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短剑之谜(一)
    ,!

    一马当先地奔跑在这条宽阔的天桥街上,田康的一颗心却始终悬着,害怕不知何时,那个有着神鬼莫测般的身手,且又杀人不眨眼的寒冰,会突然间追到了自己的身后。

    方才天桥一战,实是已经把田康吓得几乎魂飞魄散。

    那座象征着大戎无上神力的天桥,就那么在他的眼前轰然崩塌,化作一堆碎木废铁,已是令人难以置信。

    而接下来,那位大戎的第二高手,禁卫军统领沈云鹏,又被寒冰打下天桥,并且在半空中被其一脚踢晕,险些直接摔成肉饼。

    但是这些,都还不足以把田康吓住。

    他仍然时刻紧记着,总司大人所交办给自己的那项秘密任务,适时地向那些躲藏在人群之中的杀手们,下达了对寒冰的狙杀命令。

    二十几张连环弩,接连发射了近百枝弩箭,却连那个寒冰的边儿都没有沾上。而那少年躲避弩箭时,所展现出的那种极其诡异的身法,更是令人望之心惊。

    最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寒冰居然能够在空中保持不停地旋转,完全超越了人力所能达到的极致。

    而且,这少年还将那些原本用于袭击他的弩箭,顺手拿来当成了自己的武器,逼得那位堂堂的赤阳教主,大戎的第一高手独笑穹,都不得不手忙脚乱地躲避自保。

    可怜的是那几名押解囚车的暗卫,在猝不及防之下,就那么稀里糊涂地丢了性命。

    亲眼目睹了这些事情的发生,田康确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和打击。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有着惊天动地之能的少年,根本就不是凡人。

    而随后,他的这一想法居然马上得到了证实。

    寒冰方一从天桥上落下,就向刚刚对他进行过袭击的杀手们,展开了毫不留情的屠杀。

    眼看着他手中的那枝弩箭,如同一条赤色的毒蛇一般,在那些杀手的咽喉要害之处钻出一个个血洞,田康便知道,这少年一定是蛇妖的化身。

    否则,即使是他的武功再高,又怎会仅凭在空中短暂停留的须臾之间,便将那些袭击他的杀手们的面孔,都看得清清楚楚,无一错漏?

    所以,寒冰肯定是会妖法,能将所有想害他的人都一一辨别出来。而在这些人里,自然也包括他田康这个背后的指使者。

    这种想法一经产生,登时便把田康舍命一搏的勇气,给彻底击垮了!

    他只想混在人群之中赶紧逃走。至于那些杀手们,肯定一个也逃不过寒冰的毒手,根本就不用他田康再去操心灭口的事情了。

    他所唯一要操心的,是自己会不会也和那些杀手们一样,被寒冰给灭了口。

    可就在他瞅准机会,正要躲入附近的一条暗巷之中时,却被那些天杀的禁卫军给拦了下来,并和其他人一起,被驱赶到了街心。

    幸亏他田康大人一向头脑灵活,见机得快,马上便想到可以利用押解囚车的机会,逃离那个已沦为地狱一般的致命所在。

    如此一来,既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又为自己临阵脱逃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借口,事后也可以向总司大人做出交待。

    一想到这些,田康的心里不禁隐隐地生出了几分得意。

    跟那个成天吹嘘他有多幸运的邱长寿相比,自己的运气何止要比他好上千百倍!

    只看自己此刻骑着他的马,押解着他负责的囚车,还好生生地活在这个世上。

    而再看那家伙,已变得僵硬的尸身横卧在马背上,本就显得过于细长的脖子,又被一柄短剑给钉了个对穿……

    短剑——

    这个词一跳入田康的脑际,他便莫名地一惊,陡地想起了一个十分奇怪的问题。

    自己最后看到邱长寿的尸身时,只看到了他脖子上的那个血洞,却并没有看到那柄短剑。

    可那柄短剑,到底去了哪里呢?

    只怪当时场面太过混乱,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个寒冰的身上,确实没有人会分神去注意一个躺在地上的尸身,更是不可能会发现那具尸身上面所发生的某些细微变化。

    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那柄短剑绝对没有被寒冰收回。

    其余那些离邱长寿尸身较近的人中,除了押解囚车的这几名暗卫之外,便是赤阳教主独笑穹。

    田康认为,这几名暗卫应该没有那个胆量,敢从邱长寿的脖子上把剑给拔了出去。

    而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乃是功臻化境的人物。更何况,他还是邱长寿的师父,似乎也不可能为了一柄短剑,在自己弟子的尸身上做手脚。

    可是除了这些人,还有谁能够接近那柄短剑呢?

    不知为何,这个看似并不十分重要的问题,却让田康总是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田康此人,并不是赤阳教弟子。但他却能够在赤阳教弟子占据多数的暗卫司中脱颖而出,成为公玉飒颜真正的心腹,足可见其为人处事的精明厉害之处。

    从邱长寿中剑落马的那一刻起,田康便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寒冰打算劫囚车。

    随后,那几名押解囚车的暗卫被寒冰在半空中趁机袭杀,则更加坚定了田康的这一判断。

    虽然他想不出寒冰最终会采任种方式劫夺囚车,但他却知道,阻止寒冰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囚车远离天桥,到达一个安全之处。

    而田康所能想到的最为安全的地方,自然就是暗卫司。

    实际上,也只有暗卫司。

    天桥被毁,残骸散落于地。

    不但砸毁了青石路面,还完全堵住了囚车前行的道路,无法再通过此条路径到达法场。

    不能前进,便只能后退,而且是直接退回到暗卫司。

    理由很简单,既然明知有人正在打囚车的主意,在押解囚车的人手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再选择绕路赶去法场,实属不智。

    回去暗卫司的这一路上,确实一直颇为平顺,但田康很清楚,这很可能都是那些禁卫军的功劳。

    由于今日天桥比武的原因,除了天桥附近被禁卫军彻底封锁之外,实际上整条天桥街的两边,也都有禁卫军把守。

    同时,在街边的一些角落里,也零星散布着一些暗卫司的密探。

    所以,囚车这一路行来,在安全上是十分有保障的。

    眼见前方已到了天桥街与城东长街的交汇处,由此处的十字街口左转,沿城东长街北行不远,就到了青龙门。

    一旦进入青龙门,便是进入了内城。

    而暗卫司的司衙,就在内城之中距离青龙门不远的地方。

    此时仍在提心吊胆的田康,马上抬手示意,让后面的囚车暂且在街口处停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