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上山打虎
    ,!

    “啪!”

    仿佛根本未注意到公玉飒颜已被自己的一番话吓得差点昏过去的狼狈情状,寒冰这坏小子竟然还在他那犹自微微发着抖的肩上,又重重地拍了一记。

    这一下,终于是把正魂不守舍的公玉飒颜给拍得脚下一软,整个人直接向地上坐了下去。

    幸好寒冰眼疾手快,轻轻一捞,就又把这位窝囊到家的总司大人给拽了起来。

    随即,寒冰便在他耳边笑嘻嘻地说道:“如果公玉大人不想在此处等着郑庸来翁中捉鳖,那便随本公子一起去上山打虎。

    对于那只老虎的洞穴,想必你这位赤阳教主的亲传大弟子,总要比我这个外人清楚得多吧?”

    公玉飒颜此刻才终于明白过来,原来这少年是想让自己给他带路,闯入赤阳神教的总坛,去杀自己的师父独笑穹。

    “这……这是否太过冒险了?”

    “有你带路,绕过山上的警哨当是不难。至于动手杀人的事情嘛,留给本公子来做就好了。”

    “可是万一——”

    “万一刺杀失败,本公子自会逃之夭夭,而公玉大人就推说是被我跟踪而至,事先并不知情。碍于戎帝和你那位亲兄弟的面子,独笑穹在毫无实据的情况下,也难奈你何。

    而若是一击成功,本公子自然还是要逃之夭夭,公玉大人只须留下来收拾乱局,更是无须担忧如何为自己开脱了。”

    听寒冰这么一说,公玉飒颜竟真的动了心!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除去自己的师父,那么今夜确实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飒容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他重伤未愈,还无法用嫁衣功感应到自己。

    而除了他之外,其余赤阳教的人,甚至是包括师父独笑穹在内,都只能感应到自己的存在,却不能准确地辨别出自己究竟是谁。

    所以自己此时出现在赤阳山上,应该并不会引起任何人的警觉和怀疑。

    以寒冰的身手,再加上自己领路,完全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到总坛的中心位置,也就是师父独笑穹所居的那座赤阳殿。

    如果寒冰失手,师父追查起此事,自己倒也不难找到脱罪的借口。

    就说自己被寒冰抓去城南的酒楼上逼供,却遇到内卫司的人袭击,结果自己趁机逃脱。

    但随后,自己回到暗卫司内,又遇到郑庸的人袭击。在惊慌失措之下,自己便匆忙翻越城墙,逃回到唯一还算是安全的地方——赤阳神教总坛。

    至于寒冰为何会随自己一起出现,那当然是因为他跟踪了自己。以这少年高手的武功,自己没有察觉,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套说辞可以称得上是滴水不漏,在无凭无据之下,师父也无法给自己这位总司大人乱扣罪名。

    而如果寒冰一击得手,师父被杀之后,赤阳教必然大乱。

    一时之间,自然无人再有心思去追查自己此前的行踪。而事后自己也有的是机会,可以将自己与师父之死有关的一切证据全部抹去。

    只要师父一死,太后想控制赤阳教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到时候,皇上一定会支持自己做教主。

    即便出现万一,太后将飒容推上了教主之位。以飒容对自己这位兄长的情义,他一定不会为了吸取内力,而因此要了自己的性命。

    想清楚了这些,公玉飒颜便已不只是动心,而是即刻下定了决心。

    于是,他对寒冰点了点头,道:“在下愿与寒冰公子同上赤阳山!”

    顿了顿,他又看了一眼那座暗卫司的大门,不由问了一句,“不知里面那两个郑庸派来的家伙,又该如何处置?”

    寒冰想也未想地一挥手道:“叫你的手下立即展开围捕,但不必急于捉到人,而且要把动静弄得越大越好。

    我猜,那些内卫司的人此时已经发觉到,我们并没有从南城门出城,应该正在四处搜寻。那便让他们少费些神,都跑到这里来瞧热闹罢!”

    公玉飒颜现在已经是对寒冰完全地言听计从。

    他马上悄悄召集了一批暗卫司的属下,并仔细地向他们交代了一番。

    随后,他便与寒冰一起离开了暗卫司。

    他们悄悄地从这座新京城东门附近的一段城墙上翻越而过,直奔通往赤阳山的那处路口而去。

    “寒冰公子是如何……猜到,这处通往赤阳山的……路口不会有禁卫军……把守?”

    公玉飒颜虽仍是被寒冰抓着左臂向前飞奔,但由于是在稍显陡峭的山路上急速前行,不免会感到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即使是连喘气都费劲,他也实在难以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还是想弄清楚,这少年的脑袋里究竟是如何进行这一个个谋算的。

    谁知寒冰此时却是根本没有心情去满足他这位总司大人的那颗好奇心,当即便毫不客气地甩了他一句:“这难道还用猜吗?”

    公玉飒颜吃了个瘪,倒也就此忽然开窍,自己把事情给想明白了。

    禁卫军虽然一向横行霸道,但唯独对赤阳神教极为客气。

    原因是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曾经败在了独笑穹的手下,从此便对这位赤阳教主生出了一种尊敬之意。

    故而整个新京城东郊,平日里都见不到一个禁卫军的影子。

    这一次,虽然是太后下令围城,但若无特殊旨意,沈云鹏决不会让人打扰到赤阳教主的安宁。

    不过对于这一点,他公玉飒颜能够猜得到,应属正常。

    但寒冰居然也猜得到,这便说明,他不但对这些人之间的关系了解得极为透彻,更是对这些人的性情与行事作风也通盘掌握,并且算计其中。

    此刻,对于这个聪明绝顶,且又武功绝顶的少年,公玉飒颜可以说是怀着一种莫大的敬畏之心。

    说一句实话,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寒冰置于死地。

    可再说一句实话,他已经不相信自己会遇到任何那样的机会了。

    所以,为了让自己能够活得更为长久一些,他这位总司大人最好是不再与这少年为敌,而且一定要与其保持尽可能远的距离。

    心中犹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公玉飒颜发现自己已经到了赤阳教设在接近山脚处的第一道关卡。

    作为教主的亲传大弟子,他自是可以通行无阻。那些负责守卡的赤阳教弟子,甚至连问都未问一句,便躬身为他让路。

    此后这上山的一路上,无论是明卡,还是暗卡,皆由公玉飒颜一人出面应对。

    而寒冰则在暗处远远地跟着,凭着高超的身手,十分轻松地就将这些关卡都一一绕了过去。

    就这样,在公玉飒颜的带领下,他们顺利越过了一道道关卡,很快便到了半山腰上。

    眼见不远处总坛中的灯火闪亮,公玉飒颜不由慢下了脚步,低声对跟在自己身后的寒冰道:“前面进了大门之后,还有好几道警哨。即便是以寒冰公子的身手,想不被他们发现,也几乎不可能。

    不过你可以绕开大门,从北边紧贴峭壁的山墙边上摸过去。那边因有地势之险,故而只设了一道暗哨,应是不难躲过。我师父所在的那座赤阳殿便在距离北山墙不远之处,极易找到。”

    谁知他的话都已说完了半晌,却是一直没有听到寒冰的答话。

    他不由回过头去一看,这才发现,身后早已没了那少年的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