢结果,而只是为了寒冰一人。

    昨日,太后将他召入宫中,向他下了一道密旨。这道密旨的内容主要有两点——

    一则,是要确保寒冰在比武结束之后,不会被暗卫司的人当众袭杀。

    二则,是要在寒冰离开天桥,脱离众人的视线以后,于暗处将其一举袭杀。

    为了完成太后所交办的这两件事情,独笑穹已命自己的弟子公玉飒容,带领数十名赤阳教的高手,躲藏在天桥附近的某处,随时听候他这位教主所下达的指令,对寒冰展开围杀。

    而独笑穹本人,则来到了比武现场。

    他原来的打算是,利用嫁衣神功的感应之力,将自己的另一个弟子公玉飒颜所派来对付寒冰的杀手,一一从人群之中识别出来。

    但结果却令他颇感意外。

    虽然在那些看客之中,确实隐藏有暗卫司的人,但很明显,这些暗卫司密探的实力,还远不足以对付得了寒冰。

    看来,公玉飒颜应是另有安排,并未真正动用暗卫司内的人手。

    他如此做法,确是极为精明。

    一来,可以防止那些袭击寒冰的杀手被人提前识破身份,从而导致这次暗杀行动胎死腹中,或者是在进行过程中遭到阻挠破坏。

    二来,无论最终行动成功与否,都可以防止事后被人追查,按图索骥,进而牵扯到他这位总司大人的头上来。

    一想起自己这个阴险狡诈、心术不正的亲传大弟子,独笑穹只觉一口怒气堵在胸中,却又无法痛快地发泄出来。

    很可能这一次,他仍是无法抓住公玉飒颜的任何痛脚,可以将这逆徒给彻底收拾掉。

    但反过来一想,也许这次公玉飒颜的人果真能够得手,当场杀掉寒冰,却又不会留下任何可供人追查的把柄,以用来证明这位裕国皇子是死于戎国的暗算之下。

    如此一来,岂不还省却了太后,以及他这位赤阳教主的许多麻烦吗?

    忽然间想通了这一点之后,独笑穹登时便将寻找公玉飒颜所派杀手的事情抛在一边,而是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寒冰的身上。

    他之所以如此关注寒冰,除了因为已将其视作自己平生的对手之外,还因为太后以及他本人,都对这少年的真实身份起了极大的怀疑。

    在得知忠义盟副盟主左语松死于离别箭下之后,独笑穹的心中便已笃定,凶手必是那个救走了凌弃羽之人,同时也是在津门关外,拔光了自己辛苦所种下的秋姜花的那个徐蛋!

    可那人究竟是谁,却始终都是一个未解之谜。

    待公玉飒颜回到大戎,说起他在裕国的经历时,提到了寒冰很可能就是凌弃羽的同伙。

    一瞬间,独笑穹便有了一种恍然,寒冰应该就是那另一个离别箭!

    然而,公玉飒颜接下来的一番话,又将他的这一想法给彻底否定了——

    寒冰在接连喝下了三杯掺有天毒异灭的毒酒之后,第二日却依然能够活蹦乱跳地去到处捣乱。

    这便足以证明,寒冰根本就不是隐族人。

    不是隐族人,必然也就不会是离别箭。

    可不知为何,独笑穹仍是隐隐地感觉到,这其中恐怕是另有曲折。

    也许当时寒冰这个狡诈的小子施了什么诡计,其实他并没有真的喝下毒酒,却籍此骗过了所有的人。而事实上,他就是隐族人,同时也是离别箭。

    尽管太后已有严命,无论寒冰是不是隐族人,也无论他是不是离别箭,都要在这场比武之后,尽快将其秘密除去。

    可独笑穹却仍是忍不住想要先证实一下自己心里的某种猜测,就此解开那个一直困扰着自己的未解之谜。

    所以今日,他特意选择了一个十分靠近天桥的位置,运足耳力,凝神倾听寒冰与沈云鹏之间的对话。

    虽然最终寒冰只开口说了一句话,却足以让独笑穹听得十分清楚,并且也足以让他就此确认,这个寒冰的声音,与自己当年在津门关外所听到的那个少年的声音完全不同。

    难道,竟真是他想多了?

