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梦醒时分
    ,!

    眼睁睁地看着那个身穿暗卫司玄色官衣、腰扎暗赤色束带的人,手捂喷血的咽喉掉落马下,沈云鹏早已傻在了那里,真希望自己此刻是在做梦。

    其实,自从今早被妹妹沈青萝的那几盆冷水给浇醒过来之后,他就始终有一种仍然身在梦中的感觉。

    因为他觉得从那之后,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已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更是完全无法想象——

    明明自己的对手就是寒冰,那个武功高强,且又心机诡诈的无赖少年。

    可为何这个正在跟自己比武的人,除了相貌与寒冰一模一样之外,其他的竟都变得如此陌生,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

    如果只是对方的声音变了,沈云鹏还可以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自己一时分神,没有听清楚。

    可如今,就连对方的武功也变了,这到底又该如何解释呢?

    虽然沈云鹏没有与寒冰正式交过手,但却看到过这少年的出手。

    而且,沈云鹏也曾仔细检查过那两名被寒冰所伤的亲卫,发现他们的伤都是由一种极为刚猛霸道的内力所致,表面上看起来情况十分严重,但其实内部的经脉并未受损。

    由此,沈云鹏便得出了一种判断,寒冰的武功与自己一样,都走的是阳刚的路子。所以在比武时,他们之间必会有一场硬碰硬的激烈鏖战。

    然而,在天桥上与寒冰刚一开始交手,沈云鹏便发现,自己的判断简直是大错特错,根本就是错得离谱!

    无论是寒冰的轻功身法,还是其诡异的剑法,都完全走的是阴柔的路子。

    而最为可气的一点是,这无赖小子还充分利用了自己灵活的身法和剑法,在天桥这块略显狭小的比武场上,将他这位本就大感束手束脚的统领大人,直逼得团团乱转。

    很可能在外人的眼里,一直是寒冰被沈云鹏的拳腿逼得闪展腾挪。

    然而事情的真相却是,一直都是沈云鹏被寒冰的身法所带动,向这少年故意引导的方位进行攻击。

    对于沈云鹏来说,这已经不是在比武,而纯粹是寒冰一个人的即兴表演。

    可怜他这位统领大人,竟犹如一只牵线木偶一般,被这少年尽情地操纵戏耍。

    他也曾几经努力,试图摆脱掉对方的这种控制。

    可结果是,他失控的劲气所至,真可谓是摧枯拉朽。只不过片刻之间,便令这座极其神圣的天桥两侧的护栏,已经所剩无几!

    为了不让别人误以为,自己是故意在拆毁天桥,沈云鹏几乎已经不敢发力,更不敢再与寒冰所施加的内力相抗。

    这也就意味着,他这位大戎国的第二高手,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任由寒冰牵动着自己的拳脚,在天桥上进行一场无比诡异的比武。

    这种全然的无力感与失控感,让沈云鹏不得不怀疑,自己就是在做一场漫长的噩梦!

    而就在他被这场噩梦折磨得几近发疯,恨不得干脆自行跳下天桥之际——

    突然间,他的梦竟完全醒了!

    当然,在这场梦醒过来之前,他还最后做了一件事。

    当寒冰那柄犹如毒蛇一样泛着森冷寒气的短剑,闪电般地刺向他的咽喉时,沈云鹏却同时感到了一阵阴柔的劲力,将自己的身体向后推去。

    于是,他本能地将右脚向后退了一步,随即又本能地力灌左腿,猛地抬起右腿,一个漂亮的旋转侧踢,迅疾地袭向了寒冰手中的那柄短剑——

    然后,他右脚的靴尖便正巧踢在了那柄短剑的剑背之上。

    然后,那柄短剑便正巧在寒冰一疏神之下,从其手中脱飞出去。

    然后,那个暗卫司的密探便正巧被那柄脱飞出去的短剑射中了咽喉。

    然后,沈云鹏的梦便醒了……

    虽然真心地讲,此刻他这位统领大人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继续做梦。

    好在他还是比那个没能长寿的邱长寿要幸运得多,只不过转瞬之间,他那个能够继续做梦的梦想,便真的实现了。

    就当沈云鹏亲眼目睹了自己那鬼使神差的一脚所造成的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正自大感不知所措之际,一道穿云裂石的清啸声,在他的耳畔骤然响起。

