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股掌之间
    ,!

    见公玉飒颜的脸色越变越难看,寒冰却又悠然地开口道:“内卫司的人应该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公玉大人若还是没有想明白,那倒也无妨,你便坐在这里继续想吧。”

    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来,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

    可刚走了没两步,他又忽然回过头来,对着公玉飒颜龇牙一笑,道:“哦,公玉大人离开之前,切莫忘了将饭钱留下来。那碗酒,便算是你付给本公子从流芳斋将你带过来的辛苦费好了。”

    “寒冰公子请留步!”

    公玉飒颜此时也反应过来,连忙急声唤住了寒冰。

    他站起身来,盯着寒冰的眼睛问道:“我若将你想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你便能保证今夜让我平安无事地顺利脱身吗?”

    寒冰的剑眉挑了挑,冷着声音答道:“本公子只能保证带你顺利出城,至于最终能否脱身,那就要看你公玉大人自己的本事了!”

    “出城——”

    公玉飒颜的脸色不由变了变,竟又缓缓地坐回到了椅中,“寒冰公子方才提到,太后的手中握有城内的内卫司和城外的禁卫军。

    而就在不久之前,我得到了一个消息。今日申时左右,禁卫军统领沈云鹏带领一队人马,护送一辆马车出了南城门。

    虽然那个回报消息的暗卫未能查明,那辆马车中究竟所坐何人。但他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那人是从宫里出来的。

    当时我并未把此事放在心上,以为沈云鹏只是奉了太后之命,护送某位宫中贵人出城罢了。可若将之与今夜设伏捉拿你的事情联系起来,恐怕一切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寒冰公子可曾想过,也许此刻,城外正埋伏着无数的禁卫军?”

    谁知听到他的这一问,寒冰却只是神色淡然地回以一笑,“公玉大人猜得不错,此刻这座新京城,想必是已被禁卫军四面合围。”

    更多其他的事情,寒冰自然不会告诉公玉飒颜。

    今日午时刚过,沈青萝便匆忙赶过来,告诉了他一个消息。她的哥哥沈云鹏突然被太后召入宫中,随后便没了任何音讯。而且,就连一向呆在太后身边的紫薇姑娘,也不见了踪影。

    寒冰当即便意识到,郑庸和太后已经开始行动了!

    紫薇的内卫司可能会做些什么,应该并不难猜到。

    既然郑庸故意将公玉飒颜在流芳斋的消息泄露出来,必然是已在那里设下了埋伏,而执行设伏任务的人,肯定是内卫司的密探无疑。

    但沈云鹏的禁卫军又会如何调动呢?

    进行全城搜捕和戒严?

    这种笨办法也许会有效,但绝对不符合郑庸一贯的阴诡作风。

    郑庸所喜欢的,是那种将猎物完全困住之后,再尽情凌虐的取乐方式。

    所以他一定会怂恿太后,命令禁卫军围城,布好一个更大的陷阱,等着寒冰自己往里面跳。

    既已大致猜到了那个老太监的招数,寒冰自然是想出了应对之策,才敢像这般将计就计,故意往郑庸的圈套里面钻。

    当然,寒冰如此做的主要原因,还是他越来越对面前这位似乎总在被人利用和耍弄,却还乐此不疲的总司大人感兴趣了。

    这家伙到底做了些什么,还是知道了些什么秘密,居然让郑庸和太后联起手来,想把他给弄死呢?

    公玉飒颜自然猜不到,寒冰这坏小子正在对自己的一番不幸遭遇大感幸灾乐祸。

    但他还是很清楚一点,寒冰既然知道新京城已被四面合围,却仍是表现得如此满不在乎,想必是心中早有定计。

    不过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他这位十分惜命的总司大人仍是有些不放心地追问道:“既然你已经猜到城外有伏兵,为何又跑来这南城门附近?难道有什么办法能够硬闯出去——”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了顿,若有所悟地看了一眼寒冰,“围城的禁卫军想必是由沈云鹏率领,分别扼守住新京城四面的各条通道。

    而很显然地,南城门应是你出城的首选。所以此刻,守在外面的很可能就是那位统领大人。也许,这便是你寒冰公子的一条出路……”

    寒冰的星眸中顿时闪过一道寒光,冷笑着道:“到了此时,公玉大人居然还有闲心来套本公子的话,看来果真是无知者无畏!

    你以为本公子现在要去哪里?本公子根本不是要出城,而是要去暗卫司。

    只要我抓住了正守在那里,等着你这位总司大人自投罗网的郑庸,从他的嘴里所能听到的,想必要比从你这里多上许多!

    而你但凡还有一些脑子,就应该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实是比郑庸那个狗太监还不如!”

    被寒冰劈头盖脸地这般教训了一顿,公玉飒颜倒也不敢不服气。

    他心里自然清楚得很,自己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都与这少年相差太远,实是没有与他使心机、耍手段的资格。

    而且正如寒冰所言,如今知道那个秘密的,并不只有他公玉飒颜一人。

    寒冰大可以将他扔在这里等死,然后再去找郑庸。

    即便是他不能从郑庸口中问出那个裕国皇宫中内线的名字,而只要他杀了这个老太监,便等于是彻底断去了他们与那个内线之间的联系。

    而且与此同时,公玉飒颜也想明白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何寒冰会故意在这间距离南城门很近的酒楼上逗留?

    他是要给那些内卫司的人造成一种准备出城的假象,将他们的人尽量吸引过来。然后他便可以趁机杀一个回马枪,直奔位于城东的暗卫司去杀郑庸。

    情势不由人,公玉飒颜知道,无论是内卫司的人,还是寒冰,都由不得自己再继续拖延。否则,很可能会先把自己的一条性命给拖进去。

    一念及此,他马上站起身来,十分痛快地大声道:“郑庸安插在裕国皇宫中的内线,便是天香教主凤嫣。”

    谁知他的话音还未落,便见一道精光自寒冰的星眸中倏地闪过,随即,这少年的一只手突然迅疾地挥向了他的颈间——

    “噌”地一声,一枝弩箭已被寒冰牢牢地抓在了手中。

    那只泛着蓝色幽光的箭尖,距离公玉飒颜的脖子尚不足一寸。

    将手中的弩箭随意地往地上一扔,寒冰对着已吓得面色惨白的公玉飒颜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道:“居然还是一枝毒箭!看来那位紫薇姑娘也是非常想要你这位总司大人的命。

    我敢打赌,一定是你讽刺她的那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被人给传了出去,而且还传入了这位姑娘的耳中!”

    公玉飒颜的嘴角不禁微微一阵抽搐,真不知该如何对待这个刚刚救了自己性命,却又完全是把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徐蛋!

    寒冰却是完全对这位总司大人那一脸的尴尬视而不见,再次伸手抓住了他的左臂,随后便拉着他一起,纵身从酒楼上一跃而下。

    各种暗器破风之声,又自四方响起。

    这一次,公玉飒颜干脆闭上了眼睛,任由寒冰拉着自己在暗夜之中一路飞奔。

    等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猛地睁开眼睛时,便赫然发现,自己已站在了暗卫司的大门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