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 只看缘分
    小心翼翼地托着古凝绵软无力的身体一路飞奔,寒冰实是已经心急如焚。

    虽然他不懂医术,但方才在给古凝输入真气时,就已明显地感觉到,古凝所受的伤几乎是毁灭性的,很可能后背的椎骨已经受损,不知能否再复元。

    若是就这么将他带回大裕,先不说路途上会遇到的各种凶险,单是他所受到的如此严重的内外伤,便很难说他能否一直支撑到回去大裕的那一日。

    可若是将他留在新京城中,身处北戎敌方之境,恐怕一时也无法找到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来为他治伤,更没有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来让他养伤——

    “寒冰公子!”

    一声轻唤打断了寒冰纷乱的思绪。他猛地顿住脚步,回头向身后的巷口看去。

    只见一辆普通的马车正停在那里,车窗的纱帘掀起一角,露出了半张明媚的娇颜。

    “青萝姑娘——”

    寒冰的剑眉微微一挑,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色。

    “能否请公子车上说话?”沈青萝语声急促地说了一句之后,便匆匆放下了纱帘。

    寒冰已听出车上只有沈青萝一人,而那个车夫也不是什么高手。想来这应该不会是一个陷阱,便放心地返身出了这条空无一人的窄巷,上了那辆正堵住巷口的马车。

    他的人方一坐稳,沈青萝便连忙示意车夫挥鞭赶车。

    寒冰怕重伤的古凝经不起颠簸,仍是将他一直稳稳地托在胸前。

    “古副盟主他——,可是被独笑穹所伤?”

    见沈青萝正柳眉紧蹙地盯着古凝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寒冰的星眸不禁闪了闪,沉声答道:“是的,他中了独笑穹的赤阳掌。”

    沈青萝的目光仍紧紧地盯在古凝的脸上,轻声问了一句:“寒冰公子打算就这样把他带回裕国去吗?”

    寒冰没有回答,星眸却再次闪了闪。

    沈青萝抬眼看着他,语声平静地道:“今日暗卫司将要处决忠义盟密谍的消息,早已在城中各处张贴告示,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而洛儿姑娘的出现,想来也不是一种巧合。

    所以我便留了一下意,居然发现古凝也到了新京城。再把公子前日向我所托之事与此联系起来,自然便不难猜出这其中的关窍——你们打算劫囚车。”

    “于是,青萝姑娘就特意在这里等着我了?”寒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算是吧——”

    沈青萝轻咬着下唇,沉吟了一下,才又接着道,“其实我真正在等的,是他。”

    寒冰不由感兴趣地挑了挑眉,问道:“青萝姑娘是如何猜到,古凝他一定会经过这里?”

    “在这座新京城中,或许隐藏了许多的秘密。但对于我沈青萝而言,这些秘密只分为我想知道的和我不想知道的。

    自从我与寒冰公子结盟的那一刻起,所有与公子有关的秘密,便都成为了我想知道的秘密。

    慈宁宫的一场冲天大火,令太后愈发坚定了要除去公子之心。她明里命令禁卫军封锁天桥,暗里又秘召独笑穹入宫,所打的主意倒也并不难猜。

    虽然青萝十分信任公子,但却不能不为那座天桥之上,随时都可能会出现的突发状况而担心。所以方才,我一直在暗中观看那场比武。

    看到独笑穹出现在天桥,我便知道,这一定是太后的安排。但青萝的心中仍是有一种隐隐的感觉,其实这一切,都是寒冰公子在假借太后之手,所做出的某种安排。”

    说到这里,沈青萝看了一眼寒冰。

    只见他正将自己的一只手按在古凝前胸的膻中穴,应是在将自己的真气送入他的体内,以护住他的心脉。

    随着内力不停地被大量消耗,大滴的汗珠也在不停地从这少年越来越显苍白的面颊上滑落。

    见此情形,沈青萝的心竟莫名地颤了颤,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虽然我想不明白寒冰公子为何会以德报怨,如此不遗余力地帮助忠义盟。但我却知道,你这样做,并不完全是为了洛儿姑娘。

    因为早在你得知洛儿姑娘来新京之前,应该就已经制定了劫囚的计划。而这场天桥决战,其实就是你劫囚计划的一部分,并且是最为关键的一部分。

    通过这场决战,你不仅可以借机阻住囚车,还可以将人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而这其中,你最想吸引的一个人,应该就是独笑穹。

    只有他来了,甚至还将赤阳教身手不错的弟子都带来了,忠义盟在劫囚之后的撤退路线才会更加安全。

    理由是,赤阳教的总坛就在东郊的赤阳山,所以赤阳教的人随时都可能会截断忠义盟的退路。”

    寒冰慢慢收回了放在古凝胸前的手掌,抬头对沈青萝露出了一个略显疲惫的笑容。

    “原来青萝姑娘已经猜到,忠义盟的人会从东门撤走,所以才会在这条去东门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沈青萝默默地点了点头,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古凝那张已恢复了稍许血色的面孔。

    “那姑娘在此等候古凝的原因又是什么?”