    他不由下意识地抬头向上看去,却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寒冰的整个人已经窜起了十丈多高。

    只见这少年极为潇洒地在空中向后翻腾,整个人已变成倒立之式。

    随即,他便借着身体的下落之势,将蓄满真气的双掌凌空下击,又准又狠地袭向了沈云鹏的头顶百会穴。

    这一式“倒悬天龙”本是剑招,此时被寒冰以掌力施出,不但致命的杀伤力丝毫未减,反而更平添了一种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威势。

    乍然见到寒冰施出如此可怕的一记致命杀招,沈云鹏知道自己已经面临生死关头,避无可避。

    出于求生的本能反应,他立即大吼一声,同时气沉丹田,力聚双掌,向上猛地一推,准备硬接下对方的这一招。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们二人的四只手掌便已碰到了一起!

    随之,一个极为令人不可思议,且又震惊不已的景象,便在所有人的眼前赫然出现了——

    众人耳中先是听到了一声极其沉闷的巨响,然后,就见那位统领大人的身体如被雷击一般地抖动起来。

    而随着他的每一下抖动,整个天桥竟然也开始不停地震颤起来。

    突然间,沈云鹏脚下的那块桥板彻底地断裂开来,而他和仍镇压在他头顶上方的寒冰,便同时向桥下坠落。

    紧接着,那一整座天桥,便如同正在被一只无形的巨手不断地撕扯一般,开始一截一截地断裂开来。

    碎裂的乌木块和玄铁链,从半空中不断地向下掉落,便犹如一场突然降临的黑色冰雹,顿时将那些正立于桥下、抬头仰望着这恐怖一幕的人们,吓得一个个呆若木鸡。

    这时,不知是谁,猛地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大喊:“快闪开!”

    那些正在呆望的人们这才如梦方醒,纷纷惊叫着抱头鼠窜,向一旁拼命地躲闪开来。

    好在大家都闪避得及时,没有人被那些乌木块和玄铁链砸到。

    只可惜那条当初费尽人力物力,修得异常平整宽阔的青石长街,顿时被那些空中落下的重物砸得碎石飞溅,一片狼藉。

    由于事发突然,桥下的人们都已乱成一团,各自奔逃。

    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最先从桥上掉落的沈云鹏和寒冰,却没有与那些乌木块和玄铁链同时落地。

    原来,在他们尚在半空之时,寒冰已迅疾地将双腿一缩,同时身体借力,再次轻轻向后一翻,整个人又变成了头上脚下的姿势。

    而就在他的双足下落之际,一只左脚的靴尖竟敲不轻不重地碰到了沈云鹏头侧的耳门穴,当即便将这位统领大人给踢得昏死了过去。

    眼看沈云鹏已失去知觉,寒冰这心狠手辣的小子居然仍不肯善罢干休。

    只见他又将自己的整只右足,在这位统领大人的后背上狠狠地一蹬,顿时在他那件白色中衣的背部,印上了一只鲜明的大泥脚印!

    沈云鹏那庞大而沉重的身体,竟被他这一蹬之力,踢得向天桥的东侧横飞出去数丈有余。

    在空中停顿了一瞬之后,这位犹在昏迷之中的统领大人,便犹如一块巨石一般,向地面上急速坠落。

    而寒冰自己,则借着那一蹬之力,身体如同飘絮一般,向天桥西侧斜飞出去,瞬间便与沈云鹏拉开了十多丈之遥,全然是一副不管那位统领大人死活的架式。

    这一情景,被那些距离天桥较远,不虞会被掉落的重物砸到,此刻都在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驻足观望的人们看到,不禁纷纷惊呼出声。

    可就在他们都以为,那位统领大人马上就要被摔成肉饼、血溅长街之时,一个青色的身影忽然拔地而起,跃上半空,一伸右臂,将沈云鹏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当那个青色身影带着沈云鹏稳稳地落回到地面上时,众人皆用一种极为钦佩与惊叹的目光看着他,有人更是忍不住鼓掌喝彩道:“赤阳神教天下第一!赤阳教主神功盖世!”

    那位抓住沈云鹏的青衣人,正是赤阳教主独笑穹。

    但是此刻,他根本无暇去理会那些情绪激动的赤阳教信徒。

    只见他猛地把头转向了犹在半空中的寒冰,犀利的目光中迸射出一股森冷的肃杀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