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 劫囚行动
    坐在山顶的一块岩石上,听着那辆囚车撞到山岩时所发出的闷响,水泠洛的目光却一直盯着那条上山的小径。

    她知道,小风把马车推下山崖之后,会继续留在那处半山腰上等古凝。

    而她,却在等另一个人——寒冰。

    虽然今早临去天桥之前,寒冰并未向她说过什么,但他的眼神已经向她透露出,这一刻,并不是告别。

    他们各自都肩负着重要的任务,谁也无法准确地预知结果。

    所以谁也不愿说出告别的话语,只怕那一声再见之后,却永远不能再见。

    埋伏在城东长街边的某个隐蔽处,看到那辆囚车在街口出现的那一刻,水泠洛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是稍稍放下了一些。

    她知道,寒冰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其实从一开始,寒冰便已猜到,公玉飒颜打算使用真假囚车的诡计,来对付忠义盟的人。

    之前,公玉飒颜曾派人在暗卫司中假扮忠义盟密谍,诱人劫牢的计划没有成功,以寒冰对这位总司大人的了解,知道他必然不会就此甘心。

    之后,寒冰又发现,公玉飒颜在命人散布天桥决战消息的同时,还借机向外散布了另一个消息——决战那日,天桥街将会被禁卫军封锁。

    公玉飒颜的这一做法,显然是别有用心。

    天桥街被封禁,囚车自然要改道城南长街。这应该就是公玉飒颜想让忠义盟的人相信的一件事情。

    所以,他很可能是打算在城南长街设伏,利用假囚车,诱捕忠义盟的人。

    但是,他又会如何将真囚车押送到法场呢?

    假做真时真亦假。

    虽然寒冰不能够完全确定无疑,但他还是认为,以公玉飒颜一向自作聪明的行事方式,恐怕是会为真囚车安排一个假的伪装,然后从谁也想不到的天桥街上大摇大摆地过去。

    既已猜出了这位总司大人所设下的诡计,寒冰便与古凝商量,决定将计就计——

    两条路线同时动手,既要救出被捕的忠义盟密谍,又要将公玉飒颜这个祸害一并除去。

    于是,古凝故意遮遮掩掩地在城南长街上露了一面,就此更加坚定了公玉飒颜的看法——忠义盟的人打算在城南长街劫夺囚车。

    如此一来,事情进展得便十分顺利了。

    简直可以说是皆大欢喜。

    敌我双方各自摩拳擦掌,全都踌躇满志地要让对方落入自己所设下的陷阱,就此将其一网打尽。

    为了谨慎起见,以确定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无误,在行动的前夜,寒冰还亲自去暗卫司中查探了一番,最终进一步证实了真假两辆囚车的存在。

    由于要在两条路线上同时动手,古凝这次所带来的人手稍显不足。故而寒冰提出,让新京站的隐族密谍也参与了这次行动。

    他们一共兵分两路——

    城南长街一路,由古凝带领隐族密谍,任务是破坏假囚车,诛杀公玉飒颜及其手下的暗卫。

    城东长街一路,由水泠洛带领忠义盟的高手,任务是劫夺真囚车,救出被捕的六名忠义盟密谍。

    之所以要选择在城东长街,而不是天桥街劫夺囚车,原因主要有三点——

    首先,天桥街有重兵把守,劫囚车的困难比较大。

    其次,城东长街距离东城门较近,撤退更为方便。

    由于公玉飒颜早就让人在南城门附近布下层层关卡,所以忠义盟的人便选择东城门作为出城的通道。

    另外出于安全上的考虑,在行动之前,所有忠义盟新京分舵的密谍,都已从东城门秘密撤离。而他们在北戎的最后一项任务,就是在城外为所有人都安排好了回大裕的撤退路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无论真囚车最终走的是哪一条路线,城东长街都是其必经之地。

    也就是说,如果寒冰判断无误,真囚车走天桥街,在天桥遇阻之后,必然要原路撤回暗卫司。

    而万一寒冰判断失误,真囚车与假囚车都走的是城南长街。那么前面的假囚车一旦遇袭,在情况危急之下,真囚车也必然会调头,原路撤回暗卫司。

    所以说,只要等在城东长街,便一定会把真囚车给堵个正着!

