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睚眦必报
    ,!

    “睚眦必报!”

    听完对于在天桥下被寒冰所杀的那些偷袭者尸身的查验结果,公玉飒颜不由恨恨地暗骂了一声,然后便挥手让那个仵作退了下去。

    坐在暗卫司大堂里那把红木高脚椅上,他这位总司大人的脑海之中,仍在不停地回响着方才那个仵作所说的一番话——

    所有死者的伤口几乎完全一致,皆是被寒冰一箭穿喉而亡。而那枝箭,便是他们曾企图用来射杀寒冰的连环弩箭。

    陡然间,公玉飒颜又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以寒冰那小子睚眦必报的性情,既然对那些并未得手的杀手们,都丝毫不留余地,那么对他这个主谋之人,则更是不会轻易放过。

    只要这个绝世高手还在京城之中,他公玉飒颜便再无任何安全可言。

    白日里,尚可躲在暗卫司中,倒还不必担心会被寒冰闯进来行刺。

    但是到了晚间,他这位总司大人又不可能命令那些暗卫们,全都彻夜守在自己的房门外。

    昨晚,他躲去流芳斋中,本来倒还算是一个颇为稳妥的选择。

    可谁知,却让那个阴魂不散的老太监郑庸给抓了个正着。

    虽然这位前大内总管已经满口答应,会帮助他刺杀冷衣清,但这老太监可绝对不是一个以助人为乐,完全不求回报之人。

    所以紧接着,这老太监便趁机敲起了竹杠,逼着他这位总司大人去求皇上,安排其与太后面谈。

    说实话,公玉飒颜根本就不能确定,这个狡诈的老太监究竟会跟太后谈些什么。

    但不知为何,这件事就是令他始终有一种莫名的不安之感。

    太后本就对攻裕之事并不热衷,而这老太监除了能够提供一些关于裕国的消息之外,实是别无大用。

    除非是,郑庸已经推测到,寒冰仍藏身于新京城中。而这个贼心不死的老太监,便打算借太后之手,杀了寒冰。

    若果真如此,在公玉飒颜看来,郑庸的这一做法就愈加显得有些奇怪。

    这老太监为何要抛开他这位真正掌握新京城中密探力量的总司大人,却去跟远在深宫之中的太后面谈呢?

    尽管如今,太后确是不再反对在公开诚杀掉寒冰了。

    因为这位裕国的所谓皇子,曾在众目睽睽之下,救走了那个意图劫夺囚车,并刺杀大戎暗卫司总司大人的忠义盟副盟主古凝,便已经坐实了他触犯大戎律法的罪名。

    作为一名被大戎通缉在逃的罪犯,寒冰自然不可能再享有任何皇室的礼遇。等待他的,只有被追杀的下场。

    但即便如此,仅凭太后手中所掌握的那些大内密探,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在人口密集的京城之中,找到那位身怀绝世武功的少年高手。

    至于那些禁卫军,则更是只能摆摆样子而已。

    人多势众,也不可能大海捞针。

    更何况,即使是动用禁卫军进行全城搜捕,凭寒冰的身手,随时都可以从容逃出城去躲藏,甚至是直接回到裕国。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是郑庸真的能够说动太后,进行全城搜捕。也许会就此将寒冰给逼走,倒是也可以让他这位总司大人不必再担惊受怕了。

    只不知,那个狡猾的老太监,是否真有这个本事呢?

    “彦儿这是在为何事想得如此入神?竟连义父来了都没有看到?”

    随着一个阴柔尖细的声音传入耳中,公玉飒颜只感到似有一阵渗人的阴风,突然间吹进了他这座暗卫司的大堂之内。

    猛地打个了寒战,他连忙挤出一脸的笑容,从座中站起身来,迎接那位自己根本就极不欢迎的义父大人郑庸。

    “义父,您怎会屈尊来了这里?”

    这一问听起来似乎只是一种客气之语,但实际上,公玉飒颜还真是非常想知道,这老太监究竟是如何通过了外面的层层守卫,悄无声息地进入到了这座暗卫司的大堂之内?

