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不由自主
    前日的那一场雪虽是不大,却令寒香阁中的桂树都彻底失了颜色。

    不久前还开满嫩黄花朵的枝头,此时已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

    就连那些原本绿意盎然的桂叶,也骤然间没有了任何的活力,全都挂在枝杈间,被入冬的冷风一吹,便开始瑟瑟发抖。

    花湘君站在一扇打开的轩窗前,看着眼前的凄凉景象,不由微微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身朱黄色龙袍的宇文罡,已大步匆匆地进入了庭中。

    当他的目光遇到正站在窗前叹息的花湘君时,原本比平日还要阴沉许多的脸色,顿时又变得明朗了几分,眼中甚至还闪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喜色。

    他的脚步未停,直接走入了花湘君所立的厅中。

    一见皇帝陛下驾到,那几个在厅中侍候的宫人,赶紧跪下施礼,然后便都知趣地悄然退了出去。

    宇文罡快步上前,抬手阻止了已转过身来,欲向他曲膝行礼的花湘君。

    他的一双鹰目贪婪地盯着花湘君那如花的娇颜,见她的面色红润,目光清澈,便不由带了几分欣喜之色地道:“昨日见湘君神色倦怠,言语不多。

    朕还以为你身体不适,着实担心你会就此病了。故而今日一得空,便急着赶过来看看。如今见你无事,朕也放心了!”

    花湘君抿着唇浅浅地一笑,道:“多谢陛下挂怀!湘君确是无事。”

    “那方才你为何对着庭中叹气?可是心里有何不快之事?”

    宇文罡语声温柔地问着,脸上尽是难掩的关切之意。

    花湘君微微摇了摇头,垂目轻声道:“悲秋伤春,湘君亦不能免俗。看到庭中落花无数,忍不住自伤身世飘零,便犹如那落花一般,随风而去,丝毫由不得自己做主。”

    宇文罡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突然大步走过去,将那扇敞开的轩窗关了起来。

    随后,他便转过身来,看着花湘君,用充满怜惜的语气劝解道:“湘君是这世间奇女子,心志高远,又何必要自比落花呢?”

    花湘君只是笑了笑,请这位皇帝陛下落座看茶。

    她轻轻瞥了一眼宇文罡的脸色,微带叹息地说道:“人生有四季,谁不经风雨?便是尊贵如皇帝陛下您,不是也有由不得自己做主的时候吗?”

    宇文罡顿时将手中的白玉茶盏重重地往案几上一放,仰头叹道:“湘君果然是一语中的!想我宇文罡乃是堂堂的大戎之君,却是连大戎的一兵一卒都调动不了!就连一个猪狗不如的落魄太监,居然都敢不把朕放在眼里!”

    “陛下心绪不宁,莫非还是为了昨日之事?”

    花湘君目光微垂,淡淡地问了一句。

    “唉!”

    宇文罡不禁又叹了一口气,转头看向花湘君,却发现她的目光正盯在手中的那只白玉茶盏上,似是被上面所雕刻的精致图案所吸引。

    见到自己这位皇帝陛下居然又被如此忽视,宇文罡的心中不由更觉不快。

    可他又清楚得很,花湘君本就性子冷淡。此刻她能与自己单独相对,听自己发几句在别人面前根本无法发的牢骚,已是颇为不易了。

    自觉没趣地喝了一口茶水,宇文罡终是忍不捉了一声:“湘君——”

    花湘君这才惊觉到自己正在走神,不禁略带歉然地对宇文罡笑了笑,道:“陛下刚忙完政事,想是腹中有些空虚。此刻还未近午,不妨先用些点心可好?”

    “这——”

    宇文罡其实有满肚子的话想对花湘君说,哪里还有心情用什么点心?

    但他突然想到,这应该是湘君第一次主动留自己在寒香阁中久坐,机会难得,实是不该辜负了佳人的一番好意。

    于是,他连忙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不知湘君这里都有些什么好吃的点心?”

    花湘君抿嘴一笑,“若是没有好点心,湘君又怎敢在陛下面前献丑?”

    “哦?”

    宇文罡的眼睛顿时一亮,只觉今日的湘君似乎比往日更添秀色,而且她对自己的态度也是愈加温婉亲切。

    他这位皇帝陛下当即便忍不住暗暗咽了一下口水,“听湘君这么一说,朕还真有些急不可耐了!究竟都是些什么好点心?”

    花湘君不由再次抿嘴一笑,没有答他,而是轻轻拍了拍巴掌。

    一位候在门外的宫女闻声快步走了进来。

    花湘君吩咐她,马上将自己刚在厨下做好的点心呈上来。

    那宫女连忙答应了一声,便匆匆下去了。

    这时,宇文罡不禁有些惊讶地低声道:“原来这些点心竟都是湘君亲手所制!莫非你知道朕今日会来,所以特意做给朕吃的?”

    听到这位皇帝陛下居然如此把他自己当一回事,花湘君险些当场笑出声来,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只在脸上露出一个略带了些羞意的笑容。

    “这些点心确是湘君早已备下。若是陛下今日不来,我也会派人给陛下送些过去。

    只因昨日我见陛下离开时,心绪烦乱,神色郁郁,便有些担心陛下太过专注政事,因此忽略了定时的茶饭,以致有伤龙体。”

    这番话虽不是宇文罡最想听到的,但其所带给他的惊喜,已是远远超出了预期。

    湘君居然在关心他!

    这真是比什么都重要!

    “湘君!”

    他激动不已地唤了一声,刚想借机伸手去握专湘君的柔荑,却被门外传来的脚步声给生生打断了。

    只见方才的那个宫女又走了进来,手中还捧着一只精美的龙凤描金攒盒。

    攒盒之中,整齐地摆放着五、六样精致的小点心。

    待那宫女退出去之后,花湘君轻轻拿起筷箸,从盒中夹起一块小点心,放在了宇文罡的面前。

    “这是我用宫人收集到的桂花,和着其他干果,做出的几样小点心,请陛下品尝。”

    虽是偷香未成,但见湘君亲自夹了她亲手做的点心给自己,宇文罡的心中多少还是得到了一些安慰。

    他将那块点心送入口中,只觉甜而不腻,清香酥软,实是就连自己这位皇帝陛下都从未有幸尝到过的人间美味。

    连声赞叹不已,他此时已经忘记了帝王的威严与矜持,竟长臂一伸,将那只攒盒直接拿到了自己的面前,开始兴致勃勃地品尝起其他几样点心。

    结果这一尝之下,他又惊喜地发现,这些点心有的微酸,有的微咸,甚至还有的微苦。

    但它们皆是各有风味,入口即化,回味无穷,令人生出一种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都一并吞下肚的感觉。

    见宇文罡吃得欢畅,花湘君不由莞尔一笑,道:“既然陛下喜欢,我便吩咐宫人再备下两盒,给陛下带回去慢慢吃。”

    宇文罡听得连连点头。

    接着,花湘君又随口说了一句:“稍后,我去慈宁宫请安,给太后也送去几样尝尝。”

    想是被刚咽下的点心呛了一下,宇文罡不禁接连咳了几声。

    花湘君忙起身给他端去茶水,同时柔声劝道:“陛下切莫心急,先喝些茶水,润润喉。”

    宇文罡端起来猛喝了一大口,然后将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放,便急着开口道:“非是朕心急,而是湘君你的话倒是提醒了我,还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没有对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