    或者是,那个救走凌弃羽的人与津门关外的那个人,根本就是两个人?

    也许,除了凌弃羽之外,还有两个离别箭?而寒冰,只是其中之一?

    遗憾的是,当初在津门关外,身处军帐中的独笑穹,与那个离别箭始终都隔着一道帐帘,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而在襄州城外的荒岭上,仓促之间,独笑穹也没能看清那个突然现身救走凌弃羽的蒙面人的身形。

    既然无法从声音和身形上来做出判断,独笑穹此时唯一的希望便是,能否从寒冰的出手上,找到某些离别箭的痕迹。

    然而,在仔细观察过寒冰的出手之后,独笑穹又当即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少年确实不是离别箭。

    因为,他这位赤阳教主曾经见识过离别箭霸气外溢的强大威力,自然清楚这种武功走的完全是阳刚的路子。

    而就寒冰目前所展露出的身手来看,却是轻灵有余,沉稳不足,可见他的内功走的是阴柔的路子。

    不过,即便是确定了寒冰不是离别箭,独笑穹还是能够轻易地看出来,他的武功绝对是在沈云鹏之上。

    可如此一来,这少年此刻在天桥上的一番所作所为,却是让独笑穹感到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早在比武一开始,当他看到寒冰居然用短剑来对付沈云鹏时,独笑穹的心中便不由起了一阵疑惑。

    虽然他早就听说过,寒冰的兵刃确是一柄随身的短剑。但是,以他这位绝世高手对寒冰与沈云鹏两人实力的评估,这少年应该在两百招之内,就能够徒手杀死用剑的沈云鹏。

    而今日,寒冰却用剑来对付徒手的沈云鹏。是因为他急于干掉这位统领大人,还是另有其他的目的?

    独笑穹的这一疑问,很快就有了答案。

    宝剑在手的寒冰,居然险些在两招之内,就被沈云鹏逼落桥下。

    可随后这少年从桥下飞掠而过时,所展露出的那种精妙身法,则是充分证明了,先前发生的那场所谓的坠桥,绝对是他故意做出的假象。

    如果他做出这种假象的目的是为了迷惑对方,以便借机从另一侧的桥身翻出,进而向沈云鹏发动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那便堪称为一招妙计。

    但可惜的是,明明是一记绝妙的杀招,却被寒冰使得拖泥带水,以致错失良机,居然被沈云鹏有惊无险地及时避过。

    而接下来,这两人之间所展开的那一番看似无比激烈的打斗,更是让独笑穹看得大皱眉头。

    因为以他这位绝世高手的眼力,自然能够轻易地看出来,寒冰根本就没有用全力。

    这少年就像一只穿花蝴蝶一般,围绕沈云鹏所发动的那些华而不实的进攻,完全就是一场十分卖力的虚假表演。

    而他的这番表演,确是让那些不明所以的看客们都误以为,桥上的两人正进行着一场生死一线的激烈搏杀。

    但独笑穹却是已经彻底地明白过来,这场所谓的生死决战,肯定是寒冰所设下的一个局。而他真正的目标,根本就不是沈云鹏。

    其实独笑穹早就从太后那里得知,寒冰已经承诺过,不会在这次比武中取了沈云鹏的性命。

    但即便如此,他也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将沈云鹏打伤,或是直接将其击落桥下。无论怎么看,都绝对没有必要进行这样一场并无任何实际意义的卖力表演。

    而以寒冰的聪明奸狡,自然不会做这种根本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他此举一定是别有所图。

    莫名之间,独笑穹忽然生出了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待到自己真正弄清楚寒冰所图的究竟是什么时,很可能就已经太迟了!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仿佛就是为了印证他这位教主大人的预感极为灵验——

    当他鬼使神差地被那两个愚蠢可笑的师兄弟的争执打斗所吸引,将一直跟随着他们的视线投向那个刚刚出现,并高声喝止住他们之人的脸上时,一瞬间,便犹如醍醐灌顶一般,独笑穹突然知道了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不过,也正如他先前所预料到的那般,一切都为时已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