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语惊四座
    ,!

    就在公玉飒颜已垂头闭口不言,准备任命地听凭太后处置之时,已沉默许久的戎帝宇文罡,却突然间开了口。

    “皇祖母,朕倒是觉得,今日之事颇多蹊跷之处,可能并非公玉飒颜一人之过。至于说到他与寒冰勾结合谋,却也只是一种推测而已,应该并无任何实据。

    再者说,公玉飒颜自任职暗卫司总司之后,已处决了多名潜藏于大戎境内的各国密谍,其中自然也包括一些隐族密谍和忠义盟的密谍。

    他对大戎的一片忠心,自昭然可见。却又怎会突然之间,无端地做出那种通敌叛国之举呢?”

    似乎是没想到皇上居然会当着自己的面,如此公然地为公玉飒颜说话,阴太后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抹不悦之色,说话的语气也不免稍显生硬起来。

    “皇帝难道没有听说过苦肉计吗?以这位总司大人的狡猾精明,又怎会想不到用这种简单的把戏,来掩藏自己的真实意图呢?

    不过就是杀了几十个人而已。这种牺牲,与寒冰对大戎所造成的破坏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宇文罡听了,忍不住心中大为恼火。

    寒冰对大戎的破坏?

    真正算起来,不过也就是杀了几十个人而已!

    至于火烧慈宁宫和天桥被毁,这其中自有其他的缘由。

    而这种所谓的破坏,最多就是需要多花些银子重建而已,岂不更是不值一提!

    再说那座破天桥,毁了正好,实是不建也罢!

    “皇祖母,朕还是以为,决不能仅凭一些诛心之论,便定了公玉飒颜的通敌之罪。”

    听出皇帝这番话中的强硬态度,阴太后的双眼不由微微一眯,毫不客气地反驳道:“皇帝言重了!若果真只是些诛心之论,为何此时公玉飒颜本人竟连一句话也无从为自己辩解?这通敌之罪,自当非他莫属!”

    宇文罡一时间被驳得无话可说,不由瞪了一眼那位始终一言不发的总司大人。

    可惜的是,那位总司大人根本未领会到他这位皇帝陛下的一片维护之心,仍旧像只瘟鸡一般地耷拉着头,继续跪在那里等死。

    看到自己的这个心腹已经完全指望不上,宇文罡只能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

    但他这位大戎国的皇帝陛下,可没有那么容易放弃。

    更何况,就在方才沉默的那一段时间里,他早已想到了一个十分不错的主意,足以用来应对目前的不利局面。

    先是故意皱眉思索了片刻,宇文罡才断然点头道:“皇祖母之言确是有理。既然如此,朕决定,明日一早,便遣使去裕国下战书!”

    此言一出,当即便收到了语惊四座之效!

    只见那位赤阳教主独笑穹猛地张大了嘴,用一种完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位很可能是突然间得了失心疯的皇帝陛下。

    就连自觉已无生机,跪在那里垂目待死的公玉飒颜,都被吓得霍然抬起了头来。

    而太后更是被惊得在椅中微微一颤,顿时忍不住厉声喝问道:“皇帝这是在胡说些什么?!”

    见太后被自己的一句话惊得大失常态,以至于开始口不择言起来,竟然当着外臣的面,直斥自己这位皇帝陛下的金口玉言为胡说,宇文罡不由在心中暗自冷笑了一声。

    但他的面上却故意做出一副惊讶之状,道:“朕是在听了皇祖母的话之后,才做出这一决定。绝非儿戏,更非胡言!”

    “你……你听了本宫的什么……话?本宫何时说过……要与裕国开战?”

    阴太后气得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只觉得今日所发生的这场灾难本就令人心烦意乱,而此时这位皇帝陛下还偏要借机添乱,胡搅蛮缠,实在是太过不懂事!

