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精妙杀招
    ,!

    直到身边最后的一个人也在惨叫声中倒了下去,公玉飒颜这才绝望地相信,自己确实是已经被人下了符咒……

    昨日,在刚一感觉到那种莫名的寒意之后,公玉飒颜便有了一种被人下了符咒的不安之感。

    但他是个从来不相信命运的人,所以才会生出那么大的勇气和野心,敢公然反抗自己的师父赤阳教主独笑穹,想借此摆脱那种为人作嫁的可悲下场。

    自从成为暗卫司的总司大人之后,公玉飒颜便愈加坚信,终有一日,他不但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还能够掌握更多人的命运。

    正如这次天桥决战,那位堂堂的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的命运,可以说已经完全被他这位总司大人攥在了掌心。

    而这次处决忠义盟密谍,又让忠义盟的人,包括那位所谓的杀手之王古凝的命运,也完全落入了他这位曾经的宫护卫的算计之中。

    还有寒冰、独笑穹,甚至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太后老祖宗的命运,最终也都会由他公玉飒颜一人来掌控!

    正由于有了如此强大的自信,所以昨日虽然莫名其妙地感到了某种奇特的不安,公玉飒颜也只把它当作是大事发生前的紧张情绪所造成的一种错觉,并且很快就将其置诸脑后了。

    然而,今日一早,当他听说沈云鹏并没有按约定的时辰出现在天桥上之后,那种不安的感觉,立即便再度袭上了公玉飒颜的心头。

    不时涌出的种种猜想和怀疑,令他这位总司大人在苦恼犹豫了良久之后,突然间生出了一个念头——取消这次对忠义盟密谍的处斩行动。

    虽然迟到的那个人是沈云鹏,而不是寒冰,但公玉飒颜就是觉得此事大大的不妥,很可能是与这次处斩行动有关。

    可就在他仍困扰于是取消全部行动,还是只取消处斩忠义盟密谍的行动,但还要继续保留利用假囚车,诱杀古凝等人的计划之际,又一个消息突然传来——

    沈云鹏出现了,并已经与寒冰在天桥上交起手来。

    这一情况的发生,似乎又完全推翻了公玉飒颜先前的怀疑。

    他曾经怀疑,这一切都是寒冰在暗中捣鬼,目的是为了利用天桥的地势,劫夺囚车中的人犯。

    可如今随着沈云鹏的出现,公玉飒颜又马上放弃了这一怀疑。

    理由是,以他对寒冰的了解,如果这小子真要策划某件事情,绝不会如此拖泥带水,反反复复。

    也就是说,寒冰若是不打算与沈云鹏交手,那这位统领大人此刻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天桥上。

    而不管沈云鹏迟到的原因究竟为何,只要与寒冰无关,那就应该也与劫囚车无关。

    想通了这一点,公玉飒颜也就此放下了一颗心,决定继续按照原定计划,兵分两路,向法场进发。

    为了防止被人监视,暴露出一共有两队囚车的秘密,公玉飒颜特意亲自押解着假囚车,从暗卫司的正门出发,以吸引那些有心人的注意力。

    又过了茶盏工夫,在确定了暗卫司周围并无任何可疑人物之后,邱长寿才押解着扮成普通马车的真囚车,从暗卫司一侧的边门出发,直奔那条天桥长街而去。

    当公玉飒颜押解着假囚车,沿着城东的长街一路南行,到达了与城南长街的交汇处时,他又同时收到了两个消息。

    一个消息是,邱长寿那一队人已经顺利到达天桥长街。

    另一个消息则是,古凝正带着几个人,在那条城南长街上的一家酒楼内,扮作食客饮酒用饭。而且同时,在那条街上其他几家酒楼食肆之中,也发现了十几个可疑分子,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忠义盟的人,但绝对是会武功的江湖客。

    听到这两个消息之后,公玉飒颜已然心中笃定,一切都在按照自己的计划顺利地进行着。

    于是,他便当即下令,囚车在街口处向西转,走上城南长街,准备展开对古凝等人的诱杀行动。

    然而,刚在城南长街上行进了不久,公玉飒颜却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一直没有收到有关天桥上那场决战的消息。

    按理说,以寒冰的身手,应该很快就能把明显是仓促赶到的,心绪难免会受到很大影响的沈云鹏给解决掉。

    可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传来任何这方面的消息呢?

