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不容乐观
    ,!

    已过掌灯时分,寒冰又为仍旧昏迷未醒的古凝输了一次真气。

    见到这位杀手之王原本紧咬的牙关已微微松开,寒冰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看来,古凝的身体已渐渐开始恢复知觉,起码是能够对疼痛生出某些反应了。

    细心地为古凝盖好被子之后,寒冰便盘膝在地上坐了下来,默默运起化蝶功,让刚刚损耗的内力得以尽快恢复。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随即便十分利落地站起身来。

    几乎与此同时,这个房间的门一开,沈青萝已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进门,她的人和目光便都投向了床上的古凝,口中却向寒冰问了一句:“今日他的情况如何?”

    “大夫说,古凝他已经渡过了危险期,并且有了明显的好转。我方才还发现,他已经恢复了部分知觉。”

    寒冰一边说着话,一边迈步走向门边,明显是想借机开溜。

    此时已经站在古凝床边的沈青萝,虽然一直没有拿正眼看过寒冰,却还是及时发现了他的企图,忙出声阻止道:“寒冰公子,今日湘君姑娘让我哥哥从宫中传出了一个消息。”

    寒冰的脚步立时便停了下来,忙转回身,一连串地急声追问道:“湘君姐姐?她可还好吗?究竟是什么消息?”

    沈青萝终于将目光从古凝的脸上移开,回头看了一眼寒冰,淡淡地道:“湘君姑娘很好。她只是得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急于知会于你,便让我那个傻哥哥充当了传信人。为此,哥哥他险些把自己的一颗脑袋,在慈宁宫门前的青石砖上给磕漏了!”

    寒冰闻言,竟是很不厚道地嗤笑了一声,“令兄居然会想出这么个好主意,着实是很不容易了r许他当时还盼着我能够去帮忙,再踢上他一脚呢!”

    沈青萝不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可是唇边却有一抹难掩的笑意,“方才我问他,为何要磕得那么狠,做做样子,然后装作晕过去不就成了吗?他却气呼呼地答道,这种装模作样的本事,他可学不来,只有你寒冰公子最精通!”

    寒冰一听,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全然是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嘴脸。

    沈青萝也忍不住笑了两声,然后便收了笑容,看着寒冰道:“除了湘君姑娘所传出来的那个消息,我也刚刚得到了一个你想要的消息。不知寒冰公子想先听哪一个?”

    “自然是湘君姐姐的消息!”

    寒冰一边答着,一边将一把椅子随手搬到了沈青萝的身旁,请她坐下来说话。

    “湘君姑娘的消息其实只有六个字——‘郑庸见过太后’!”

    寒冰的剑眉不由一挑,星眸中闪过了一道冷光,“他来得倒还真快!”

    “不过看起来,他还是来晚了一步,没赶上昨日的那一场热闹。”

    说此话时,沈青萝的嘴角微撇,心中对那个老太监实是有说不出的轻蔑与厌憎。

    虽然她与郑庸也曾经合作过,但正因如此,才让她更加清楚这个老太监的底细。

    从左语松那里,她便已对郑庸的一些变态行径略有耳闻。

    而且,从公玉飒颜在提起那个老太监时,眼中所闪过的古怪神色中,沈青萝也多少能够看出来,他对那位所谓义父的憎恶之意。

    后来,景阳城被叛军所围,郑庸更是表现得无一丝一毫的道义可言。他居然一声不吭地就自己一个人逃之夭夭,令沈青萝和公玉飒颜几乎把命都丢在了那里。

    此刻,知道这阴魂不散的老太监,居然又跑到大戎来搅弄风雨。而且他所针对的,很可能就是已与她结盟的寒冰,甚至也包括她本人。沈青萝自然是要把郑庸当作一个十分危险的敌人来看待。

    见寒冰站在那里沉吟不语,她便又接着道:“这奸宦一到这里,就急着面见太后,想来是有着什么重大的图谋。”

    “今日紫薇姑娘没有呆在太后的身边吗?她可曾也见到了郑庸?”

