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塌天之祸
    ,!

    须臾之前,就在看到自己的弟子邱长寿,突然出现在这条天桥长街上的那一瞬间,独笑穹便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妙!

    以他这位赤阳教主的耳目灵通,自然早就知道今日暗卫司要处决忠义盟密谍的消息。

    但是,这一消息并未引起他的丝毫兴趣。

    因为在独笑穹看来,杀几个密谍,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件事情,多半是那个总司大人公玉飒颜用来炫耀暗卫司的战绩,并以此向那位好大喜功的皇帝陛下邀功请赏的一种伎俩而已。

    另外,独笑穹也知道,太后已下令禁卫军封锁整条天桥街。

    所以,他便想当然地以为,公玉飒颜肯定会选择走城南长街那条路线,押解囚车至法场。

    正是由于这些想法上的偏差,令独笑穹在已经察觉到寒冰的表现有异之后,仍是完全没有想到,要把这种异常之处与处决忠义盟密谍之事联系在一起。

    直至突然间看到邱长寿及其身后跟着的那辆马车和暗卫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独笑穹这才脑际灵光一闪,终于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联,更是预料到了寒冰究竟要干些什么。

    可就在这种千钧一发的危机关头,这位威名赫赫的赤阳教主,却极其遗憾地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只想着要出声警告邱长寿,甚至是打算命其立即调头回转,却完全忘记了,自己此刻真正应该做的,乃是阻止寒冰出手。

    于是,不过转眼之间,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这一失误所造成的致命后果——

    邱长寿当场被寒冰的短剑穿喉而亡!

    目睹惨剧的发生,即便是以独笑穹这种功殝化境的绝世高手,也不禁完全失去了冷静。

    在为自己的愚蠢判断恼怒不已的同时,他更是将那个敢当面打自己的脸,杀自己弟子的寒冰,恨到了极点!

    然而,就当他将嗜血的目光,迅疾地转向天桥之上时,却赫然发现,傻在当场的那个人,竟是沈云鹏!

    独笑穹当即便猜到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沈云鹏一直在被寒冰所利用!

    原来,就连他这位大戎第一高手都完全看走了眼,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寒冰在天桥上的那番卖力表演,目的并不单纯。

    他不仅仅是在故意示弱,想以此拖延时间,等待囚车的到来。

    事实上,这个武功诡异莫测的少年,始终都在这场交手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控制着沈云鹏的一招一式。

    而最终,沈云鹏便在他的操纵之下,身不由己地将那柄短剑,送入了邱长寿的咽喉。

    如今虽然已经想明白了这一切,却也都是后知后觉,根本于事无补了。

    一时间,独笑穹也不禁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实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采任种行动。

    是继续遵照太后的吩咐,袖手旁观,待机而动?

    还是干脆此刻就以企图劫夺囚车的罪名,与沈云鹏这位统领大人联手,调动禁卫军,将寒冰当场围杀?

    可是令独笑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这一刹那的犹豫间,竟然异变又生——

    沈云鹏已被寒冰一招威力无俦的“倒悬天龙”,给生生地击下了天桥!

    紧接着,那一整座天桥,便在他的眼前分崩离析、轰然坍塌……

    望着这恐怖至极,又离奇至极的一幕,独笑穹的脑海中突然跳出了太后所说过的一句话——祝融之灾,塌天之祸!

    这——,岂不就是塌天之祸?!

    昨日,祝融之灾,已经在太后的慈宁宫中发生。

    而今日,塌天之祸,又在自己的眼前,就这样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转瞬之间,赤阳王所留下的那两句谶语,便都已成了真!

    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大戎危矣?

    此刻,独笑穹也亲身体会到了昨日阴太后所体会到的,那种深深的恐惧与无力。

    而且,他同时也得出了与阴太后一样的结论——

    这一切的危机,必然都与寒冰脱不了干系!

