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幸运到头
    ,!

    邱长寿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

    因为从一出生,爹娘便给他取了一个十分幸运的名字——长寿。

    在这种战乱四起的年代,一个人能够长寿,便是最大的幸运!

    正是由于有了这个十分幸运的名字,邱长寿的人生虽然仍旧难免波折不断,但却还是健健康康地活到了而立之年。

    这其中,他所遇到的最大的波折,应该就是习练嫁衣神功。

    开始时,是由于他的资质不高,武功的进境一直远远落后于其他的师兄弟,所以经常为此受到师父的责骂和师兄弟们的讥笑。

    然而不久之后,他忽然发现,讥笑自己的师兄弟们竟是越来越少了。

    原因并不是由于他邱长寿的武功进步了,而是由于那些武功比他高的师兄弟们,一个接一个地都悄然离开了。

    据说,那些师兄弟们都已被师父派去了境外其他的国家,负责向当地人传播赤阳神教,同时还充当大戎的密谍。

    可是后来,当他自己的嫁衣神功终于有所突破,具有了对同伴的感应能力时,邱长寿却从那位师父的亲传大弟子公玉飒颜的口中,听到了一个关于那些师兄弟们离开的真相——

    原来,他们都已被师父独笑穹吸走了全部内力而亡,尸身也都已被秘密地处理掉了。

    就在邱长寿被这个可怕的消息吓得心胆俱裂、六神无主之际,公玉飒颜为他提供了一条生路,而且看上去,这还是一条前途极为光明的生路。

    于是,邱长寿便下定决心,从此跟随公玉飒颜,成为了暗卫司中的一名重要头目。

    他的主要职司便是,跟踪抓捕来自裕国的忠义盟密谍。

    结果,他干得极为出色。

    不过月余时间,邱长寿所率领的暗卫司密探,便已经查出了多个忠义盟的秘密联络点,相继杀掉了十多名忠义盟密谍,并成功地活捉到了另外六名。

    而今日,按照总司大人公玉飒颜所设下的双管齐下之计,要以这六名被活捉的忠义盟密谍为饵,引诱出更多其他的忠义盟中人,一举将他们全部诛杀净尽,就此彻底地给那个一向嚣张惯了的忠义盟,一次沉重的打击!

    说实话,邱长寿真是打心底里佩服这位总司大人的谋略智计,更是对他能够如此信任与重用自己而感激不尽。

    所以,当总司大人将押解忠义盟密谍去法场的重任交给他时,邱长寿可谓是怀着一颗必胜的信心欣然接受的。

    只可惜,世事难料。

    本以为是一次十分简单,且又十分安全的押解任务,竟然从一开始时,便波折频生。

    最初,是因为那场已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天桥决战。

    本应在辰时正就开始的这场比武,却因为那位统领大人沈云鹏的姗姗来迟,直拖至巳时左右才正式开始,足足往后推迟了一个时辰。

    如此一来,囚车出发的时间也不得不延后了半个时辰。

    原因是,那位总司大人一直在犹豫不决。

    后来,当总司大人得知沈云鹏终于在天桥上出现时,便马上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但由于比预定的出发时间晚了半个时辰,负责押送囚车的邱长寿,不免会感到有些心急。

    从暗卫司到法场,虽然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路程,可如今他所要顾虑到的一点是,在囚车经过天桥街时,必然会受到正在那里设禁封锁的禁卫军的阻拦,因此难免会另外耽搁上片刻工夫。

    时间紧迫,为了能够赶在午时之前到达法场,邱长寿只能不断地催促那辆载着六名忠义盟密谍的笨重马车,尽可能地加速前行。

    总司大人曾经特意交待过他,为了不引人注目,这辆马车的外表必须十分普通。而且,负责押解囚犯的暗卫,也仅有十几人。

    这样一来,他们这一行人看上去,就像是在执行一次普通的押运货物的差事。

    虽然护卫力量实在过于单薄,但邱长寿却丝毫没有为此而有所担心。

    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会有人能够识破这辆马车作为囚车的真实功用,并且还会有足够的实力,来劫夺囚车上的人犯。

    其实早在昨日,暗卫司便已经查实,盛源车行不仅是忠义盟设在新京城内的一处秘密联络点,而且此刻在那间车行里面,还聚集了一些生面孔,应该都是来自忠义盟其他分舵的人。

    至于这些人来此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准备营救忠义盟被捉的那六名密谍。

    但因为总司大人早已心有定计,不想打草惊蛇,让躲藏在别处的其他忠义盟中人闻风而逃。

    所以,暗卫司并没有对盛源车行采取任何行动,而只是派人在外围紧盯住车行中人的一举一动。

    结果,那些负责监视的人发现,天刚一放黑,盛源车行里面的人便开始分头出动。而最终,他们又全都殊途同归,集中到了城南长街的附近。

    虽然那些负责跟踪的暗卫们不敢靠得太近,以致无法确定忠义盟的人具体藏身何处,但可以确定的一点是,他们始终都没有再离开这条城南长街。

    由此看来,忠义盟的人已经完全确信,囚车一定会走城南长街,并且已将他们全部的人手都集中到了那里。

    这便意味着,那辆经过天桥街的真正囚车,根本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注意,当然也不会有任何遇劫的危险。

    正是由于有了这一份笃定,邱长寿虽然急于赶路,但却并没有感到任何紧张与担心。

    而且理所当然地,他认为完全没有必要,对此行表现出过分的谨慎与小心。

    所以,当他带领着囚车来到天桥附近时,根本未去费心观察周遭的环境,便毫不迟疑地将那道皇帝陛下所颁的密旨,交给了那位正拦住自己去路的禁卫军副统领胡亮。

    在那位胡副统领又将密旨毕恭毕敬地双手交还给他之前,邱长寿甚至还极有闲情地抬起头来,瞄了几眼天桥上正在进行殊死搏杀的那两个人。

    看到胡副统领做出放行的手势,那些拦路的禁卫军便立刻都撤向两边,乖乖地将一整条宽阔的街道让了出来,邱长寿只觉得一种得意之情油然而生。

    同时,他的心里还在颇不厚道地想,一会儿沈云鹏若是被那个寒冰给干掉了,这帮一向嚣张惯了的禁卫军便全都失去了倚仗,今后在暗卫司的面前,肯定会变得更加乖觉上一些。

    想到痛快之处,邱长寿那张略显瘦长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可就在他趾高气扬地一提缰绳,准备继续前行之际,却突然发现,前面的路竟又被挡住了!

    待他看清楚挡路的那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居然是两个正搂抱在一起的泥人时,邱长寿不禁极不耐烦地张口断喝了一声,想把那两个不知死活的蠢货赶快吓走。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听到他这声充满煞气的断喝之后,那两个明显是在互相厮打的蠢货,不但没有马上爬起来滚蛋走人,反而齐齐地愣在了那里,一动不动地继续挡着他的路。

    邱长寿一见,不由更加恼火,刚要继续张口喝骂,却忽然觉得,眼前似乎掠过了一道光影——

    随即,他便感到自己的喉咙猛地一紧。

    他忍不住抬起右手,摸向自己的咽喉。

    可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也随之发生了——

    莫名其妙地,他的一整根食指竟突然间脱离了右掌,“霍”地向下掉落!

    而最为奇怪的是,他居然丝毫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甚至是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一根手指。

    当然,邱长寿也完全不知道,削落自己手指的那柄短剑,此刻正深深地插在自己的咽喉之上,一直穿透了整个脖颈,只从颈后露出了一截带血的剑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