    “皇祖母方才说,我大戎的暗卫司总司公玉飒颜,一直在与那位裕国的皇子寒冰相互勾结。

    根据公玉飒颜所提供的消息,寒冰不但火烧慈宁宫,拆毁天桥,而且还有计划地劫夺暗卫司的囚车,救走了忠义盟密谍,在我大戎犯下了一起起令人发指的严重罪行。

    既然如此,朕又岂能对这种公然蔑视我大戎的嚣张行径纵容姑息?对于公玉飒颜,自然是要严惩不贷。但对于寒冰,也绝不可轻易放过!

    裕帝冷衣清派他的儿子来我大戎的京城杀人放火,便等于是当面向朕挑衅。是可忍,孰不可忍?

    朕自当对此挑衅行为予以迎头还击,直接向裕国递下战书,定要用裕国人的鲜血,来洗雪我大戎所蒙受的这一奇耻大辱!”

    听着宇文罡在那里故作慷慨激昂地大放厥词,阴太后虽然一直在咬牙强自忍着没有发作出来,但一张老脸上的颜色已是越变越黑。

    这个混账东西是何时学会如此转移话题的?

    而他又是何时学会如此精准地抓住别人的软肋进行要挟的?

    现在明明是在定公玉飒颜的罪,可皇帝却借用她这位太后的指控之词,直接将矛头引向了寒冰,及其身后的裕国。

    这样一来,如果她继续坚持说公玉飒颜与寒冰相互勾结,故意在大戎制造出了今日的这踌乱。那么,皇帝也必然会坚持为此向裕国开战。

    而这,是她决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但为了维护她这位太后老祖宗的尊严,她又不可能就此马上松口,向皇帝妥协,放过那个该死的公玉飒颜!

    否则此例一开,今后她便再也无法在众朝臣的面前,压制住这位明显是越来越膨胀,越来越不甘心服从于自己的皇帝陛下。

    想到这些,阴太后的一双老眼中陡地闪过一道精光,同时用一种出奇平静的声音道:“本宫以为,皇帝想必是多虑了!无论寒冰制造今日这踌乱的目的为何,都绝不可能是受到了那位裕国皇帝冷衣清的指使。

    冷衣清初登帝位,根基未稳,又怎会有闲心派其子来我大戎捣乱?即便他真有此心,也大可让寒冰暗中进行,完全不必弄得如此大张旗鼓,天下尽知。

    除非是这位裕国皇帝想借此与我大戎开战。但是据本宫所知,裕国内乱初平,百废待兴,根本没有余力主动挑起一场旷日持久的边境战争。”

    “那以皇祖母之意,寒冰在京城内的这一番所作所为,只是出于私人恩怨,并非出于裕国朝廷的授意?”

    被宇文罡这一明知故问,阴太后只好点头承认了自己就是此意。

    结果,宇文罡便抓会,进一步追问道:“可如此一来,朕却是有些想不明白了。

    公玉飒颜为何自己好好的总司大人不当,偏要冒性命之险,与寒冰合谋,去做一些任性妄为的胡闹之举呢?换句话说,他做这一切,对自己又有何好处呢?”

    “自然是为了借寒冰之手,替他除去自己的对手与敌人。而无论是本宫,还是沈云鹏,甚至是他的师父和兄弟,只要妨碍了他这位总司大人的野心,便都是他的对手和敌人。”

    阴太后一边咬牙切齿地说着,一边用阴冷的目光扫了一眼那个似乎突然间变成了哑巴,恐怕心中却在为有皇帝替他出头而暗自得意不已的公玉飒颜。

    宇文罡听了,浓眉不由微微一挑,毫不客气地道:“但是说到底,他的这些所谓的对手和敌人,却并无一人真正丧在了寒冰的手里!”

    阴太后闻言,也不禁陡地细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极深的恼怒之色。

    这个混账东西!居然敢当面说她这位太后没有丧在寒冰的手里!恐怕他的心里正是这样盼着的吧!

    看来,公玉飒颜不仅自己有胆量,又有野心,更还将他的胆量与野心也传染到了皇帝的身上!

    今日之事,绝不会就此善罢干休。

    既然他们要斗,那便让他们斗个痛快,直至招数用尽,输得心服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