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莽汉之计
    ,!

    虽已入冬,但午后的日头依然威力不减。

    跪在慈宁宫的大门前,一身铠甲、腰挂宝剑的沈云鹏,只觉得一道道汗水正顺着自己的后背不断地向下流淌。

    本来妹妹青萝早就叮嘱过他,这一跪怕是至少要一日一夜都起不来了,所以莫要穿平日的铠甲,就连那柄重剑也莫要携带。

    而他自己也明白,既然是来请辞,便是打算从此脱下这身禁卫军的战衣,此刻穿与不穿,其实都已无所谓,更没有合不合规矩一说了。

    但是,沈云鹏就是固执地认为,当初是太后将这身红袍金甲的战衣赐给自己的,所以只要太后没有允准自己将之脱下,自己便一定要在太后的面前一直穿着这身战衣。

    更何况,他这是在负荆请罪,为自己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来向太后领受最严厉的惩罚。又岂能只为了少遭一些罪,便放弃应有的尊严呢?

    昨日,那场令他颜面尽失的天桥决战,已深深刺痛了沈云鹏那颗骄傲的心。

    在他清醒过来之后,妹妹青萝便向他说明了这场天桥决战的一切前因后果。

    除此之外,沈青萝还告诉了他一些关于太后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其中便包括,太后曾经设计让禁卫军在宫中射杀寒冰,并打算在事后将所有参与的人全部灭口。

    听完妹妹的这一番细述以后,沈云鹏在震惊之余,又感到了一阵彻底的茫然与无措。

    经过了一夜的反复思量,他最终决定,接受妹妹的提议,立即进宫去向太后请辞。

    只不过他请辞的理由,与沈青萝多少还是有些不同。

    沈青萝所担心的,是自己的哥哥会被太后继续利用,最终成为这场朝争的牺牲品。

    所以她认为,沈云鹏正好可以趁这次战败之机,引咎请辞,急流勇退。从此远离朝堂纷争,做一个专心追求武道的武者。

    而沈云鹏却认为,身为大戎儿郎,自当尽忠职守、报效朝廷。无论最终结局如何,只要对得起大戎,对得起太后,其他的事情便都无须放在心上。

    虽然他并不赞同太后的某些做法,甚至还想到,如果自己当时知情,也一定会尽全力去劝阻太后。

    但毕竟太后对他沈云鹏曾有过大恩,所以他并不认为,如果太后为此对自己施以惩罚,有任何的不该。

    这次天桥决战,尽管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他实际上已成为了寒冰的同伙,给大戎带来了如此大的一踌乱。

    沈云鹏自觉辜负了太后对自己的期许,更辜负了朝廷对自己的信任。

    他实在再无任何勇气,继续厚颜去当那个统率大戎十几万禁卫军的统领。更不知该如何去面对,那些曾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与崇敬的禁卫军弟兄们。

    请辞,已是他唯一的出路。

    “啪”的一声轻响,一颗顺着他颌下掉落的汗珠,摔碎在坚硬的青石地砖之上。

    就在沈云鹏垂着头,暗自叹了一口气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不远处,响起了一个十分稚嫩的声音:“姑娘想是累了吧,要不要先停下来歇息片刻?”

    随后,便听到一个柔婉的年轻女子的声音轻声答道:“不必了,彩儿。只是觉得天气热,晒得有些头晕而已,不碍事的。”

    “方才奴婢还说,给姑娘打把伞——”

    “不过就只几步路,何必多费上那些事呢?”

    虽然已经听出那个柔婉的声音有些耳熟,沈云鹏却并没有回头,甚至是连头也没敢抬。

    因为他已经猜出,那个说话的年轻女子是谁。

    湘君姑娘,那位被他奉了太后之命,强行带入宫中的柔弱女子。

    昨日,从妹妹青萝的口中,沈云鹏终于知道了这位湘君姑娘的身世。

    原来,她与太后是骨肉至亲,而太后却害死了她的娘亲和哥哥,又将她抓进宫来,想逼她嫁给那个冷酷而暴戾的皇上。

    沈云鹏知道,这些事情都是寒冰告诉青萝的。但他相信,寒冰没有说谎。因为这样残酷的事情,恐怕已经不是谁能够编造出来的了。

    这件事情,太后的确是做错了。

    不过沈云鹏认为,自己也在其中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实在是太对不起湘君姑娘了!

    此刻,明知道这位湘君姑娘就在自己的身后,可他却羞愧得不敢去面对她。

    直至花湘君脚步未停地从他身边经过,沈云鹏也始终未敢抬起头来。

    可就在花湘君又继续前行了几步之后,却忽然脚下一软,整个人便向地上倒了下去。

    那个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小宫女见状,忙想上前相扶。可她此刻手中正提着一个食盒,行动便慢了一步。

    待那小宫女想到要扔下手中的食盒时,却赫然发现,已有人先她一步,及时扶住了花湘君已软倒的身体。

    看着这位再次晕倒在自己怀中的柔弱女子,沈云鹏的心中既有怜惜,又有愧疚,然后,便是……震惊……

    因为此刻,这位柔弱女子忽然睁开了眼睛,正静静地看着他。

    一时间,沈云鹏只觉得自己的脑中“嗡”、“嗡”作响,想赶紧逃开,却又不能立刻松开手,让人家姑娘摔倒在地上。

    好在这时,那位小宫女反应了过来,连忙放下食盒跑上前,与沈云鹏一起,将已经苏醒的花湘君扶了起来。

    花湘君略微整了整衣裙,便曲膝向沈云鹏施了一礼,道:“多谢沈将军!”

