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想死想活
    ,!

    自从知道了霓裳姑娘是郑庸手下的人,公玉飒颜不但是对这位姑娘,甚至是对这座流芳斋,都已完全失去了兴趣。

    但因为他此刻有求于郑庸,自然也不敢做出任何令这位义父感到不满意的事情来。

    既然郑庸提出要在流芳斋会面,那他便要乖乖地提前到这里相候。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候,居然就让他这位总司大人候了近两个时辰。

    眼见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公玉飒颜独自枯坐于灯前,就算是腹中的饥火也压不住那种渐渐涌上来的不安之感。

    他清楚地记得,每次自己生出这种不安的感觉时,随后便一定会有一件攸关自己性命的可怕事情发生。

    这一次,公玉飒颜决定听从心中的警示,不再去等那个很可能是故意把自己晾在这里的老太监,赶紧离开这个令自己越来越感到不安的地方。

    他迅速地站起身来,走到关着的房门前,侧耳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结果,除了远处传来隐约的琴声之外,便再没有其他异常的声音了。

    这样正好,能够不惊动这里的人,无声无息地独自离开,应该是最为安全的一种做法。

    于是,他缓缓地拉开了房门,尽量不弄出半点儿声响。

    出于谨慎,他将自己的半个身子探出门外,想先查看一下四周的情况。

    在发现附近确实没有人之后,他不由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随即,他便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这口气松得太早了一些!

    因为此时,正有一只不知从何处伸过来的大手,紧紧地掐住了他的脖子,让他刚刚呼出去的那口气,竟是再也吸不进来了。

    当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公玉飒颜终于想到,可以用鼻子来呼吸时,他的身体竟已被那只大手猛地向上提了起来,整个人在空中悠荡了一下之后,便被直接扔回了屋中,四脚朝天地摔跌在地上。

    一只手揉着疼得似乎已经断掉的脖子,另一只手捂着仿佛已被摔成八瓣的屁股,公玉飒颜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即便双膝一软,跪在了正叉着腰,一脸冷笑地看着他的寒冰面前!

    眼见寒冰连话都不屑多说一句,便举起了一只手掌,向他头顶上的百会穴拍落下来,公玉飒颜马上出于本能地举起了犹自不停颤抖的双手,同时拼命地从刚被伤到的咽喉中,断断续续地挤出了几个字来:“郑……庸……来了……”

    果然,这几个字确实见效。

    那只已经落到了他头顶上的手掌,当即微微一顿,随后,便又慢慢地收了回去。

    就在公玉飒颜为自己的反应敏捷,应对巧妙而暗自感到一丝庆幸之际,耳边却突然听到寒冰“嗤”地一笑,那清冷的笑声中尽是轻蔑之意。

    “我自然知道郑庸来了。若不是那狗太监指路,本公子又怎会想到,你这位总司大人不老老实实地呆在暗卫司中,为那位皇帝陛下殚精竭虑,却躲在这种莺歌燕舞之地,享尽风流快活!”

    公玉飒颜顿时被吓得瘫坐在地上,眼中却是闪着恨毒的光芒,道:“果然是郑庸……是他出卖了我!”

    “既已攀上了太后这根高枝,对于郑庸而言,你如今所剩下的唯一用处,便是作为诱饵,把本公子给引入他所设下的这个陷阱之中。”

    听到寒冰如此说,公玉飒颜虽是不免感到大为心惊,可同时又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你……你既已知道了一切,却为何……为何还要步入这个陷阱之中?难道你就那么想杀了我?”

    寒冰不由“哈”地一笑,目光炯炯地看着公玉飒颜,反问道:“我为何想杀了你?”

    “你……我……我……”

    看到公玉飒颜一副吞吞吐吐的窝囊相,寒冰当即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不就是为了你曾派人在天桥下,用连环弩袭击本公子的那件事吗?”

    公玉飒颜耷拉着脑袋呐呐无言,既不敢承认,却又更不敢否认。

    因为他怕就此惹恼了面前这个明显是来者不善的煞星,随时都会在一怒之下要了自己的命。

    寒冰见状,不由撇了撇嘴,语声清冷地继续说道:“说实话,那件事情你做得的的确是不太漂亮!