    寒冰淡淡地问了一句,其实心中已隐隐地猜到了一些答案。

    沈青萝又咬了咬下唇,低声道:“请寒冰公子莫要误会!青萝曾经欠了他一条性命,即便不能公然助他救人,却也决不会恩将仇报,对他有任何加害之心。”

    “当初既然同意与青萝姑娘结盟,我便不会再怀疑你的用心。如今我们之间的约定已经完成,姑娘也尽可放心,寒冰决不会过河拆桥,将此事透露给任何可能会对姑娘不利的人。”

    听到寒冰的这番保证,沈青萝知道这少年应是误会自己的来意了。

    她不由抿嘴一笑,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坦然承认道:“想必公子还是误会青萝了!青萝此来,只是想看到他能够来安离开,别无他意。”

    寒冰这精灵似鬼的小子,本就对古凝与沈青萝之间的恩怨情仇知之甚详,又岂能不明白沈青萝来此的用意?

    只不过他此刻心中又在打起了别的主意,所以需要进一步确定一下,沈青萝对古凝究竟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思。

    见沈青萝终于被自己逼得说出了实话,这小子的心中已在得意地偷笑不已,却又故意做出一副凝重之状,道:“原来姑娘是来与古凝道别的。只可惜他应是再也听不到了!

    独笑穹的那记赤阳掌实在太过霸道,不但令他的椎骨受伤,内腑也被重创,人早已昏迷不醒,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沈青萝闻言,脸上不禁闪过一抹焦虑之色。

    她看着寒冰的眼睛,言辞恳切地道:“寒冰公子,你能否再相信青萝一次,把古凝留下来,让我照顾他?”

    寒冰没有说话,只把一对星目盯在沈青萝的脸上,似在考虑她所说的话。

    “我如此做,并不完全是为了要报答古凝昔日的不杀之恩,也是为了报答寒冰公子对我哥哥的维护之意。”

    一边说,沈青萝一边用一种感激的目光看着寒冰,“那场天桥之战,青萝全都看得真真切切。危机关头,公子将我的哥哥踢晕,并让他远离你的身旁,其实是对他一种最好的保护。

    以公子的目力,自然已经发觉桥下的情形不对,所以你将我的哥哥蹬开,避免他被那些偷袭者无意,甚至是有意地误伤。

    而且,你还故意将他送到独笑穹那一边,应是早已算准这位赤阳教主会救下他。

    不过最令青萝心怀感激的,还是公子将我的哥哥当场踢晕,就此为他留下了一条最好的退路。

    当时的比武已经结束,但哥哥作为禁卫军统领的职责犹在。如果他既未身亡,又未受伤,便必须对随后所发生的一切承担责任。

    而他在被你踢晕之后,至少在几个时辰之内都无法醒转过来。这样一来,事后便无人会把所有的过失,都怪罪到他这个一直昏迷不醒的人头上。

    公子此举,虽然并未花费多大气力,但却表现出了一种对青萝和哥哥的极大善意。青萝在此代哥哥一起,多谢公子!”

    沈青萝的话音方落,便在座位上对着寒冰躬身施了一礼。

    寒冰正用手托着古凝,自然无法还礼,便咧嘴一笑,道:“青萝姑娘客气了!既然我已经答应过姑娘,要保证令兄的安全,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不让他事后受到怀疑和牵连。

    不过听姑娘这么说,寒冰确是也感受到了你的诚意。当初姑娘能够信任我,把自己哥哥的安危交托于我,那我现在也应该信任姑娘,把古凝的安危交托于你。”

    沈青萝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明媚动人的笑容,声音轻柔而坚定地道:“公子但请放心,青萝必会尽一切心力照顾好他!”

    “如此就有劳姑娘了!”

    寒冰当即痛快地答了一句,再不多言,直接将古凝交到了沈青萝的手上。

    随后,他对沈青萝肃然一拱手,便利落地打开车门,飞身跳了下去,很快消失在了街边的人流中。

    沈青萝低头看着正异常安静地躺在自己怀中的古凝,思绪却已飞回到了不久前的那个夜晚——

    这粗豪的汉子立于洒满星光的天目湖边,用他那种特有的专注目光看着自己,语声铿锵地说出那一番令自己动容的话语。

    “我确实恨你,恨你这北人密谍的身份。可是除此以外,我便再无任何恨你之处。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不喜欢我,也是你自己的事情。这一切只看缘分,与恨无关。”

    “只看缘分——”

    沈青萝轻轻地念了一句,唇边不由泛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意,“古副盟主,你觉得我们之间的缘分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