    沈云鹏连忙躬身回礼,“湘君姑娘客气了!”

    花湘君对他微微一笑,便转身带着那个刚把食盒从地上提起来的小宫女,一起向慈宁宫的大门走去。

    沈云鹏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湘君姑娘的背影出了片刻的神,才忽然惊觉过来,连忙回到原处,重新跪了下去。

    可是只跪了片刻之后,他终是忍不住悄悄张开右手的指缝,将夹在那里的一张小纸条,在掌中慢慢地打了开来。

    凝目细看,那张纸条上面写着两行娟秀的小字——

    请速告知令妹,郑庸见过太后。

    原来,这就是湘君姑娘方才在他面前晕倒的真正用意——传递消息。

    湘君姑娘居然让他这个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帮忙,向宫外传递消息,可见她也是在情急之下,别无选择了。

    沈云鹏自然明白,这个消息虽说是要告知自己的妹妹青萝,但其实湘君姑娘真正要告知的人,应该是寒冰。

    作为还没有正式离职的禁卫军统领,沈云鹏当然不能为湘君姑娘做私下传递消息这种犯禁的事情。

    但是作为沈青萝的哥哥,他又决不能袖手旁观。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消息的严重性。

    对于郑庸,沈云鹏所知并不太多,但他记得妹妹青萝曾经说过,这个老太监是公玉飒颜的义父。

    仅此一点,便已说明了一切。

    郑庸,肯定是寒冰和湘君姑娘的敌人。

    而同时,他也肯定是青萝和他沈云鹏的敌人。

    如今,这个危险的敌人,不但与公玉飒颜暗中勾结,而且还来向太后进谗言,这便令其变得更加危险。

    此刻,沈云鹏已有些跪不住了。

    他只希望,无论太后同不同意自己的请辞,都能赶紧给个痛快话,好放自己马上出宫,去给妹妹通风报信。

    可是他越心急,仿佛时间便过得越慢,就连那颗火辣辣的大太阳也跟着一起凑趣,晒得他额头上的汗珠“噼啪”地往下掉。

    他开始盼着紫薇能够出现,帮他去求求太后,或者干脆就帮他把那个消息直接传给青萝。

    可惜盼了半天,根本未看到紫薇的人影。

    或许是有些被晒糊涂了,沈云鹏竟又忽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寒冰此时能够出现也好,让他再来上一脚,把自己给踢昏过去,然后被人直接抬出宫,那就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想着,想着,沈云鹏倒是觉得这个想法确实不错。当然,除了寒冰不可能出现这一点之外。

    可即便是那小子不出现,难道他这位英明神武的统领大人就不会另想办法吗?

    不就是让自己昏过去嘛……

    不久之后,坐在慈宁宫中喝茶吃点心的阴太后,就听到宫人来报,那位跪在大门外的沈统领,正在那里不断地叩头请罪,竟是将地上的青砖都磕得“咣”、“咣”直响。

    阴太后微微皱了皱眉头,不由叹了一口气。

    坐在一旁的花湘君,也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略带讥讽之意地笑道:“看来这位沈将军又是会像昨日那般,被人给抬回自己的府中去了!”

    阴太后闻言,不由又皱了一下眉头,摇着头道:“他乃是习武之人,又岂会如此虚弱不堪?”

    “适才我在门外见过这位沈将军,想必是他昨日的旧伤未愈,脸色都还有些苍白晦暗。他本就伤在头部,再如此用力碰撞,恐怕——”

    果然,花湘君的话还未说完,便又有一个宫人快步奔了进来,急声禀报道,沈统领忽然伏在地上,不醒人事了……

    阴太后扫了一眼花湘君脸上那一抹难掩的幸灾乐祸之色,心中不觉更添恼意,居然让这个可恶的丫头又看了一回笑话!

    她当即轻咳了一声,不急不缓地吩咐道:“传本宫口谕,让沈统领先回府静养。且待伤好之后再来领罚!”

    花湘君又端起茶盏,轻轻啜了一口。就在低眉垂首的一瞬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眼中那一丝喜忧参半的神色——

    沈云鹏这莽汉的计策倒也不错!

    看来自己这一冒险之举,已经见了成效,寒冰应该很快就会得到那个消息。

    只不知寒冰他能否猜出,郑庸与太后究竟密谋了些什么呢?

    就算能够猜出,他又是否能够及时想出应对之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