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连环之计
    ,!

    沉默了片刻之后,阴太后终于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才再次开口道:“不过,本宫倒是可以答应你,不将这次捉拿寒冰的计划告诉任何人。可话又说回来,仅凭本宫一人之力,恐怕也无法成功抓住那小子吧?”

    “太后所言极是!这一计划,最终确是要仰仗太后您亲下懿旨,调兵遣将,将寒冰那小子一举围歼。不过在那之前,还请先交由小人来替您妥为安排,详加布置上一番。”

    郑庸头也不敢抬地回着话,所说出的言语也是极尽小心翼翼,但所要表达的意思,都已完全陈说分明。

    阴太后看得心中满意,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道:“那郑总管你究竟有何想法,不妨全都说出来给本宫听听。”

    “是。”

    郑庸连忙毕恭毕敬地回了一声,便又继续说道:“小人以为,要对付寒冰这种机警狡猾,且又武功高强的敌手,很难仅凭某一个简单的计策,便让他入伏上钩。为确保万无一失,须得施用一招连环之计,一步一步地将他逼入网中。”

    阴太后轻“嗯”了一声,继续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你的这一招连环之计,究竟要如何施出?”

    “回太后,这一招连环之计,实际上一共要分成三步来走。第一步,引蛇出洞。第二步,打草惊蛇。第三步,一网成擒。”

    说话时,郑庸的脸上虽仍是竭力做出一副恭谨之状,但话语间已隐隐透出一种成竹在胸的得意与激动。

    阴太后也不由从这老太监的话中听出了兴趣,声音更是不自觉地略微提高了几分,追问道:“不知这三步具体该如何走法?你且逐一说出来,给本宫听听。”

    “是。”

    郑庸再次毕恭毕敬地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开始有条不紊地细述起那个已被自己在心中推演过多次,绝对应该是万无一失的计划来。

    “这第一步‘引蛇出洞’,便是要设下诱饵,将寒冰从他目前的藏匿之处引出,进入到我等所设下的埋伏圈中。

    紧接着,便是第二步‘打草惊蛇’,对进入埋伏圈中的寒冰发动袭击。这一步的目的,便是要让寒冰意识到自己行藏已露,正面临被全城围捕的危险。情势所迫之下,他便不得不选择仓促出逃,离开新京城。

    然后,便是第三步‘一网成擒’。命人事先在新京城外设下埋伏,一待寒冰出了新京城,便会立刻落入密不透风的层层包围之中,最终成为一条落网之鱼。”

    阴太后听了,双眼不由微微一眯,道:“这么说来,你是要在城内与城外,分别设下两处埋伏。但既然你有把握让寒冰吞下诱饵,进入到设在城内的那个埋伏圈中,为何不干脆就多派去一些人手,将他当场解决掉,却非要另外分出人来,再在城外设伏呢?”

    “回太后,事实上,城内的埋伏,只是为了增加打草惊蛇的效果,并不能真正起到将寒冰一网成擒的作用。

    想必太后您已有所耳闻,寒冰的武功之高,实非寻常数十个一流高手便能将他围住。

    而在这新京城中,根本找不出一处能够一下让数百人藏身其中,却又完全不会让寒冰这个绝世高手察觉到的所在。

    再者说,如果设伏之处太过容易被困,以寒冰那小子的奸狡,必然会心生警觉,没有那么轻易上钩,让自己落入到陷阱之中。”

    听了郑庸的解释,阴太后却立即反问道:“那如此看来,你的第一步‘引蛇出洞’,并无太大的实际效用。何不从一开始便采取那步‘打草惊蛇’呢?本宫可以命令禁卫军进行全城搜捕,将寒冰直接逼出京城。”

    “回太后,若是一开始便打草惊蛇,进行全城搜捕,因所涉范围太广,很难做到疏而不漏。寒冰就会有时间从容布置,查看好自己的退路之后,再悄然撤走。

    但若是先设下诱饵,他在猝然遇袭之下,一时难以确定,究竟是何处走漏的消息,更无法确定是否已被人出卖。

    如此一来,他必然不敢再回到原来那个相对安全的藏身处。而他当会想到,其他的藏身处也将面临被搜查的危险。这便逼得他不得不选择一个最为妥当安全的做法——直接逃到城外。”

    这一次,阴太后对郑庸所做出的这番解释倒是全盘接受了。

    她点了点头,带了些赞许之意地道:“郑总管果然思虑缜密!看来你对寒冰的了解,的确是要比其他人强过太多!”