    而且更为诡异的是,一想到这件事,公玉飒颜便又莫名地觉得后背一阵发凉,那种被人下了符咒的感觉竟然又出现了……

    同时,他的心里似乎也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告诫自己,应该马上掉头回转。

    但是理智又告诉他,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甚至是荒唐可笑。

    即便那场天桥决战至今仍未分出胜负,也并不会因此影响到邱长寿所押解的那辆囚车,顺利地通过天桥。

    因为,他这位总司大人早已有先见之明,向皇帝陛下请了一道密旨,命令在那里负责戒严的禁卫军对囚车予以放行。

    另外,那条天桥长街沿途遍布着暗卫司的人,尤其在天桥附近,还有田康所带的人,再加上两千禁卫军,可谓是层层防御,戒备森严。

    再多忠义盟的人,甚至是加上寒冰,也根本没有可能冲破那么强大的护卫力量,将囚犯劫走。

    既然邱长寿所押解的真囚车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那么他这位总司大人所押解的假囚车,更是有备而来,不会出现任何的闪失。

    与那条天桥长街一样,这条城南长街上也遍布着暗卫司的人。而且,在古凝等人的附近,还埋伏着更多的暗卫。再加上押解囚车的人手,总数已近百人。

    如此多的人手,要将包括古凝在内的那二十来人全部消灭,应该是一件轻而易举之事。

    更何况,他这位总司大人还为古凝等人准备下了更为厉害的一记后招。

    在那辆假囚车内所关着的那六名蓬头垢面、遍体鳞伤的所谓囚犯,其实都是由暗卫司中功夫最好的高手所扮。

    待到古凝等人一开始劫囚行动,那些守在囚车旁边的暗卫们,便会做出一副猝然遇袭、惊惶失措的样子,放弃囚车,四散而逃。

    而在古凝等人夺下囚车之后,不可能将那辆庞大笨重、行动迟缓的囚车直接赶走。所以他们必然是要先打开囚车,放出里面的囚犯。

    一旦那些假扮囚犯的暗卫们被放出囚车,他们便会立即展开对古凝等人的袭杀。

    一想到自己所设计的这一精妙杀招,公玉飒颜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抹得意之色,心中立时便安定了下来。

    于是,他不再去想寒冰,也不再去想符咒,而是幻想着,稍后如何将古凝这个所谓的杀手之王的脑袋给摘下来!

    结果,他的幻想很快就要变成现实了。

    当那两个走在囚车前面的暗卫,被四处袭来的暗器击落马下之后,其余的暗卫们连忙抽出身上的兵刃,一边拼命拨打如蝗而至的暗器,一边纷纷向后方退避。

    不到片刻工夫,除了几名受伤倒地、不知死活的暗卫之外,整个这段街面上,便只剩下了那辆笨重的囚车,孤伶伶地停在那里。

    公玉飒颜躲在街边一间店铺的墙后,仔细观察着那些暗器射出的方位。

    果不其然,它们大多都是来自那几间临街的酒楼食肆之内。

    而当囚车边的暗卫们都被迫撤退以后,那些暗器也随之停了下来。

    瞬间的静默对峙,令原本喧闹的长街变得一片死寂。

    公玉飒颜的唇边慢慢泛起了一抹狞狠的笑意。

    忠义盟的人,马上就要现身了。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忠义盟的人,马上就要落入他这位总司大人所布下的天罗地网之中了!

    突然间,“嗖”地一声尖啸,打断了他的遐想,同时,也打破了这片短暂的沉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