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依依惜别
    ,!

    双眼犹在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条上山的小径,水泠洛的手却随着脑中飞转的思绪,不自觉地摸向了那柄正系在自己腰间的奔月剑。

    不久前,姚家兄弟在向她讲述完他们的那段经历之后,便将这柄已被擦拭干净的奔月剑交给了她,并请她代为还给寒冰。

    轻轻抚摸着光滑微凉的玄铁剑柄,水泠洛却猛然意识到,自己此刻正在摸着的,其实是挂在右侧的那柄追日剑。而那柄奔月剑,原本是挂在左侧的腰间。

    略一失神之际,她的耳畔竟隐隐响起了凌弃羽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此剑名叫‘追日’,是一柄上古神兵,另有一柄‘奔月’,与它本是一对。它们曾经是我好兄弟的称手兵刃,多年前为了拒敌,他将这把追日送给了我……”

    原来,真相早就摆在了她的面前,可她却始终视而不见!

    凌弃羽,自然就是萧玉口中所说的那位“弃羽哥”。

    而萧玉,自然也就是凌弃羽口中所说的那位“好兄弟”。

    这对追日剑和奔月剑,本属于萧玉。可是其中的一柄,却出现在寒冰的手中。

    那么寒冰,又怎会不是萧玉呢?

    可他宁愿被她误解,甚至是被她拒绝,也不愿承认他就是萧玉。

    这其中的缘由,水泠洛不敢去深想。

    因为她害怕,最终会发现,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了那个缘由。

    天毒异灭!

    湘君姐姐甘冒性命之险,也要获得天毒异灭的解法。

    小风有一次偶然说起,他还保留着一颗天毒异灭的解药。

    而师祖也在无意中提到,皇上曾用毒酒试过寒冰……

    不觉间,两行泪水已顺着水泠洛的腮边流下。

    “洛儿——”

    随着一声轻唤,她已被人轻轻抱起,落入了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发现了洛儿腮边的泪痕,寒冰的星眸中不由闪过一抹疼惜之色,一边抬手为她拭泪,一边柔声问道:“出什么事了?洛儿?”

    水泠洛把头埋在他的怀中,不让他看到自己越流越多的眼泪。

    寒冰轻抚着她的秀发,略带歉意地问道:“是不是因为我来得太迟,让你担心了?”

    水泠洛忽然用双臂反搂住他的窄腰,没有说话,只默默地摇了摇头。

    寒冰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实在想不出这小丫头为何会突然间这般伤心难过。

    既然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便只好使用老把戏,立即转移话题。

    “洛儿,古凝被独笑穹打伤了。他这次恐怕不能跟你一起回大裕了。”

    水泠洛果然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犹自泪眼朦胧,急切的声音里也还带着几分哽咽:“古副盟主,他伤得严重吗?”

    寒冰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很严重,必须及早救治。不过你放心,已有人在照料他。”

    “那我也留下来,一起照料他,可好?”

    听到洛儿的这一问,寒冰的心也不由随之一动。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和洛儿多呆上一段时日了。

    但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他仍是坚决地摇了摇头,道:“不行,洛儿。这次暗卫司的囚车被劫,必然会引起北戎朝廷的震怒。新京城的情势将会变得十分凶险,你留在这里,实在太不安全!”

    “那你为何还要留在这里?是为了湘君姐姐吗?”

    “是的。清伯和翠儿正从重渊赶过来,待他们到了,我还要安排翠儿进宫去陪湘君姐姐。”

    “只是为了这一件事情吗?”

    水泠洛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寒冰,“你不会是还要去做其他更危险的事情吧?”

    寒冰的星眸不由闪了闪,咧嘴笑道:“果然什么事也瞒不过洛儿!这次劫囚之后,忠义盟的人都撤出了新京城。但他们所留下的联络点,还有一些重要的线人,要由这里的隐族密谍接手。

    这件事,最初便是由我从中牵线搭桥,所以后续的事宜,还得由我来做进一步的安排。不过洛儿你放心,这其中应是没有太大的风险。”

    这一次,水泠洛的大眼睛终于眨了眨,却突然问了一句:“难道你不想替古副盟主报仇吗?”