    郑庸闻言,顿时受宠若惊地再次跪倒于地,连连叩首道:“多谢太后赏识!小人实在愧不敢当!”

    阴太后淡淡地一笑,抬手示意他站起来说话。

    郑庸从地上爬了起来,激动之余,又忍不住多了几句嘴,道:“不瞒太后,小人也是曾在寒冰的身上,接连吃过数次大亏!痛定思痛,才知决不能再小看这个年虽未及弱冠,可心机之深,已胜过许多老谋深算之士的少年!”

    谁知他的这一多嘴,却把阴太后立时给说得没了动静。

    恐怕此刻,这位太后老祖宗也在痛定思痛,想到了她这座慈宁宫中的冲天烈焰,还有那座天桥轰然崩塌时的恐怖景象。

    好在这种颇有些尴尬的静默并未持续多久,便被见机极快的郑庸意识到了不对,连忙又将话题转回到了捉拿寒冰一事上。

    “虽说城内不易设伏,但城外地形复杂,路径繁多,实是极不易形成包围之势。故而小人以为,唯有调动驻扎城外的数万禁卫军,方能对整座新京城进行有效的合围。”

    阴太后一听,马上就皱起了眉头,不甚同意地问道:“围住整座新京城?真的有此必要吗?寒冰若是要逃回裕国,自然是要选择从南门出城。将新京城南的所有道路都封锁起来,不是便已足够了吗?”

    郑庸连忙恭谨地答道:“回太后,此事若是放在旁人身上,突然遇到如此危机,很可能会出于本能,选择最方便的逃跑途径。但是对于寒冰此子,实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在此次劫夺囚车的行动中,他便安排忠义盟的人,从本应守卫最严的东城门出逃。结果,那些人全部顺利地越过了由赤阳神教所控制的东郊山区,绕道回去了裕国。

    而据小人所知,寒冰制定出这一整套的劫囚计划,所用的时间并不太长。

    从暗卫司张贴出处决忠义盟密谍的告示,到他进入到暗卫司中与公玉飒颜谈判,继而提出天桥决战的计划,这中间还不到两个时辰。

    由此可见,此子的临敌应变能力,实非常人所及。所以这一次设计擒他,须得将所有的可能性均考虑其中,不给他留下任何的可乘之机!”

    “嗯,你说的确是有些道理。让禁卫军四面围城,设下八方埋伏,倒不失为一个彻底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只不过——”

    阴太后犹豫着沉吟了半晌,才又接着道:“新京乃是帝都,各方商旅云集,往来车马不断。围城之举实是显得过于突兀,时日一久,必将引起不小的恐慌。”

    郑庸的脸上立时露出一丝奸诈的笑意,接口道:“太后所虑极是!正是由于不可能让禁卫军长期围城,小人才打算先走出前面的两步棋,逼寒冰不得不即刻做出决断,尽快离开新京城。

    等前面的那两步启动之后,太后再下令禁卫军围城不迟。如此一来,这一招连环之计,方可称得上是前后衔接,环环相扣,定会将寒冰稳稳地收在网中!”

    阴太后又皱眉思索了片刻,方道:“听你这么一说,这围城之举想必不会持续太久,应该倒也不甚妨事。”

    “不错。以小人估计,寒冰在遇袭之后,应该当晚便会出城。这样一来,很可能在城内的人们还未及发现有人围城之前,禁卫军便已将寒冰给彻底解决掉了。”

    “好,如此最好!”

    阴太后终于痛快地点了点头,却紧接着又追问道:“这城外设伏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可以直接调用禁卫军围城。但在城内设伏袭击寒冰的行动,你又打算用哪些人?”

    “这个问题小人早已想好,须得烦请太后首肯,动用内卫司的人。”

    “内卫司——”

    阴太后在口中徐徐地念了一句,一双精明的老眼盯在郑庸那张淡眉细目的瘦脸上,“看来,你的用心,远不止杀了寒冰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