    听到寒冰的这一问,沈青萝马上摇了摇头,随即又不禁叹了一口气,道:“紫薇知道哥哥他一定会被太后责罚,自然心疼难过。

    但她又不敢替哥哥去向太后求情,怕因此惹恼了那位老祖宗,落到哥哥身上的责罚反而会更重一些。

    所以紫薇她干脆就想眼不见为净,一大早出了宫,躲在我的那个松风楼中,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还是不久前我派人将她给送回去的。”

    寒冰慢慢地点了点头,“这样看来,无论郑庸与太后密谋了些什么,今日应该都还未付诸行动,所以一切都还来得及。”

    “不错。”

    沈青萝也跟着点了点头,“郑庸绕过了皇上,去见太后,明显是不想让皇上参与其中。而皇上若不参与,公玉飒颜的暗卫司自然也不会参与。

    那么太后若要采取行动,便需要动用内卫司,或是禁卫军。今日紫薇醉在松风楼中,内卫司应该并无任何特殊的任务。而哥哥他又一直跪在慈宁宫外向太后请辞,想来禁卫军也并无任何重大的行动。”

    寒冰看了一眼沈青萝,忽然问道:“青萝姑娘有没有想过,太后决不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令兄?恐怕今日令兄的请辞之举,最终并不会得到太后的允准。”

    沈青萝不禁再次叹了一口气,“我明白公子的意思。其实对于这一点,我也早已想到。

    若是太后昨日能够处置了公玉飒颜,那么为了安抚皇上,也许她会顺势答应哥哥的请辞,至少也会将他罚俸降职。

    可如今,太后与皇上显然是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互不追究各自犯错的心腹手下。

    更何况,郑庸又出来搅局,我担心太后在听信了他的谗言之后,会继续利用哥哥去做一些可怕的事情。”

    “这一点,倒的确是有极大的可能!”

    寒冰的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些,一时间也觉得情势绝对不容乐观。

    又默默思索了片刻,他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连忙问道:“对了,青萝姑娘,你方才说,得到了一个我想要的消息。不知那个消息又是什么?”

    经他这一提醒,沈青萝也立刻想了起来,赶紧答道:“我竟是险些给忘了.冰公子不是让我留意公玉飒颜的动静吗?

    我的人已经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公玉飒颜昨夜宿在了城南的流芳斋。那里有一位霓裳姑娘,似乎很得这位总司大人的青睐。不过,今夜他却并没有去那里,好像很早便出了城,至今未归。”

    听到这个消息,寒冰微皱着剑眉道:“据我推测,郑庸来到新京,第一个要找的人,应该就是他的那位义子公玉飒颜。而且看起来,他应该很快就找到了那位总司大人。

    否则以郑庸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如此顺利地见到太后。想必是由公玉飒颜从中牵线,才促成了这次非同寻常的召见。”

    沈青萝听了,柳眉也随之轻轻一皱,思索着道:“按理说,他们这对所谓的义父子之间,不可能还保持着某种联系。但为何郑庸会那么容易就找到了公玉飒颜呢?

    昨日一整天,这位总司大人都在忙于处理你给他惹下的那场大混乱。晚些时候,他又被太后召进宫里去问罪,根本没有可能见到郑庸。所以——”

    “所以,就是那座流芳斋!”

    寒冰语气极为肯定地道,“郑庸在流芳斋中一定有内线。只要盯紧流芳斋,就会找到郑庸。当然,我也很想与那位总司大人再好好地谈上一谈。”

    “你想跟公玉飒颜谈什么?”沈青萝不由感兴趣地问了一句。

    “我很好奇,那位一心想整死他的太后,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竟肯饶过了他呢?”

    “虽然紫薇当时并不在场,但她事后从太后的支言片语之中,倒是听出了一些端倪,应该是皇上救了公玉飒颜一命。”

    寒冰却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郑庸的出现,令事情变得更有些微妙了。不知这奸宦究竟是用了何种办法,居然能够让公玉飒颜这个精明狡猾的家伙,肯为他去向昨天还想要自己命的太后请求召见?”

    沈青萝的眼珠转了转,问道:“如此说来,你准备去探探那个流芳斋?”

    寒冰沉吟着没有说话,星眸中却隐隐闪动着一种若有所思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