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最佳时机
    公玉飒容一出现,寒冰便忍不住暗自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已失去了一次杀掉独笑穹的最佳时机!

    就在方才,他已经明显地感觉到,独笑穹被自己所营造出的那股逼人的气势所慑,陷入了一种无法自拔的魔障之中,眼看就要不战自败。

    可是公玉飒容的一句话,又将这位赤阳教主给唤醒了过来。

    如此一来,不仅让寒冰失去了夺取独笑穹性命的机会,甚至还反过来,令寒冰自己面临着极大的性命之忧。

    适才,他与沈云鹏的那一番装模作样的拼斗,实是要比真正杀了这位统领大人,更多花费了近乎双倍的力气。

    更何况在那之前,为了震断一整座坚如磐石的天桥,他业已消耗了大量的内力。

    而后,接踵而至地,他又遭遇到两轮连环弩箭和一记十成功力的赤阳掌的袭击。

    虽然这些袭击都被他有惊无险地一一避过,但寒冰的心中十分清楚,实际情形并不像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

    独笑穹的那记赤阳掌已逼得他不得不使出了全力,并因此暴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武功。

    如果这位赤阳教主对隐族的武功所知甚多,很可能就会从中看出端倪,就此确定他隐族人的身份。

    而一旦他隐族人的身份被确定,独笑穹很可能会孤注一掷,不顾一切地要将他马上除去。

    这也就意味着,今日,他恐怕再也无法全身而退。

    既已对眼前形势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寒冰自然知道,如果自己现在马上离开天桥,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将是独笑穹及其门下赤阳教弟子的围攻与追杀。

    打不过是必然的,但逃走的机率依然很大。

    可问题就在于,他此刻还不能离开。因为,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必须将那些暗卫司的杀手全部解决掉,以免他们赶去破坏忠义盟的劫囚行动。

    但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消耗掉更多的内力,而与此同时,又给了独笑穹从容布置的机会。

    此消彼长,形势会对他愈加不利。

    可既便如此,却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他只希望,在一切都结束之前,尽可能多地消灭敌人,也尽可能久地拖住独笑穹。如果能让自己逮到一个将这位赤阳教主重伤的机会,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此刻,面对着公玉飒容,寒冰其实很想与他多讲上几句废话,也好为自己多争取一些调息的时间,以便尽可能多地恢复一些内力。

    但是,他又不能当着独笑穹的面,与曾经听到过自己真实声音的公玉飒容交谈。否则就会马上穿帮,令自己隐族人的身份,甚至是离别箭的身份,都要提前暴露出来。

    所以无奈之下,在听到公玉飒容故作客气地请自己离开时,寒冰只能做出一副完全无动于衷的漠然之状。

    可此时,他的心中却在转着一个念头。等自己解决掉那些暗卫司的杀手之后,接下来第一个,就把面前这个胆敢坏自己好事的讨厌家伙给干掉!

    坏主意一打定,他不由隐含得意地冷笑了一声,然后便理也不理公玉飒容,径直向那些被禁卫军包围起来的人走了过去。

    见此情形,公玉飒容马上便猜到,寒冰这是打算赶尽杀绝,将方才那些偷袭他的人全部杀光。

    他不禁有些着急地转头看向自己的师父,可独笑穹却只是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干涉寒冰的下一步行动。

