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 诛心之论
    ,!

    “承蒙太后垂询,小人心中,确是已有了一个十拿九稳的捉拿寒冰之计。只不过——”

    郑庸一边一脸谄笑地恭声回着话,一边偷眼瞄着太后脸上的神情。

    见太后确是在凝神倾听自己的话,他的心念又暗自转了数转,才接着说道:“只不过,这其中尚有一为难之处,须得到太后您的俯允。”

    阴太后看了一眼郑庸,随后便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道:“你且先说来听听吧!”

    “是。”

    口中虽是应着,郑庸的小眼睛却不由一连卡巴了数下,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向太后直言道:“小人恳请太后,整个捉拿寒冰的计划,都由您一人全盘掌握,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晓,包括皇上和您身边的人。”

    阴太后听了,细眉不禁微微一挑,却沉吟着没有说话。

    既然已经开了口,郑庸便不再有所犹豫,而是进一步将自己的意思更为清楚地表达了出来:“还有,今日小人面见太后之事,也请您代为保密,暂时不要对您身边的任何人提及。”

    这一次,阴太后终于若有所悟地开口问道:“你屡次提到本宫身边的人,可是心中已有所怀疑,觉得何人有什么不妥吗?”

    “这——”

    郑庸故作迟疑地顿了顿,才别有用心地反问了一句,“太后您有没有想过,昨日那场天桥决战,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为何会迟到了整整一个时辰之久?”

    阴太后的眉头立时便皱了起来,沉声问道:“你此言何意?”

    “请太后明鉴!那场天桥决战,虽然有多方势力卷入其中,但真正卷入最深的,还是昨日站在天桥上的那两个人——寒冰和沈云鹏。

    按理说,在那样一场生死决战之中,他们两人当然就是要拼一个你死我活的对手与敌人,绝不应该有任何其他的关联,甚至是勾连。

    可是令人想不通的是,为何一场看起来本该是毫无悬念的比武,最终不但有了那样一种奇特的结局,更还引发了那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这其中,寒冰自然是问题的关键。但另一个人沈云鹏,也是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因为他的迟到,正是寒冰整个劫囚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如果那场天桥决战能够按事先约定的时辰开始,而沈云鹏在与寒冰交手了一个时辰之后,两人之间却仍然未能分出胜负。

    那么以公玉飒颜的精明,自然立时便会意识到情形不对。他很可能会马上取消对忠义盟密谍的处决行动,从而令寒冰的劫囚计划功败垂成。

    所以说,在没有弄清楚沈云鹏迟到的真正原因之前,他确是一个十分值得怀疑的对象。甚至可以说,与那位总司大人公玉飒颜相比,这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则更像是寒冰的同伙!”

    听完郑庸这番入情入理的分析与论断,阴太后却极为果断地一摇头,道:“本宫相信,沈云鹏决不会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便与那个寒冰合谋!”

    见太后如此干脆地否定了自己的判断,郑庸不但不觉惊慌,反而心中暗喜。

    他早就有所耳闻,知道这位阴太后极为信任那个一向对她惟命是从的禁卫军统领。

    故而,不可能仅凭他这个老太监的几句诛心之论,便令她怀疑起沈云鹏的忠心。

    不过如此一来正好,待到太后最终发现,他这个老太监的话全是对的,她确实错信了那位禁卫军统领时,高燃的怒火定会焚毁一切的理智,她必然会对沈云鹏施以更为严厉的惩罚!

    而这位阴太后所信任的人越少,便越会对他郑庸多加倚重。

    借着这位掌控大戎军政大权的太后之手,除掉寒冰,继而除掉冷衣清,以及所有那些曾经与他郑庸作对之人,便是指日可待了!

    一想到这些,郑庸的那双小眼睛里不由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得意之色。

    随后,他便定下心来,按着自己的阴险意图,继续以一种极具说服力的语气,说着一些其实并不完全令人信服的推测之语。

    “其实小人亦早有耳闻,这位沈统领为人刚毅莽直,对太后也一向忠心耿耿。像他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仅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便去与寒冰合谋,做出欺瞒太后之举。

    不过,方才小人业已言明,沈云鹏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代表了一股势力。相信太后也很清楚,在这位禁卫军统领的背后,还有一个极为精明厉害的妹妹沈青萝。”

    “青萝——”

    阴太后慢慢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却再次摇头道:“沈云鹏在决战时迟到,确有可能是青萝有意而为。但她此举,应该不是因为与寒冰有所勾结,而只是为了阻止她的兄长去送死。”

    “但事实证明,寒冰最终的确没有杀了沈云鹏。或许这其中,便是沈青萝——”

    “不!不可能是青萝!”

    阴太后当即打断了郑庸的话,又冷冷地说了一句,“此事绝非如你所想,以后也休要再提!”

    郑庸顿时被吓得一哆嗦,实是弄不明白,自己到底何处惹恼了这位太后老祖宗。

    按理说,精明之人,必定多疑。何况还是她这位高居庙堂之上,见惯人心反复、世事无常的大戎太后?

    即便是因为对他这个初来乍到的老太监尚缺乏信任,却也不至于完全听不进他的这些所谓诛心之论。

    而对于这种诛心之论,从前在侍候那位前朝的大裕皇帝浩星潇启时,郑庸便深得其中妙用,对此更已是驾轻就熟。

    谁知今日在这位大戎太后的面前,却屡屡受挫,不得施展。

    此刻,先前的那番得意之情,早已被一扫而空。

    惊惶失措的郑庸忙又重新垂下头去,不敢再随意多言。

    看到他这副诚惶诚恐的模样,阴太后心中的不悦之意不由稍减了几分。

    其实,她并不认为郑庸的推断完全没有道理。但她知道,郑庸之所以会得出这一推断,却是基于一种并不正确的事实依据。

    因为郑庸绝对不会想到,沈云鹏之所以没有死在那座天桥上面,不是因为沈青萝与寒冰合谋,而是因为她这位太后老祖宗,当初在那种极为不利的情势之下,不得不放下了身段儿,与寒冰达成了一笔交易。

    所以准确地说,真正与寒冰合谋之人,乃是她这位恨不得把那小子给千刀万剐了的皇太后。

    但是,这件事与她这位太后老祖宗的颜面攸关,除了独笑穹之外,再无第二人知晓。

    当然,就更不可能让面前这个奸狡的老太监探到丝毫内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