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振振有辞
    ,!

    慈宁宫内的闻事轩,乃是那位真正掌控大戎朝政大权的皇太后阴妙童召见朝臣,听取政务的地方。

    此刻,这位阴太后便身着朱赤色凤袍,凛然端坐于正中央那把宽大舒适的凤椅之上。

    而那位身着朱黄色龙袍的大戎皇帝陛下宇文罡,则偏坐一旁相陪。他那张本就略显阴鸷的脸上,比平日更多添了几分恼怒与煞气。

    对面的阶下,昂然肃立着一身青色锦袍的赤阳教主独笑穹。

    在他的旁边,那位身着暗卫司玄色官衣的总司大人公玉飒颜,正垂头匍匐于地,微微发抖的身子,泄露出了他此刻心中的恐惧。

    “公玉飒颜,你可知罪?”

    已经知悉事情大致经过的阴太后,连正眼都未给他一个,便冷冷地开口问道。

    “微臣……知罪!”

    公玉飒颜根本不敢抬头,但声音中却透露出一丝隐隐的不甘,“暗卫司今日走失了要犯。这失职之罪,微臣绝不敢推诿!”

    “哦?失职之罪?”

    阴太后疏淡的眉毛不由微微一挑,随即便冷哼了一声,道:“你倒是会避重就轻!走失要犯,你这位总司大人自然是罪不可恕,但天桥被毁之责,又岂是你能够推脱得掉的?!”

    公玉飒颜登时脸色煞白地抬起头来,抗声申辩道:“请太后恕罪!微臣的确曾代那位裕国皇子寒冰,向皇帝陛下提出过请求,将天桥作为他与禁卫军统领沈云鹏的比武之地。

    如今天桥因这场比武被毁,微臣当是负有考虑不周之过。但天桥毕竟是被沈统领给弄塌的,这毁桥之罪,微臣不敢一人擅领!”

    “简直是一派胡言!”

    阴太后当即怒斥了一声,并转头看向了独笑穹,“独教主,你当时在场亲眼目睹,理应十分清楚,那座天桥究竟是毁于何人之手?”

    独笑穹忙躬身答道:“禀太后,本座以为,天桥确是被寒冰所毁!”

    “独教主又凭什么会如此以为?”

    一直默不作声的戎帝宇文罡,忽然冷冷地开口问了一句。

    独笑穹本就对这个弑父篡位的宇文罡极是轻蔑憎恶,此刻听他甫一开口,便对自己这位大戎第一高手的判断提出质疑,心中不禁大感恼火。

    他先是看了太后一眼,见她老人家面色平静,似乎并未太在意皇帝对他这位赤阳教主所表现出的粗鲁与不敬。

    独笑穹的心中虽然感到有些不快,但他仍是垂目向这位皇帝陛下施了一礼,语声平静地道:“回陛下,这座天桥乃是赤阳王撷世间奇材所造,数十年屹立不倒,非寻常人力所能伤及分毫。

    唯有身怀绝世武功的高手,方有可能用内力将其损坏,甚至是摧毁。今日在天桥之上比武的两人中,以寒冰的武功最高,毁桥之人,自然非他莫属!”

    听了他这种明显带有敷衍之意的回答,宇文罡阴鸷的脸上立时闪过一抹恼怒之色,冷笑了一声,道:“独教主的解释倒是别具一格!谁武功高,谁便是毁桥之人。

    那独教主本人便是一位绝世高手,想必武功还在那个寒冰之上。而你当时也在天桥附近,如果按照你自己的说法,似乎也免不了有毁坏天桥的嫌疑!”

    说到这里,他忽然向跪在地上的公玉飒颜问了一句,“公玉总司,你说呢?”

    “这——”

    明显看出皇上这是故意在与自己的师父较劲,实是对自己多有维护之意,公玉飒颜自然要不遗余力地站在皇上这一边。

    但他又不敢表现得太过露骨,怕就此激怒了那位脾气怪异的师父,当场一记赤阳掌,要了自己的小命。

    于是,他眼珠一转,小心翼翼地回道:“请陛下明鉴,微臣以为,天桥被毁一事,与家师绝无半点干系!