    因为这位赤阳教主业已看出,那些偷袭寒冰的杀手,虽然并不是赤阳教的人,甚至也不一定是暗卫司的人,但他们应该都是由自己的那位亲传大弟子公玉飒颜所遣。

    而那个暗卫司的头目田康,显然就是奉了公玉飒颜之命,暗中在操纵这些杀手,实施对寒冰的暗杀行动。

    如今行动失败,这些偷袭者便已成了一种负累,必然是要被灭口的。这也就是方才田康见机溜走的原因。

    虽然独笑穹很想看到那个逆徒公玉飒颜遭报,但毕竟这件事牵连甚广,不宜在目前这种本已是混乱不堪的局面之中,再另行添乱。

    禁卫军的行动,已经充分表明了他们的态度,决不会放过那些企图嫁祸给他们的暗卫司杀手。

    如此一来,赤阳教绝对不宜再强行插手,多管闲事。以免让寒冰这个心机狡诈的小子得到机会,从中挑拨,坐收渔利。

    而最为重要的一点是,独笑穹希望那些暗卫司的杀手们,能够继续消耗寒冰的内力,令其没有片刻的喘息之机。同时,也能够让自己得以更加仔细地观察一下这少年的出手。

    事实上,寒冰先前的那番猜测可以说是极为精准,独笑穹的确已对他所展现出来的真实武功,生出了莫大的怀疑。

    以他这位赤阳教主的修为和识见,自然看得出来,寒冰方才在半空中所展露出的那一奇招,绝非是寻常内功所能做到。

    而据独笑穹所知,只有阴阳结合,刚柔并济,令内力达到生生不息之境,才能做出如此诡异神奇的疾速旋转,并生出如此超乎想象的强大吸力。

    若是寒冰的修为果真已经进入到了这一境界,身怀一阴一阳两种内力,那么毋庸置疑地,他肯定就是隐族人,而且还是一位有着惊人天资的隐族人。

    因为独笑穹曾听赤阳王说过,便是以他这位天魔的通天彻地之能,也无法练成阴阳合力。

    而且,依赤阳王之见,这世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够真正达到这一境界。除非,那人能够同时练成隐族的两大奇功——离别与追魂。而这,应该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一种武林奇谈,更可以说是一种人间奇迹。

    然而此刻,在亲眼目睹了寒冰那足以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奇一招之后,独笑穹不得不怀疑,赤阳王所说的那种绝不可能出现的奇迹,很可能已经在寒冰的身上出现了!

    这便是方才他这位堂堂的赤阳教主,险些被这少年吓得走火入魔的真正原因。

    如今,独笑穹虽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但心中的那种惊惧与震撼的感觉,却始终挥之不去。

    所以,他必须要进一步证实一下,寒冰是否已经完全练成了阴阳合力。

    如果接下来,这少年在对付那些偷袭者时,表现出任何的疲惫之态,动作迟缓之状。

    那便说明,他即使是已经习练了离别与追魂,也还只是停留在其中的某个阶段,并未完全练成。

    若是这样,便可以趁他久战力竭之时,盯紧了他。

    一待他离开天桥,脱离了众人的视线之后,再由他这位赤阳教主带领数十名弟子,将其当场围杀。

    而如果寒冰真的像其此刻所表现出来的那般游刃有余,在经历了连番的搏命厮杀之后,仍然能够轻而易举地将那些偷袭者全部杀掉。

    那便说明,他确实已经完全练成了离别与追魂,成为这世间再也无人能够望其项背的武林第一高手。

    若果真如此,想要除掉这少年,仅凭他这位赤阳教主及手下的数十名弟子,恐怕仍是难以得手。

    尤其是公玉飒容他们已经在寒冰面前暴露出行藏,不可能再按计划对其进行突袭,成功的可能性更是变得微乎其微。

    如此一来,便只能动用禁卫军,设下埋伏圈,将寒冰一举射杀。

    而此刻,应该就是一个最佳时机!

    一旦寒冰进入了禁卫军的包围圈,去追杀那些偷袭者,那他这位教主大人,就可以拿出太后为方便他权宜行事,所赐下的那枚玺印,调动这两千名禁卫军,将包括寒冰在内的所有人都全部射杀。

    然后,再想办法堵住这些禁卫军的口就行了。

    虽然此举太过残忍酷厉,但为了大戎的江山社稷,更为了赤阳教能够成为天下第一神教,这些许的牺牲,是必须的,更是值得的。

    就在独笑穹做出这一残酷决定的一刻,也是寒冰已经越过了那些禁卫军的包围圈,准备向那些明知必死,却还要负隅顽抗的杀手们出手之际,一件出人意料的事情突然发生了——

    那位独笑穹的得意弟子公玉飒容,突然一声未吭地,独自拔腿飞奔而去。

    看到他所赶去的那个方向,独笑穹的脸色立时便黑沉了下来。

    他扫了一眼旁边那些正感不知所措的赤阳教弟子们,便又漠然转过身去,看向已经和那些暗卫司杀手们斗在一处的寒冰。

    然而不知为何,他此时竟发觉自己全然无法集中精神,去观看眼前的这场打斗。

    暗自咬了咬牙,他竭力沉下心神,伸手去摸怀中的那枚玺印。

    可谁知,原本应该清凉温润的玉制玺印,却突然间变得异常烫手,而且扎心……

    他紧皱着刀锋般的浓眉,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颗狂跳不止的心安定下来。

    终于,他忍不邹恨地叹了一口气,忽然又转过身来,对其余的那些赤阳教弟子们一挥手,带头向着公玉飒容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