    不但得罪了本公子,还得罪了禁卫军,得罪了太后,得罪了那位皇帝陛下,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居然还没有成功!

    可既然你已经得罪了这么多人,为何本公子非要一个人来找你算这笔账呢?反正我已经杀光了那些想杀我的人,算起来倒也不吃亏了。

    而且,我早就告诉过你,本公子是一个非常讲道理的人。当初我曾经答应过你,替你杀了沈云鹏。可惜却被你那个师父独笑穹横插一手,最终没能成功。

    虽说这只是本公子一时失手,但多少也还是亏欠了你一些。而随后你又派人来杀我,也是失手没有杀成。如此一来,你我之间,里外里便算是扯平了。”

    “扯平了?”

    公玉飒颜此时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寒冰这一番似是而非的歪论,听起来倒似乎是有要饶了他这位总司大人的意思。可是以他对这小子的了解,从来都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发生!

    否则的话,这小子若果真是如此慷慨大度,不计前仇,那他今夜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那寒冰公子此来,是为了——”

    “哦,本公子只是想找你公玉大人谈一件事情,顺便也想与郑庸那狗太监过过招,看能不能寻到一个机会,直接宰了他!”

    寒冰一边说,一边伸出手去,将公玉飒颜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直到此刻,这位总司大人才算是惊魂稍定。

    既然寒冰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却没有直接杀了自己以后赶紧走人。这便足以证明,这小子的目的,确实不只是为了来杀自己这么简单。

    而方才在一进门时他的那番表演,不过就是为了吓唬一下自己,让自己尽快乖乖吐实而已。

    “寒冰公子难道就不怕被外面埋伏的人发觉情况有异,调来更多的人手围杀你吗?”

    寒冰对着他嘻嘻一笑,道:“本公子就是要让他们发觉不对,以便引来更多的人,最好是把郑庸也给引出来。

    反正在这种环境复杂、出口众多的地方,又是在这种无月无星、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他们便是调来禁卫军,用强弓劲弩,也根本困不住本公子。”

    公玉飒颜一听,不禁咧了咧嘴。

    强弓劲弩,自然困不住这位身手高绝的寒冰公子,但他这位武功低微的总司大人,怕是逃不脱被射成刺猬的命运了!

    “不知寒冰公子究竟想跟在下谈些什么?”

    他连忙问了一句,只希望自己能够给寒冰一个满意的答案,然后就请这位极善长招灾惹祸的小子赶紧离开。

    谁知寒冰听了,明亮的星眸眨了眨,道:“本来我还真想与公玉大人好好谈上一番。只不过现在恐怕是没有时间了。好在还有时间问你一句,想死还是想活?”

    公玉飒颜立时变了脸色,“公子此言何意?”

    “想死,就留在这里。想活,就跟我走。”寒冰言简意赅地答道。

    公玉飒颜马上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郑庸既然与太后合谋,以他这位总司大人为饵,打的必然是借寒冰之手除去他的主意。

    如果寒冰没有向他出手,外面那些太后的人也不会就此放过他,而是会趁机杀了他,然后再嫁祸给寒冰。

    所以眼下,他唯一的生路,便是求寒冰救自己。

    不过,公玉飒颜也清楚得很,寒冰可不是什么救死扶伤、拯危济困的大侠,而是一个专门喜欢落井下石,敲竹杠、打秋风的徐蛋。

    如果他这位总司大人此刻拿不出任何能够打动这个徐蛋的东西来,下场便只有以身殉职了。

    想清楚了这些,一向以保命为第一要务的公玉飒颜,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的犹豫。

    他暗自咬了咬牙,语声沉肃地道:“只要寒冰公子愿伸援手,在下便将郑庸与太后合谋,准备派人去行刺你的父皇,那位裕国皇帝陛下的计划悉数奉告!”

    寒冰闻言,星眸陡地闪了闪,只沉声说了一句:“跟我来”,便转身打开了房门。

    公玉飒颜马上心领神会地紧跟在这位少年高手的身后。

    可是他的人还未走出房门,耳中便已清晰地听到“嗖”、“嗖”的暗器破风之声,不断地从四面八方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