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 古凝到了
    ,!

    公玉飒颜张着大嘴,难以置信地看着一枝长箭快如闪电一般,穿过了那些木栅栏之间的狭窄缝隙,直接射入了囚车上一名扮成人犯的暗卫司高手的脖颈!

    就在他还未回过神来之际,耳畔又连绵不绝地响起了令人闻之心惊肉跳的“嗖”、“嗖”声。

    数十枝长长的利箭,从四面八方,不停地射在那辆囚车的木栅上和木栅内。

    那种疾如劲风的“嗖”、“嗖”声,以及密似暴雨的“咄”、“咄”声,也根本掩不住车内所传出来的凄厉的惨叫声。

    眨眼之间,那辆坚固的木槛囚车,就已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刺猬。

    鲜血不断地从车板的边缘和缝隙之中流淌而出,滴滴答答地溅落在青石长街之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猩红刺目。

    面对如此惨景,公玉飒颜禁不住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不是因为不忍,而是因为恐惧。

    自以为十分隐秘精妙的一记杀招,竟已被敌人彻底识破。

    尤为甚者,还被其利用,反过来对付自己。

    可怜那六名扮成人犯的暗卫司高手,在懵然不知的情况下,竟是全无反抗地,被人用乱箭活生生地当场射杀!

    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将包括这位总司大人在内的所有暗卫司的人,都给震慑住了!

    而更加令公玉飒颜感到惊恐不已的一件事情是,他突然开始与那些本来藏身于暗处,负责监视古凝等人的暗卫们,一个接一个地失去了感应。

    刚一发现这一情形,公玉飒颜便意识到,这些暗卫们应该都已被忠义盟的人解决掉了。而杀死他们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位神出鬼没的杀手之王古凝。

    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属下正在被残杀,公玉飒颜却已完全失去了营救他们的勇气。

    此刻他唯一所想的,就是如何能够安全地逃走,保住自己的这条性命。

    他向身边的那几个暗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开始往后撤。

    可就当他们从躲藏处稍一露头之时,数枝利箭便呼啸而至,将其中躲闪不及的两名暗卫当即射杀。

    见势不妙,所有人都吓得伏在自己的藏身处,一动也不敢动。

    很明显,沿街的一些制高点均已被对方的箭手所控制,居高临下,占尽上风。

    情势的确极为凶险,但公玉飒颜却并未因此而感到彻底地绝望。

    因为他很清楚,这一情形不会持续太久。

    暗卫司的人,甚至是守城的禁卫军,很快就能得到消息,援军应该在不久之后便会赶到。

    目前,公玉飒颜所真正担心的一件事,就是古凝在杀光了那些负责监视他们的暗卫之后,转而向这边押解囚车的暗卫们下手。

    虽然这边的暗卫在人数上更占优势,可他们的对手是古凝。

    即使有再多的人,如果不能对这位杀手之王形成有效的合围,便都会被其在暗中下手,各个击破,最终恐怕无一人能够幸免。

    果不其然,当公玉飒颜发现,又失去了对一名属下的感应,而那个人此刻应该就藏身在自己的附近时,他便知道,自己的担心已经成为了现实。

    他当然明白,决不能再坐以待毙,让古凝就这么如同捏死蚂蚁一般地,将自己及所有的属下一个个无声无息地杀掉。

    可真要说到奋起反抗,却又不得不考虑到眼下所面临的困境——

    敌人凶残狡诈,持有强弓利矢,又占据了高处的有利地势。

    相比之下,暗卫司的人皆是仓促之间躲藏于街边的各个角落里,可以说是已经完全处于敌方的强势压制之下,根本不敢冒险进攻,再度将自己暴露在街面之上。

    这个时候,如果强行命令他们发起冲锋,必定伤亡惨重……

    可就当他这位总司大人还在左右为难之际,不过转瞬之间,已又有一名属下失去了感应。

    公玉飒颜知道,此刻自己不能够再犹豫了!为了逃出生天,所有的牺牲都是必要的,也是值得的。

    于是,他暗自咬了咬牙,将自己的身体向所躲藏的那堵围墙的后面又缩了缩,随即便高声喊道:“援军马上便到!暗卫司的诸位弟兄们,全部向我这里集中,听我号令,活捉古凝!”

    听到他这位总司大人一番声嘶力竭的号召,那些暗卫们便纷纷从临时的躲藏之处冲出,向他这里跑了过来。

    他们的这一举动,立时便引来了又一阵密集的箭雨。

    十几名暗卫不幸伤亡,但仍是有三十余人赶到了公玉飒颜的身边。

    公玉飒颜自然能够想到,自己方才的振臂一呼,不但会将暗卫司的属下招过来,同时也会将古凝给招惹过来。

    所以,他丝毫未敢耽搁,带领这些刚刚集中起来的暗卫们,迅速地翻窗进入了旁边的一间绸缎铺中。

    在吩咐那些暗卫们各自占据有利位置,布下伏击圈之后,他这位总司大人便带着其中的两名小头目,将这间绸缎铺的掌柜和两个伙计带到了二楼之上。

    他命令那两名小头目,把掌柜和伙计的外衣全都剥了下来,然后再将人绑了,堵上嘴,扔到了床下。

    随即,他便和那两名小头目分别换上了掌柜和伙计的衣服,继续在楼上躲藏。

    不久之后,楼下便传出了动静。

    起先还有暗器破风之声、兵刃交击之声、家具碎裂之声,以及呼喝打斗之声,但很快地,便只剩下了一种声音——人在濒死前的惨叫之声。

    在第一声惨叫响起时,公玉飒颜与那两名小头目已都先后从那间绸缎铺二楼的后窗爬出,狼狈不堪地掉落在后巷之中。

    在这条空无一人的阴暗后巷里,仍有一片片未消融的残雪,令本就有些肮脏的巷道,又添潮湿泥泞。

    公玉飒颜三人继续做出一副被吓得惊惶失措、腿软脚软的普通人模样,尽量遮掩着头面,在泥地上连滚带爬地向巷口奔去。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此刻不知正有多少双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更不知有多少枝利箭已经瞄准了自己。

    一旦露出任何破绽,都可能立即葬身于利箭之下。

    所以他们必须谨慎万分,无论如何,都要坚持走到巷口。

    一出了巷口,便是另一条热闹的大街。

    凭他们三人眼下的装扮,只要走到外面的街上,就可以立刻混入人群之中,溜之大吉。

    也许是被他们这种完全不顾身份的狼狈情状所蒙蔽,竟然真的没有任何利箭袭来,任凭他们三人平平安安地来到了巷口。

    眼前,便是阳光灿烂的街道,就连那嘈杂吵闹的人声,听起来都显得分外地亲切悦耳。

    公玉飒颜一马当先,带着一种逃出生天的激动之情,向大街上飞奔而去。

    就当他的一只脚已经踏上那条平整的青石路面,体会到那种坚硬所带来的踏实感觉,甚至还感受到了阳光洒在肩头上所带来的丝丝暖意之时——

    一声沉闷的惨哼声,突然从身后传来!

    公玉飒颜登时脚下一软,浑身一凉,瞬间便犹如坠入了无底的冰窟之中。

    他颤抖地回过头去,正看到那柄乌黑的玄铁匕,从自己一名属下的后心处抽了出来,同时带出了一大蓬飞溅的鲜血……

    古凝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