    完全是出于好奇,水泠洛曾经问过寒冰,他如何能够确定,公玉飒颜一定会押解那辆假囚车?

    寒冰便给她讲了一件事情。

    当初,公玉飒颜在狼狈逃出大裕时,曾被古凝派去的行云堂杀手追杀,几乎将一条性命丢在了景阳城外。

    这一次,古凝出现在新京城,定然会引起公玉飒颜极大的关注。

    以这位总司大人的睚眦必报和野心勃勃,想必不会轻易放过亲手杀掉古凝这位忠义盟副盟主的极好机会,更是难以抵制住就此立下奇功一件的巨大诱惑。

    所以,公玉飒颜必然会选择亲自押解假囚车,去城南长街捕杀古凝。

    而对于忠义盟的人来说,这一次,将公玉飒颜引去城南长街的好处,除了能够更加有把握地将他干掉之外,也让劫夺真囚车的行动有了更多的把握。

    如果没有这位总司大人在现场指挥,真囚车在天桥街遇阻之后,负责押解囚车的人必然不敢擅自作主,采取其他的应变措施,而只会将囚车调头,撤回暗卫司。

    听完寒冰的这一番耐心解释,水泠洛的确认为他的推测非常合理。

    可是当她继续发挥好奇心,向寒冰追问,他又如何能够确定,真囚车一定会在天桥遇阻时,这家伙却十分气人地向她露出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然后便又施出了他那一套老把戏,开始转移话题。

    水泠洛本打算要追根问底,可转念一想,寒冰之所以不愿说,应该是因为这件事并非万无一失,其中存在着极大的风险,而他不想让自己为他担心。

    想明白了这一点,水泠洛便住口不问了。

    她还以为,有陆远风在一旁做帮手,寒冰所承担的压力与风险会少一些。

    可直到早上出发时,她才知道,小风竟是要跟自己一路。

    望着寒冰那双充满关切的星眸,水泠洛口中那句反对的话,终是没能说出来,因为她理解寒冰做出这种安排的良苦用心。

    他在替她担心,正如她也在替他担心一样。

    既然她帮不上他的忙,那么唯一能做的,便是让他放心,能够集中精神,全力对敌。

    好在最终的结果是,一切都已按照寒冰的计划进行,整个劫囚行动顺利地完成了。

    当水泠洛发现,押解囚车的暗卫已从原来的十几个,变成了只有几个时,她自然能够猜到,这一定是寒冰在尽力帮自己减轻劫囚的困难。

    他孤身一人,周旋于来自各方居心叵测的敌人之间,时刻都面临被偷袭、被围攻的危险。

    而他,却还在为她默默地做着一切,将更多的敌人吸引到他自己的身边。

    心中在暗自感动之余,水泠洛也愈发坚定了自己的看法,寒冰一定就是萧玉,那个曾经用自己病弱的身体舍命保护她的萧玉。

    听那对扮作师兄弟在天桥下打架的姚家兄弟说,寒冰不仅打败了沈云鹏,而且还设计利用这位禁卫军统领的失误,杀掉了那个负责押解囚车的暗卫头目。

    而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不知为何,那座北戎人一向引以为傲的天桥,竟然也被寒冰给弄塌了。

    但随之,他便受到了来自各方接连不断的袭击。

    正是趁着这一混乱之机,姚家兄弟才得以取下那柄插在邱长寿颈间的短剑,并一起滚到了一直停在那里的囚车底下。

    然后,他们便用这柄削铁如泥的宝剑,在车厢的底部割开了一个大洞,就此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那辆囚车。

    他们立即用短剑切断了那六名被俘的忠义盟弟兄身上的锁链,同时也给大家讲清楚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在囚车回转暗卫司的路上,他们透过车厢的缝隙进行监视,并运用耳力进行监听,随时掌握着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情况。

    当囚车遇袭的那一刻,他们也已经做好了脱困的准备。

    由于那六名被俘者的身上都有很重的伤,姚家兄弟自然便承担起了全部任务。

    他们二人分别守住了车厢底部和车门这两个通道。

    先是那名驾车的暗卫,很不幸地落在了姚家大哥的手里,迅速地被铁链绞杀。

    待到田康打开车门的那一刻,姚家二弟便用手中的那柄短剑,刺穿了他的咽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