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千钧一发
    ,!

    眼看着那辆马车与那几名暗卫越跑越远,寒冰却并没有加快身法追上去,而是仍旧不紧不慢地迈着方步,从天桥的西侧走到了东侧。

    实际上,如今的这座天桥,已无法再继续称之为“天桥”了。

    整个横跨天桥街的桥面已经荡然无存,仅剩下南北端的两架木梯,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它们依然高高地屹立在那里,似乎仍能带给人一种通天云梯的感觉。

    而那些原本构成天桥桥面的乌木板和玄铁链,都已零零碎碎地散落在被砸毁的青石街面上,狼藉之外,更添脏污。

    但那位一袭白衫的寒冰公子,却仿佛对这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凄惨情景,全然视而不见。

    只见他背负着双手,满面春风地从这一大片零乱的残骸中徐徐穿行,最后,停在了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的面前。

    这两位分别来自裕国和戎国的绝世高手,终于有机会正式地见面了。

    其实,他们各自都心知肚明,之前彼此间已经或明或暗地交过了几次手。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方才独笑穹偷袭寒冰的那记赤阳掌。

    只不过在那种极为混乱的情形之下,在场的众人皆被那些倏忽而至的夺命弩箭,以及寒冰那种令人瞪目结舌的诡异身法,吸引住了全部的目光和心神。

    故而,竟是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位堂堂的赤阳教主曾经趁机对寒冰,施出了一招极为歹毒的暗算。

    相反地,这些看客们还都以为,方才是寒冰利用自己身在半空、居高临下的优势,率先向独笑穹发起了挑衅性的攻击,结果却徒劳无功,未能得逞。

    所以,此刻看到这两大高手当街对峙,很多人都还暗自以为,既然独笑穹能够毫发无伤地躲过寒冰适才那一招突如其来的偷袭,便足以证明,这位赤阳教主的功夫肯定要在寒冰之上。

    就连那些仍躲藏在人群之中,刚刚偷袭过寒冰,但尚未被揪出来的暗卫司杀手们,也都在暗自庆幸——

    这少年实在是太过狂妄自负,居然愚蠢地先找上了赤阳教主独笑穹。

    这样看来,他们这些人的性命,或许还会有救。

    虽然田康那家伙丢下他们,独自逃了,可是以独教主的绝世武功,今日定能要了这个不自量力的裕国皇子的性命。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独笑穹本人,却完全没有和这些偷袭者们一样,怀有如此乐观的心态。

    方才,这位赤阳教主那一招时机拿捏得极为精准的致命偷袭,居然被寒冰轻而易举地破解,而且还被这少年借此反击,趁机袭杀了那几名暗卫。

    这便足以可见,寒冰的武功,实是已达到了神鬼莫测之境!

    更何况,他刚刚还与那位同是绝顶高手的沈云鹏,交手了半个时辰之久。

    且不论他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故意拖长了这场比武的时间,单说在这半个时辰之内,他的确是一直都在未曾停歇地消耗着自己的内力。

    也正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点,独笑穹才会决定抓会,在这少年又突然遇到弩箭袭击之际,向他攻出了一记赤阳掌。

    独笑穹确信,自己的这一记十成功力的赤阳掌,绝对有十成的把握,能够将寒冰立毙于掌下。

    所以他这位堂堂的赤阳教主,才会完全不顾江湖道义,更不顾太后对他的告诫,抱着一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去寒冰的疯狂心态,击出了那志在必得的一掌。

    可结果竟是,寒冰毫发无伤,却有几名暗卫为此丧命。

    这一完全超乎预想的可怕现实,顿时对独笑穹的心理造成了一种难以想象的打击。

    尤其是当他看到,接连遇袭之后的寒冰,居然仍旧保持着旺盛的战力,举手之间,便杀掉了数名身手一流的偷袭者。

    而后,这少年便犹如刚刚游玩归来一般,就那么一脸闲适地向他悠然走了过来。

    此刻,面对着这个唇边挂着一丝无邪的笑容,看上去完全无害的俊美少年,他这位堂堂的赤阳教主,大戎的第一高手,竟莫名地感到了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心已经乱了。

    真正的高手对搏,比拼的本就是各自的心志与意念。

    一旦心志不坚,意念动摇,则是必败无疑。

    就此而言,独笑穹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败了!

    败,即是死。

    他与寒冰本就是势不两立的对手与敌人,谁也不会给对方留下任何侥幸的机会,必然是要除之而后快。

    所以,寒冰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杀死他的良机!

    而以他独教主的骄傲,自然不会去向那些近在眼前的禁卫军求助。

    当然,此刻那些禁卫军们也都丝毫没有看出来,他这位大戎的第一高手,居然在畏惧那个久战之后的异国少年,甚至还生出了一种想马上逃走的可耻念头。

    而最为可怕的一点是,这种念头一旦出现,便犹如燎原之火一般,在他的心中疯狂地燃烧起来,眼看着便要将他的意志彻底摧毁。

    豆大的汗珠,自独笑穹的额头上悄然滚落。

    就连他的双眼,也开始变得迷蒙。

    一种死亡前的恐惧,紧紧攫住了他这位绝世高手的心,令他渐渐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清朗的声音陡地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师父9是由弟子来护送寒冰公子离开这里吧!”

    独笑穹当即便清醒了过来!

    在为自己的胆怯感到羞耻不已的同时,他亦为自己险些被寒冰逼得走火入魔而后怕不已。

    此刻,在彻底地定下心神之后,他才真正意识到,其实自己并不一定就不是寒冰的对手。

    然而,心中那一丝对这少年诡异武功的疑虑与忌惮,竟然令他几乎陷入了魔障之中,一时间难以自拔,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简单地说,就是他这位堂堂的赤阳教主,居然差点儿被自己心中的恐惧给活活吓死了!

    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公玉飒容,独笑穹的目光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

    他的心中自然清楚得很,方才正是自己的这位亲传弟子,救了自己一命!

    公玉飒容一定是已经感应到了,他这个当师父的一度心绪紊乱,正面临走火入魔之危。

    故而,这个一向有些莽撞率直的徒弟,才会全然不顾他所留下的严命,擅自从藏身之处赶过来,为他解了这场性命之忧。

    轻轻地拍了拍公玉飒容的肩膀,独笑穹语气温和地道:“好,飒容,太后早就交代过,比武之后,一定要确保寒冰公子能够安然离开。此事便交给你来办吧!”

    公玉飒容忙肃然躬身道:“弟子谨遵师命!”

    紧接着,他便将目光转向了寒冰。

    却见这少年的脸上犹自露出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瞪着一对神光湛湛的星眸,似乎是在欣赏他们师徒之间这一番颇有些做作的表演。

    公玉飒容的老脸不禁暗自一红,连忙故作镇定地轻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之态。

    然后,他便打起精神,上前抱拳施礼道:“寒冰公子,请!”

    谁知寒冰这时却将面上的笑容一收,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他只是潇洒地负手站在那里,神色淡然地看着公玉飒容,星眸中隐隐闪动着一种莫测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