    只见郑庸将用来遮住头面的那件斗篷上的风帽往下一脱,露出了他那张正挂着一抹奸笑的干瘪老脸。

    然后,他便将右手中握着的一块玉牌,在公玉飒颜的面前轻轻晃了晃,道:“这本是你昨日不小心遗落在流芳斋中的物事,义父正好将它当作了进门的腰牌,倒也极为管用。”

    公玉飒颜有些错愕地看着那块原本属于他这位总司大人专用的腰牌,不禁无奈地咧了咧嘴。

    他自然清楚得很,这块玉牌定是昨日被这个精于鼠窃狗偷的老太监,从自己身上给顺走的。

    见郑庸丝毫没有将玉牌还给自己之意,公玉飒颜不禁在心中暗骂了一声,脸上却继续摆出一副恭顺的模样,笑着道:“既然管用,那义父就把它留下吧。以后进出这里,便可通行无阻了。”

    “彦儿果然是个孝顺孩子!”

    顺口说了这么一句毫无意义的卖乖话之后,郑庸便老实不客气地又将那块玉牌揣入了自己的怀中。

    公玉飒颜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干笑了一声之后,赶紧上前扶着这老太监在椅中坐了下来。

    然后,他便开始小心翼翼地探起了口风:“不知义父今日可曾见到了太后?”

    “嗯,不但见到了,而且还算是相谈甚欢。”

    郑庸一边得意地点了点头,一边示意公玉飒颜也在一旁的椅中坐了下来。

    公玉飒颜方一坐下,便又急着追问道:“那接下来,义父您是打算继续留在新京,还是即刻赶回裕国?”

    郑庸呵呵笑了一声,道:“义父还要留在新京城中办一件事情。我知道,彦儿你心急联络凤嫣之事。但你尽可放心,这边的事情顶多再需三、两日,便会有一个结果,必不会因此耽搁皇帝陛下的刺冷大计。”

    听到郑庸故意将皇帝陛下挂在嘴边,明显就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公玉飒颜便也不敢再去多加催促这奸诈的老太监。

    他只好又干笑了一声,继续探问道:“只不知义父要在新京所办之事,到底是什么?孩儿能否帮上什么忙呢?”

    “嗯,这件事情嘛,确是需要彦儿的鼎力相助!”

    郑庸眯缝着小眼睛,目光在公玉飒颜的脸上打了一转,“不过这些还都是后话。眼下的情形,义父一个人尚足以应付。

    京城中刚刚出了这么大的乱子,我也知彦儿你公务繁忙,能不麻烦到你的事情,便尽量不让你费心了。”

    “义父这是说的什么话!您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孩儿自当尽心竭力,为义父您安排好一切。至于公务上的事情,孩儿自有分寸,决不会因此有所耽搁的。所以您若有何事需要孩儿去办,尽可吩咐便是!”

    公玉飒颜一边做出义不容辞的慷慨之状,一边又将一双眼睛急切地盯在郑庸那张不动声色的老脸上。

    郑庸笑眯眯地看着他,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既然彦儿有此孝心,义父便不再与你客气。只不过此事虽不难办,但说起来却颇有些复杂。”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此刻已过午时,稍后我还与人有约。不如待今晚回到流芳斋,你我再做详谈,如何?”

    公玉飒颜方痛快地点了点头,却又突然摇头道:“请义父见谅"儿方才得到消息,飒容他刚刚醒了过来。我这做兄长的,自然要前去探望一下,恐怕今夜便要歇在那里了。明日一早,我再去流芳斋与义父详谈,您看可好?”

    郑庸的小眼睛微微一眯,笑着道:“此事本就不急,你且先去忙自己的事情吧!正好我也还需要一些时间,再妥为布置一番。不如这样,明日申时以后你再过来,咱们父子二人还可以小酌几杯,如何?”

    公玉飒颜一听,也未多想,便连忙点头应是。

    郑庸呵呵笑着立起身来,用他那只绵若无骨的手,拍了拍也跟着站起来的公玉飒颜的肩。

    而他那一双狡诈的小眼睛里,却闪着某种不易察觉的阴险莫测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