    “呃——”

    寒冰愣了一下,随即便连忙摇了摇头,“当然不会!这次因为我出手救了古凝,已算是被他们抓到了把柄,与劫囚车的事情根本脱不了干系了。”

    说到这里,他这小子还装模作样地叹息了一声,“唉,可惜以后再也不能顶着那个裕国皇子的身份招摇过市了!

    自然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向独笑穹公然挑战,去他们皇帝陛下那座承乾殿的顶上再打上一架了!”

    谁知,在听了他的这番言不由衷的话之后,水泠洛这精灵的小姑娘当即便白了他一眼。

    她的小鼻子皱了皱,没好气地道:“我只问你会不会给古凝报仇,又没问你是否要挑战独笑穹!你这般顾左右而言他,必是心中有鬼!”

    寒冰不禁涎着脸嘻嘻一笑,“我的心中只有洛儿,怎么会有什么鬼!”

    他紧拥住洛儿柔软的身体,将额头轻轻抵在她小巧柔嫩的前额上,星眸中闪着某种异样的光芒。

    水泠洛一见到他眼中的神色,心中不由一慌,顿时便猜到他正在打什么鬼主意。

    可惜虽然猜到了,她却根本无力阻止这坏小子的下一步行动。

    刚一无措地闭上眼睛,她便感觉到寒冰温热的双唇已经轻轻覆上了自己的唇瓣。

    寒冰的这一吻,吻得极为温柔。

    似乎每一下轻吮,都在诉说着他此刻心中深深的眷恋与不舍。

    不知不觉间,水泠洛的眼泪又悄然流了下来。

    泪水流至唇边,让寒冰尝到了那种微咸的苦涩滋味。

    他抬起头来,星眸中闪着无尽的怜惜,在洛儿的耳边低哑地叹息了一声:“洛儿——”

    随后他便又垂下头来,慢慢地用唇将她脸上的泪痕一一吻去。

    “寒冰——”

    水泠洛忍不住将他抱得更紧,突然微微仰起头来,主动吻上了他的双唇。

    这一下,寒冰也不由变得激狂起来,对洛儿的双唇进行了极尽所能的肆意掠夺,直把她吻得险些喘不过气来。

    等到寒冰终于舍得将她放开时,只见洛儿的一张小脸儿已经憋得通红,柔软的小胸脯也不停地上下起伏着。

    寒冰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得意而满足的笑容。

    他轻轻抚摸着洛儿布满红晕的柔嫩面颊,在她耳畔轻声道:“在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一个洛儿……”

    “洛儿的心里面,也永远只有一个……你……”

    水泠洛也抬起手来,轻轻抚摸着寒冰的脸,眼中充满了浓浓的柔情,还有一抹隐隐的哀伤。

    寒冰的星眸眨了眨,似乎看出洛儿已经猜到了什么。但他只是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多说。

    水泠洛从腰间解下那柄奔月剑,递到了他的面前,“姚家兄弟让我将这柄剑还给你,还说让我替他们感谢你这位寒冰公子的大义援手!”

    寒冰接过短剑,随即便又将它重新交到了洛儿的手中。

    他看着洛儿,星眸中写满了无尽的情意,道:“这柄奔月,本就与你腰间的那把追日是一对儿。就让它们从此都在一起吧!”

    水泠洛轻轻地点了点头。

    “洛儿,这一路回大裕并不安全,还是让小风送你一程吧!”

    水泠洛再次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向山下行去。

    谁知她刚走出去不到两步,竟又被寒冰从身后追了上来,一把将她再次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洛儿——”

    刻骨的相思,警作耳畔一声低低的呢喃。

    萧瑟的冷风在山顶上呼啸,却吹不去两人相拥时所感受到的彼此间的温暖。

    带着这份温暖,水泠洛与等在半山腰的陆远风一起,快步向山下走去。

    当她终是忍不住转头回望时,仍能遥遥地看到,一个白色的颀长身影,孑然独立于山顶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