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过河拆桥
    ,!

    就在一愣神间,公玉飒颜突然感到自己的左臂一紧,竟是已被寒冰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随后,他便被一股大力向上提起,眨眼之间,已到了屋顶之上。

    四周传来的“嗖”、“嗖”之声仍是不绝于耳,此刻还多添了一种屋瓦被击中时的“叮”、“叮”之声。

    紧接着,就是数声痛哼与惨叫,更夹杂着重物坠地时所发出的沉闷声响。

    公玉飒颜虽然看不到寒冰是如何出手的,但他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们两人的周围似乎已被一堵气墙严严实实地遮挡住了,那些暗器根本就接近不到三尺之内。

    就这样被寒冰用手抓着,一路蹿高伏低地向前奔行,公玉飒颜这才算真正见识到了,自己与绝世高手之间的差距。

    听到身后追赶的人声渐远,而前方南城门上的灯火已经遥遥在望,他这位总司大人终于忍不住弱弱地问了一句:“寒冰公子,你这是打算出城?”

    “怎么?公玉大人有不同的意见?”寒冰立即语声轻快地反问了一句。

    “没……没有!”

    公玉飒颜当然明白,此刻寒冰选择直接出城,的确是一个十分明智的做法。

    郑庸与太后共同设下的埋伏,不可能如此不堪一击,让寒冰不但自己能够轻松闯关,居然还能够带着一个武功低微的人跟他一起从容逸走。

    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很可能是对方已经将人手分散在城中各处,时刻追踪着寒冰的动向,准备待到天亮以后,再进行大规模的围捕行动。

    如此一来,不但寒冰插翅难逃,连带着那些为他提供藏身之处的同伙,也将暴露无遗,甚至其中还会有那个受了重伤的古凝。

    所以,寒冰确是不能再滞留城中,而是应该将追兵引到城外。到了那里,便完全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了。

    城外地域广阔,且又地形复杂,若是不调用大批军队,根本就围不住这个身怀绝世武功的少年高手。

    看来,这一次,郑庸也没能斗过寒冰——

    其实仔细想来,这老太监也根本没有哪一次斗过寒冰!

    虽说是有了太后的相助,可太后自己的慈宁宫都被人家给烧了。败军之将,何以言勇?

    莫名其妙地,公玉飒颜居然一个人在那里越想越高兴,仿佛寒冰的胜利与他这位总司大人有半文钱关系似的。

    就在他犹自沉迷于这种荒唐可笑的自我陶醉中之时,却忽然感到身子一轻,整个人已飞到了半空中。

    待他完全定下神来之后,才赫然发现,自己已经稳稳地坐在了一间酒楼二楼食桌旁的一把木椅之上。

    他不禁晃了晃仍有些不太清楚的脑袋,却看到不知何时没了踪影的寒冰,正抱了一堆东西,顺着通往楼下的木梯走了上来。

    公玉飒颜愣愣地坐在那里,看着寒冰将怀中所抱着的东西,都一一摆在了自己面前的那张食桌之上——

    一大盘酱牛肉、肥鸡、两样下酒小菜,还有一大坛好酒。

    而他这位眼力并不如何高明的总司大人,之所以能够在黑暗之中,将这一切都看得这般清楚,原因其实很简单——

    寒冰这小子居然还在桌上摆了一只燃着的烛台。

    公玉飒颜刚要出声提醒,这道光亮很可能会把追兵引来,却被寒冰笑嘻嘻地先抢过了话去。

    “公玉大人尽可放心吃喝,楼下看门的那个酗计睡得正香,不会扫了我等的雅兴。不过外面的人何时会闯进门来打扰,便不好说了。”

    公玉飒颜早就领教过这少年那些层出不穷的奇招怪式,便也有了一种习以为常的自觉。

    他没有再费事去问寒冰,是如何知道自己还饿着肚子的,更没有再多问关于追兵的事情,而是直接伸手拿起筷子,痛快地大吃了起来。

    寒冰坐在那里,却没有动筷,只是给自己倒了一碗酒,慢慢地喝着。

    待到公玉飒颜飞速地填饱了肚子时,寒冰的那碗酒也刚好喝完。

    他放下酒碗,开口问道:“郑庸布在大裕皇宫中的那个内线是谁?”

