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大发慈悲
    ,!

    看着暗卫司那扇黑乎乎的大门,公玉飒颜竟是头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这座司衙确实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他转头看了一眼已松开了自己手臂的寒冰,无比艰涩地问了一句:“寒冰公子——,你不会是想让我自己走进去,然后把郑庸给诱出来吧?”

    寒冰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他那对即便是在暗夜之中也散发着光芒的星眸,一直紧紧地盯着这座如巨兽般伫立在那里的暗卫司。

    过了半晌,他才摇了摇头,略带失望地自言自语道:“郑庸不在这里。这狗太监倒是谨慎得很!”

    说完,他根本未理公玉飒颜,便转身向东城门的方向行去。

    “寒冰公子!”

    公玉飒颜急忙叫住了他,“你真的打算出城?”

    寒冰没有转回身来,只是声音清冷地答道:“我忽然想起,还有一笔欠了很久的账没有收上来,得赶去催一下了。”

    “寒冰公子!”

    公玉飒颜急忙大步赶上去,抢到了寒冰的身前,“我能否……再求寒冰公子一件事?”

    寒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答言。

    公玉飒颜自觉尴尬地苦笑了一下,道:“在下尚有自知之明,就凭我对你所做过的那些事情,寒冰公子今日能够遵守承诺放过我,便已是仁至义尽,在下实是没有再多觍颜相求的资格。

    可即便如此,也请你能够听完在下之所请。至于最终能否俯允,便全在寒冰公子的一念之间了。”

    见寒冰虽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但却没有立即举步离开,公玉飒颜多少还是从中看到了一些希望,便赶紧继续说了下去。

    “我想以寒冰公子之智,必是已将这次行刺裕国皇帝的计划,推测出了一个大概,故而才没有向我追问过多的细节。可对?”

    寒冰的星眸闪了闪,终于开口道:“最初我去流芳斋找你,目的是想问清楚太后为何会饶过了你。

    可是当我听到你说起这一刺杀计划之后,便顿时想通了,太后与戎帝宇文罡之间,究竟达成了一种怎样的协定。

    而在这其中,你与公玉飒容又分别要扮演何种角色,则是更加不难猜到了。”

    公玉飒颜不禁叹了一口气,道:“我与飒容要同时执行这一刺杀计划。所以我才会想到了郑庸,本打算通过他这个前大内总管,找到一个完成这一任务的捷径。

    结果没想到,郑庸却出卖了我。他选择了太后,其实也便是选择了飒容。可以说,在这场我们兄弟之间的较量中,我已经提前出局。”

    “所以你便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我,打的主意应该是想由我来阻止你的兄弟公玉飒容,让他也无法最终胜出。”

    “确实如此。”

    公玉飒颜平静地点了点头,“但我只是不想让他获胜,却不想让他为此而丧命。所以我在此恳求寒冰公子你,放过飒容。”

    寒冰不由挑眉一笑,毫不客气地道:“你若真想保住自己的兄弟,便不应该把这个刺杀计划如此痛快地告诉给我。既然公玉飒容要去执行这一刺杀任务,我便决不可能放过他!”

    公玉飒颜微微垂下头去,不敢直视寒冰那双星目中的清冷光芒,“我承认,自己之所以这么做,确是怀了很大的私心。但说实话,我是觉得,即便飒容他得到了郑庸的帮助,侥幸刺杀成功,最终也难逃被捕或是被杀的命运。”

    说到这里,他突然抬起头来,用一种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寒冰,“所以我才希望,寒冰公子能够从一开始,便截断这一计划实施的可能性,让飒容他根本去不了裕国!”

    寒冰不由再次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看着公玉飒颜,道:“如果能够提前杀了郑庸,这一刺杀计划成功的可能性便微乎其微。

    但在当初制定这一计划时,戎帝宇文罡是完全没有将郑庸这一意外的助力计算在内的。所以如今即便没有了郑庸,这一计划还会照常进行。

    既然计划会照常进行,便要有执行者。你和公玉飒容,其实就是戎帝与太后手中的两枚棋子。

    没有郑庸相帮,你便已毫无胜算。但公玉飒容却仍有帮手,就是你们的那位师父,赤阳教主独笑穹。而如果没有了独笑穹——”

    公玉飒颜马上激动地接口道:“不错!如果没有了他,赤阳教一时间便会群龙无首。太后和皇上自然不可能再派我们这两个教主备选,一起去裕国送命!”

    寒冰的眼珠微微一转,轻笑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便请公玉大人陪我一同出城吧!”

    公玉飒颜不禁怔了怔,有些期期艾艾地问道:“寒冰公子……这是打算从……东门出城?”

    寒冰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据我估计,东城门外的禁卫军应该并没有把整个东线封死。通往赤阳教总坛的那条路,想必不会有人把守。”

    公玉飒颜这才恍然,原来寒冰早就算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在明知自己已被包围的情况下,依然如此镇定自若。

    虽然明白了寒冰的这番算计,可说到与他一起出城,公玉飒颜的心中仍是颇有些不情愿。

    城外的情况到底如何,恐怕谁也不能完全说得准。

    万一被寒冰料错,禁卫军并没有给赤阳教的人留下出入的通道,那等待他们的,将是漫天的箭雨。

    而寒冰又不是完全没有料错过。

    起码眼前这件事,他说郑庸在暗卫司设下了埋伏,便是一个已被他自己刚刚证实过的错误。

    如今既然知道暗卫司之内尚算安全,公玉飒颜自然不想再跟这喜欢惹事生非的少年,一起去城外冒险。

    谁知他方要出言推托,寒冰却忽然对他嘿嘿笑了一声,道:“公玉大人如若想留在暗卫司,却也无妨。只不过,在你临睡之前,最好是先让人去把正潜伏在你后宅之中的那两个杀手给解决掉。”

    公玉飒颜顿时吓得腿一软,险些直接瘫在了地上。

    他虽然完全想不明白,寒冰是如何知道得这么清楚,但他还是相信,这小子的话应该没有假。

    正因为此话不假,才更是让公玉飒颜感到一阵无比的后怕——

    原来在毫无所觉之下,自己已经在生死边缘走了一个来回!

    如果方才自己没有拦下寒冰,并向他提出那个最终也未获其同意的请求,恐怕自己此刻便已成了那两个杀手的刀下之鬼了。

    后怕之余,公玉飒颜又不禁暗自疑惑不已,究竟是自己的哪一句话,打动了这个心狠手辣的少年,居然让他大发慈悲地再次救了自己一命?

    结果,他马上便知道了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