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 关爱之情
    眼见古凝的身体颓然倒地,独笑穹立时掌力一收。

    随后,他便面色阴沉地慢慢走到了这位杀手之王的身旁,双眼中闪烁着一种阴晴不定的凶光。

    不久之前,在天桥下险些被寒冰逼得走火入魔,独笑穹便一直感到有一口闷气郁结于心。

    对于他这种功力已臻化境的绝世高手而言,这种情形实在极不寻常。

    独笑穹虽然想不通此中的缘由,但却隐隐地感觉到,如果这种情形持续下去,很可能会就此产生一种心障,成为自己修为上一个永难突破的关口。

    若要避免这一问题的出现,他便急需找到一个疏解的渠道,重新寻回那种能够掌控一切的自信。

    而方才在与古凝的交手中,独笑穹发觉,自己似乎已经找到了一种发泄的方式,心中的那口闷气居然因此有所缓解。

    为了能够让这种发泄的方式持续得更为长久一些,在击出最后那记赤阳掌时,他临时收回了几成掌力,并且还特意避开了古凝背部的致命大穴。

    此刻,盯着这位杀手之王犹在微微抽搐着的身体,独笑穹的心中正不停地涌动着一种魔鬼般的嗜血与冲动。

    终于,他再也抵制不住那种急欲发泄的诱惑,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右掌。

    “独笑穹,我们不妨比一比,看谁的出手更快。是你先把那位古副盟主打成肉酱,还是我先把你这两个徒弟的脑袋给拧下来!”

    一听到那个并不算陌生的清朗声音,独笑穹的心不禁猛地一揪,一阵烦恶郁闷的感觉也随之涌了上来。

    寒冰,又是这个阴魂不散的徐蛋!

    独笑穹并没有收掌,而是转头恶狠狠地看向十数丈外那个长身玉立的白衣少年。

    不过此刻,这位白衣少年一张俊美的脸上,已没有了平日的潇洒笑意,一对星眸之中,也尽是冷酷的决绝之色。

    而他的一双手,正一左一右,分别掐着那对姓公玉的难兄难弟的后脖颈。

    公玉飒容被古凝所伤,本就一直昏迷未醒。

    他的兄长公玉飒颜,应该是刚被人做了什么手脚,也已人事不知,瘫软得如同一堆烂泥。

    而一旁的那些赤阳教弟子们,一个个都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弄清楚,眼前的这种情形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似乎就在方才,有一道白光突然从天而降。然后,公玉兄弟就被人给攥在手里了……

    “你以为杀了本座的弟子,自己还能活着离开此地吗?”

    独笑穹目光阴冷地看着寒冰,自己那只举起的右掌仍是没有放下的意思。

    寒冰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试试不就知道了!本公子最喜欢这种比试杀人的玩法。不如便由我来计数,数到三时,你我同时动手。

    待你独教主彻底将那个古凝打成肉酱以后,再过来数一数,我已经杀掉了你多少个弟子,如何?”

    独笑穹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可当他的目光扫过公玉飒容那张惨白如纸的面孔时,心头竟不由微微一颤,胸中那股无名的戾气似乎也随之一息。

    若是放在以前,他这位赤阳教主恐怕连想都不必想,便会下令让其他的弟子上前围攻寒冰这个大戎的死敌了。

    然而此刻,他却犹豫了。

    即便他不愿承认,但在内心里,独笑穹仍是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不想让公玉飒容死。

    数月前,他在景阳城外遇袭,中箭受伤。是公玉飒容拼死相救,他们师徒二人才得以活着回到了大戎。

    从那时起,独笑穹便认定了一点,公玉飒容,这位自己的亲传二弟子,将会继承自己的衣钵,成为下一任赤阳教主。

    而一旦生出了这个想法之后,不知为何,他对公玉飒容竟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有时候,独笑穹也暗自感觉到,自己对这个徒弟的偏爱实在有些不同寻常,因为这完全不像自己一贯的行事作风。

    但他还是时常不自觉地去体察公玉飒容的情绪,并且渐渐地在这个徒弟的身上,投注了一种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楚的感情。

    因为这种感情,独笑穹本人从未体会过,所以他并不懂得,这其实就是一种近似于父子间的关爱之情。

    遗憾的是,他自己的生身父亲,赤阳王独行,却从未给予过他哪怕一丝一毫这样的关爱。

    既然不明白,独笑穹也不愿去多想,只把自己对公玉飒容的这种关爱,当成了师父对徒弟的一种重视与期许。

    正因如此,方才公玉飒容突然间离开天桥,跑来救自己的兄长公玉飒颜。独笑穹虽然为此十分生气,却仍是放弃了围杀寒冰的良机,追上来保护自己这个任性的徒弟。

    只可惜,他还是来迟了一步。

    见到公玉飒容被古凝所伤,独笑穹在心痛之余,立时便生出一种要把古凝撕成碎片的冲动。

    眼看他的这个想法就要实现,却由于太过专注于对付古凝,竟让不知何时赶到这里的寒冰乘隙而入,抓住了公玉飒容。

    而如今,公玉飒容就是他这位赤阳教主的软肋。

    在与寒冰继续对峙了片刻之后,终于,独笑穹将自己的右掌放了下来。

    他忍不住又扫了一眼寒冰手中的公玉飒容,沉声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换人!”

    寒冰只简单地吐出了两个字,明显表示出不想再多废话。

    “好!”

    独笑穹也痛快地答了一声,随后便从古凝的身边退开了数丈。

    寒冰见状,当即把左手中的公玉飒颜随意地往地上一丢,右手却仍抓着公玉飒容,飞身来到了古凝的近前。

    只见他空出的那只左手,向下虚空一抓,便将古凝打横提起,随即又略一用力,将其抛到了半空中。

    然后,寒冰自己也跟着一跃而起,左臂平伸,轻轻托住了古凝的后腰。

    而与此同时,他的右腕也微微一抖,将手中的公玉飒容,向独笑穹抛了过去。

    这一抛,状似极为随意,其中却是挟带了阴阳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

    看到公玉飒容的身体不急不缓地向自己飞来,独笑穹不由面色凝重地向前缓缓推出了一掌。

    他这位赤阳教主早就见识过阴阳合力之威,自然丝毫也不敢大意。

    果然,就在他所推出的那道柔和的掌风,刚一碰到公玉飒容的身体之际,便立时生出了一种反震之力。

    在这一反震之力的带动下,公玉飒容的身体突然在空中不停地旋转起来,前冲的速度也明显加快。

    独笑穹见状,连忙又推出一记十成功力的赤阳掌,击向公玉飒容身体上方一尺处的虚空。

    在一声闷响过后,便有一阵向后的气流,将公玉飒容原本向前旋转的身体,带得微微一震,陡然间停在了空中,完全静止不动。

    直至此刻,独笑穹才敢飞身而起,伸臂接住了公玉飒容的身体。

    待他抱着公玉飒容稳稳地落在地上之后,半空中早已不见了寒冰与古凝的踪影。

    他那双锐利的鹰目往东北方向盯了一眼,心中突然有某种奇怪的感觉一闪即逝。

    但他随即又垂头看向了躺在自己怀中,犹自昏迷不醒的公玉飒容,不由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对爱徒安危的担忧,立时便取代了一切其他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