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章 血脉相连
    ,!

    两只脚分踏在巷内巷外,公玉飒颜不由感到,自己似乎也正踏在阴阳界的两边。

    面对着古凝那张被后巷中昏暗的光线衬托得愈显铁青阴森的瘦脸,以及他那隐隐泛着赤红血光的狭长双眼,公玉飒颜已完全被恐惧攫取了心神。

    明知道再向后多退上一步,便能够彻底摆脱这条可怕的后巷,但他的整个人,却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而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眼睁睁地看着那把闪着暗赤乌光、带着刺鼻血腥气的玄铁匕,向自己的前胸疾刺而至!

    “大哥!”

    耳畔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公玉飒颜只觉自己的后腰已被人猛地抱住,紧接着便是一股大力传来,让他一个立足不稳,向右后方摔倒了下去。

    “嗯——”

    耳畔又响起了一声闷吭,公玉飒颜顿时感到几滴滚烫的热液,溅在了自己的脸上。

    而与此同时,一个沉重的身体也压在了他的身上,把他完全护在了身下。

    “飒容!”

    他用一种完全变了调的惊恐声音唤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知道,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应该是已经受伤昏了过去。

    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一抹乌光正向自己的颈间斩落!

    再也来不及害怕,他连忙抱着正伏在自己身上的兄弟公玉飒容,一起向一旁急滚。

    在滚动中,他趁机松开了公玉飒容的身体,让自己能够滚出去更远一些,然后便迅速地站起身来。

    站稳之后,他才看清,手持玄铁匕的古凝,正被跟自己一起从绸缎铺中逃出来的最后一名暗卫司的属下缠住。

    这一瞬间,公玉飒颜确实有过一丝犹豫。

    但也只是这一瞬间。

    随后,他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拼命向人群中逃窜而去,将自己的兄弟与属下全都抛下不管。

    可是刚跑出没两步,凄厉的惨叫声就清晰地传入耳中,同时意味着,他这位总司大人的最后一个属下也凶多吉少了。

    无论这是噩梦,还是符咒,公玉飒颜只明白一点,恐怕除了死亡,自己永远都无法从中摆脱出来了!

    他站了下来,缓缓地转过身去,看着与自己相距不过丈余的古凝,声音低哑地问道:“我兄弟他——,怎么样了?”

    “目前还活着。”

    古凝冷冷地答了一句,随后便丝毫不愿浪费时间地向他逼了上来。

    公玉飒颜只来得及苦笑了一下,在那抹追魂夺命的乌光降临之前,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他已能感觉到一缕泛着寒意的劲风,即将袭上自己的颈项之际,斜刺里忽然传来一声断喝:“大胆!”

    随即,他便被一股大力猛地向旁一推,整个人竟飞跌出去数丈之遥,结结实实地摔在了路边一滩刚刚融化的雪水里!

    顿觉眼前一片金星飞过,他不禁张开嘴,猛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虽然感到浑身巨痛,犹如刚刚被拆散了架一般,公玉飒颜却不敢继续赖在地上,而是四肢并用,强撑着颤抖不已的身体,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

    立起之后,他便毕恭毕敬地向那个正站在不远处,与古凝对峙的青衣人深施了一礼,口中道:“弟子该死!请师父责罚!”

    刚刚赶到便出手救下他的独笑穹,只是冷哼了一声,看也未看他这个所谓的亲传大弟子一眼。

    公玉飒颜不禁暗自打了个冷战,却忽然发觉脖子上有一种**辣的刺痛感。

    他随手一抹,竟摸到一些粘糊糊的东西。

    放在眼前一看,却是满目鲜红。

    他不禁又连连打了好几个冷战。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的脖子上已被划开了一道两寸多长的伤口。

    如果不是独笑穹及时出手,他这位总司大人的一颗大好头颅,恐怕早就搬家了!

    古凝,果然不愧是杀手之王!

    出手快、狠、准,绝不留丝毫余地!

    一想到古凝的出手,公玉飒颜马上又想起刚刚被其所伤的兄弟公玉飒容来。

    他连忙拖着尚有些不利落的腿脚,一瘸一拐地赶到仍躺在地上的公玉飒容的跟前。

    见到公玉飒容身下流出的一大片鲜血,公玉飒颜便知道,他定是背部受了伤。

    于是他连忙半跪下来,把自己的兄弟抱在怀中,检查他背后的伤口。

    果然,在公玉飒容的后背靠近心脏处,有一个深深的血洞,仍在不停地向外流淌鲜血。

    很明显,若是伤口再向心脏位置偏两分,便必死无疑。

    这时,其他的赤阳教弟子也纷纷赶了过来。

    很快,便有人拿着伤药,上前替公玉飒容包扎伤口。

    公玉飒颜仍然半跪在那里,抱着自己的兄弟,感觉到他微弱的心跳,一时间真可谓是百感交集。

    在不知道嫁衣神功的真相之前,他们乃是至亲的兄弟,无话不谈的朋友。

    他这个当哥哥的,喜欢研究权谋机变。

    而弟弟飒容,则痴迷于各种剑法。

    兄弟二人各有所长,互为补益。

    在裕国作密谍之时,他们也是彼此配合,亲密无间。

    而且早在那个时候,公玉飒容就已表露出,自己对教主之位毫无兴趣,只想钻研武道。

    而公玉飒颜却一直对教主之位心向往之。

    他曾经幻想着,将来自己当上赤阳教主,凭着非凡的头脑,再加上弟弟公玉飒容的鼎力相助,一定能够把赤阳神教进一步发扬光大,使其真正成为天下第一神教。

    可是最终,凌弃羽的一句话,赫然揭开了嫁衣神功血淋淋的真相!

    至亲的兄弟一起练功,原来只是为了其中的一个,能够给另一个作嫁,将自己的全部内力,甚至是生命交给对方。

    转瞬之间,一切的幻想都破灭了!

    兄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变成了你死我活的仇人。

    从那时起,公玉飒颜便活在无尽的恨意之中——

    对嫁衣功的恨,对师父独笑穹的恨,甚至,也有对兄弟公玉飒容,那个被师父所选中的下一任赤阳教主的恨。

    而这些恨,一直在啃噬着他的心,腐蚀着他的灵魂。

    当他在景阳被忠义盟行云堂的杀手追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眼看就要命归黄泉之际,是他的兄弟公玉飒容及时赶到,将他救回了大戎。

    可在公玉飒颜的心中,并没有为此对自己的兄弟生出多少的感激之情。

    因为他怀疑,公玉飒容之所以救自己,并不单纯是出于兄弟之情,恐怕还是为了能够得到自己的内力。

    人一旦有了疑心,凡事便会都往坏处想。

    就连公玉飒容指点他武功,都被公玉飒颜当作是别有所图。

    很可能是这位未来的赤阳教主,希望能够在他的身上获取到更多的内力。

    如此一来,兄弟间隔阂日增,愈渐疏远。

    直至公玉飒颜创立暗卫司,离开赤阳教总坛的那一日,他们兄弟二人也只是无言地对视了一眼,实是再已无话可说。

    而今日,公玉飒容感应到了他这个兄长遇险,便抛开一切赶了过来,完全不顾自己性命地在那位杀手之王的玄铁匕下救了他。

    面对着流淌的鲜血,怀中抱着这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兄弟,公玉飒颜实是感到愧悔不已。

    嫁衣功确实改变了很多事情,但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兄弟公玉飒容,更没有改变他对自己的兄弟之情!

    忽然间,公玉飒颜只觉得心头一酸,竟抱着自己的兄弟落起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