    在得知天桥被毁的消息之后,微臣曾亲自带人,去现场进行了一番仔细的勘查。

    据在场观看比武的人口述,是沈统领在与寒冰交手时用力过猛,没有控制好拳脚的力道,先后将天桥的护栏及桥板多处损毁,最终导致天桥彻底坍塌。

    微臣也担心,这或许只是片面之词,便收集了在场多人的证言,其中还包括那位禁卫军副统领胡亮的证言。结果,他们竟都是众口一词,指称天桥确系毁于沈统领一人之手。”

    “嗯——”

    宇文罡未再多言,但脸上已露出了明显的满意之色。

    一时间,这座闻事轩里的人,都陷入了一阵异常的沉默之中。

    过了半晌,阴太后才又打破了僵局。

    “看来对于天桥被毁一事,各方说法不一,还需要进一步详查。那此事便暂且搁下,待查出明确的结果之后,再另行追责不迟。”

    听太后如此说,公玉飒颜便知道,在这件事上,太后已决定向皇上让步。

    因为谁都看得清楚,既然此事现在查不出什么结果来,那么将来便更不可能有什么定论。

    即便是寒冰本人出来亲口承认,是他毁了天桥,恐怕皇帝陛下也不会相信他这个敌国皇子的话。

    可就在公玉飒颜为此暗自松了一口气时,阴太后的矛头竟再次指向了他。

    “公玉飒颜,那些向寒冰发射弩箭的杀手,可是你暗卫司的人?”

    这个问题,才真正是公玉飒颜最为害怕的一个问题。

    因为他心知肚明,在此事上,自己等于是违背了圣意。

    如果皇上知道了真相,自然不会再对他这位总司大人有任何维护之心,甚至很可能会在一怒之下,当场要了他的命。

    但是以公玉飒颜的狡黠,自然早就预料到,很可能会有人要利用此事来把自己拖下水,又怎会不提前想出应对之策呢?

    所以,当听到太后这一劈头盖脸的责问之后,公玉飒颜可说是表现得极为淡定。

    只见他先是故作惊讶地微微一挑眉,随即便缓缓地摇头道:“那些杀手并不是暗卫司的人。但微臣也是难以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与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哦?这话本宫却是不信!难道这世上还有连你们暗卫司都查不出来的事情吗?”

    听出太后话中那种明显的讽刺之意,公玉飒颜却是丝毫不以为意地恭声答道:“太后责备的是!此事发生在京城,暗卫司确是责无旁贷,定要将那些杀手的底细查个一清二楚。

    只不过今日接连发生了好几件大事,而且每一件都多多少少与暗卫司有关。微臣力拙,只能按其轻重缓急,逐一进行核查。故而,便把这件相对而言不太重要的事情,放在了最后。”

    “不太重要?有人公然冒充禁卫军,在天桥下意欲射杀裕国的皇子,其目的显然是想借此挑起戎裕两国之间的争端。

    如此严重的一件事,怎么到了你公玉总司的眼里,竟忽然间变得不太重要了?这却是令本宫不得不怀疑,你这位总司大人究竟是何居心?!”

    面对这种几近**裸的指控,公玉飒颜仍是表现得不急不躁,进退有矩。

    他先是向着御阶之上叩了个头,然后才沉声开口道:“请皇帝陛下与太后明鉴!微臣并非有意忽略此事,而是认为,与走失囚犯和天桥被毁这两件要案比起来,刺杀寒冰实是算不上何等大事。

    因为微臣已初步查明,那些杀手很可能并不是我们大戎人,而他们刺杀寒冰的目的,也很可能只是出于私人恩怨。

    至于说他们冒充禁卫军,这一说法本就没有足够的依据,更难免有夸大之嫌。

    首先,那些杀手并未身着禁卫军服饰,更未直接表明其禁卫军的身份。

    其次,虽然他们所用的连环弩弓属禁卫军专用,但在民间一些售卖兵器的商铺之中,私下里也是不难买到。

    故而据微臣推测,那些杀手使用这种连环弩弓的目的,多半是为了掩盖他们自身的武功路数,同时也应该是看中了连环弩弓强大的杀伤力。

    正是基于以上的判断,微臣以为,这起对寒冰的刺杀事件,应该是与他有私怨的江湖人士所为,甚至很可能那些杀手便是来自裕国。

    如此一来,陛下与太后也尽可大放宽心,此事绝不会在戎裕两国之间引起任何的麻烦。”

    见公玉飒颜居然如此振振有辞,而且还说得头头是道,阴太后的心中真是恨极了这个奸诈小人!

    但她的脸上却并未露出丝毫的恼意。

    事实上,阴太后根本就没有被公玉飒颜的这番巧言诡辩给真正地惹怒。

    因为,在她的心中始终有一份笃定,任其如何竭力挣扎,今日这位暗卫司的总司大人,都已是在劫难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