    那场发生在慈宁宫中的大火,是他所放无疑。

    而这座天桥,也一定是被他所毁。

    先前,这少年曾一个人在天桥上来回踱步,拍打护栏,故意装模作样地表现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情状。

    而实际上,他一定是暗中将内力运于双足与双手之上,把所经过之处的桥板,以及那些连接桥板的玄铁链,从其内部尽皆震裂。但在表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的异状。

    怪不得方才比武时,沈云鹏拳腿所到之处,会那么容易就将坚如铁石的乌木板击断。

    真相却是,寒冰这小子早已在上面做过了手脚。

    而这奸诈的小子却成功地让所有人都误以为,是沈云鹏在不断地损毁天桥,最终导致整座天桥的崩塌。

    看来太后的担忧并非无稽,无论寒冰是不是隐族人,也无论他是不是离别箭,他都绝对是大戎的一个强仇大敌,一个心腹之患!

    一念及此,独笑穹当即便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抛开全部顾虑,抓住一切时机,尽快将寒冰除去。

    于是,他默默地将双掌凝聚了十成功力,准备趁寒冰从天桥上掉落,身体尚在半空中,无法完全使力之机,用赤阳掌将这个祸害就此干掉!

    可谁知,就在他这位教主大人杀心暗藏,蓄势以待之际,寒冰却根本未按他的想法来做。

    只见这少年刚一从天桥上掉落,便突然一脚,将沈云鹏踢昏过去。而接着又是一脚,再将这位统领大人蹬飞出去。

    然后,寒冰本人便借这一蹬之力,让自己的身体向一旁飞出,从那座还未完全坍塌的天桥下迅速穿过,向另一侧的街面上落去。

    而无巧不巧地,寒冰的这一举动,不但让自己和沈云鹏都避过了天桥上正在不断掉落的那些残骸,同时更是让自己避开了独笑穹即将对他发动的袭击。

    企图落空的独笑穹在恼怒之余,又不免心生怀疑——

    莫非是寒冰已经看穿了自己欲致他于死地的想法,所以故意向一旁避了开去?

    另外,他故意将沈云鹏向自己的这一侧蹬了过来,会不会就是因为瞅准了自己绝对做不到像他那样,不去管沈云鹏的死活?

    而事实上,还真是让这小子猜对了!

    他这位赤阳教主的确是不能眼睁睁地见死不救。

    即便不为了沈云鹏是太后的心腹爱将,也要为了事后能够向他这位亲历者,仔细询问一番这场天桥决战的真相。

    于是,在无奈之下,独笑穹不得不暂时放弃了马上追过去,继续对寒冰出手的念头,转而飞身跃起,接住了那位犹自浑然不知自己即将被摔成肉饼的统领大人。

    抓着沈云鹏刚一落地,独笑穹便立即心有不甘地看向天桥另一侧的寒冰,想再度寻机出手。

    可就在这时,竟然异变又生——

    几十枝带着劲风的弩箭,突然从不同的方位,射向了犹在半空中的寒冰!

    见此情景,独笑穹如刀锋般的双眉不禁微微一皱,心中顿时有了一丝了然——

    原来寒冰方才身在空中,居高临下,已将地面上的情形尽收眼底。

    想必是已提前察觉到有人要向他施放弩箭,这小子才会赶紧与沈云鹏分开。

    无论是从方位,还是从时机的拿捏上来看,这几十枝弩箭都可以称得上是暗杀者的绝佳手笔。

    可惜的是,却被寒冰事先看破玄机,并迅速做出了反应,及时摆脱了沈云鹏的纠缠,令自己少了一个不必要的负累。

    他的这一做法,应该是为了保全他自己,却不想也同时保全了沈云鹏。

    想清楚了这些,独笑穹不由在心中暗自冷哼了一声,然后便头也未转地随手一抛,将仍在昏迷中的沈云鹏,丢到了刚刚跑过来的两名禁卫军的怀里。

    而此时这位赤阳教主的双目,则是一直紧紧地盯着半空中的寒冰。

    正在耐心地等待着,一个出手的最佳时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