    公玉飒颜虽然早有准备,却仍是被这少年敏锐的头脑惊得一怔。

    仔细一想,寒冰能够得出这一判断,其实并不奇怪。

    刺杀一国之君,绝非仅凭武力便可达成。

    当年独笑穹带人闯宫刺杀浩星潇启,也是有潜藏在宫中的北人密谍做内应,才得以突破了层层宫防,一直杀到了当时皇上所在的福宁殿外。

    但最终,仍是功败垂成,落得一个除独笑穹一人之外,全军覆没的结局。

    故而,这一次,郑庸必然是手握关键的一枚棋子,才得以与大戎的那位太后达成了这笔交易。

    只不过,对于这么重要的一个消息,公玉飒颜自然不会轻易说出来。他怎么也要在自己的性命完全有所保障的条件下,才会与寒冰这个心机诡诈的小子进行交易。

    所以他没有回答寒冰的问话,而是直接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寒冰公子是打算带我一起出城吗?”

    寒冰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反问道:“不知公玉大人想去哪里?”

    “若是寒冰公子不急于出城,可否到我的暗卫司中一叙?”

    见公玉飒颜明显就是一副不想乖乖吐实的模样,寒冰倒是不急也不恼,却对着这位总司大人淡淡地一笑,道:“我的确是不急于出城,所以才想与公玉大人好好地谈一谈。

    其实我早已猜到,那个真正想刺杀大裕皇帝之人,不是太后,而是戎帝宇文罡。

    所以你这位皇帝的心腹,才会有求于郑庸,更是不得不接受了他所提出的那个交换条件,让这狗太监得到机会,见到了太后。

    可你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郑庸会过河拆桥,不但不再需要你,还急不可待地将你直接出卖,欲借我之手,将你这位总司大人就此除去。

    而精明如你,之所以没有想到,郑庸会忽然转过头来对付你,是因为你一直以为,自己对他还有用处。

    不过你应该想得到,在郑庸的眼里,唯一对他有用处的人,就是能够帮他杀了我的人。

    此时在这座新京城中,想杀我寒冰的人不可谓不多。但其中心情最为迫切,也最有能力杀了我的人,便是太后。

    郑庸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毫不犹豫地寻求与太后联手。

    有了太后不遗余力的支持,他尽可以调动城内的内卫司与城外的禁卫军,当然还有赤阳教的力量。

    而你这位总司大人那个小小的暗卫司,又怎会再放在他的眼中?所以对于郑庸而言,如今你唯一的用处,便是可以作为一个将我引入陷阱的诱饵而已。

    更何况,杀了你,也算是他顺手送给那位太后的一件称心如意的见面礼。”

    说到这里,寒冰忽然莫名其妙地对他龇牙一笑,接着便不怀好意地问了一句:“公玉大人,你真的还有胆再回去那座暗卫司吗?”

    公玉飒颜本已被寒冰的一番话说得心惊不已,正在暗骂郑庸太过阴险,而自己又太过糊涂之际,陡地听到寒冰这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当即便被问得愣在了那里,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然而待他回过神,再认真地细想此事时,又不禁被吓白了一张脸。

    以郑庸的阴险老辣,又怎会不明白斩草除根的道理?

    既然这老太监已决定设计陷害他,必是会做好万全的准备,不给他留下一线生机。

    否则若是被他这位总司大人回过劲来,展开反击,动用暗卫司的全部力量去追杀郑庸,肯定会让这老太监在大戎再无立锥之地。

    所以,郑庸很可能会提前在暗卫司设下埋伏,以防他从寒冰手中侥幸留下命来,逃回到那个自认为最安全的所在。

    随之,公玉飒颜又猛地想起,那老太监拿走了自己的那块总司玉牌,随时都可以凭此混入暗卫司中。

    陡然间,一股寒气自他的脊背上冒起——

    原来,早在一开始,这奸宦就已打定了要除去自己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