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确实是我
    ,!

    猛地止住了前冲的身形,独笑穹面色阴沉地看着前方那个正负手而立的高颀少年。

    “果然是你!”

    “确实是我!”

    寒冰满面笑容地看着独笑穹,星眸中却尽是一片冰冷之色。

    独笑穹的目光向他身后那扇透出灯光的房门投去,显然是在担忧此刻房内之人的安全。

    “独教主应该能够感应得到,令徒公玉飒容还在好好地喘着气。不过你若是起了什么歪心思,打算以多欺少,让人围攻本公子。那可就别怪本公子不顾江湖道义,首先便将你那位受伤爱徒的一口气给掐断!”

    听到寒冰的话说得如此嚣张,跟在独笑穹身后的那两名看起来地位不低的赤阳教弟子,都禁不住脸泛怒气,并且还同时挑衅般地向前迈了一步,而其中一个更是喝骂出声。

    寒冰却是连正眼都未瞧他们一下,只微一抬手,一枝离别箭便无声无息地向独笑穹的咽喉射了过去。

    独笑穹早就凝神聚气,时刻提防这武功极其诡异的少年突然出手。

    此刻见寒冰随手一箭射来,居然完全无声无息,独笑穹便知道,对方的这一箭虽是未施全力,但威力绝对不小。

    他也当即右手一挥,施出了一记八成功力的赤阳掌,准备与寒冰来一个硬碰硬,比拼一下各自的内力。

    可谁知,本应坚如铁盾一般的掌风,却被那枝离别箭轻易地穿透过去,只不过在空中停顿了一瞬,便又直奔独笑穹的咽喉而来!

    见状不妙,独笑穹急忙一抬左手,又挥出了一掌。

    但是这一掌,他没有再从正面撞向迎面射来的离别箭,而是从侧面击上了这道气箭。

    结果,随着“啪”地一声爆响,那枝离别箭顿时被击得改变了方向,紧贴着独笑穹的右侧飞了过去。

    当独笑穹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那道气箭竟突然炸裂开来,转眼之间,就已变成了五道气箭,径直向自己的身后飞去时,立刻心知不妙,急忙大呼了一声:“快闪开!”

    可惜为时已晚!

    站在他右后方的那两名赤阳教弟子,都已不分先后地被放倒于地,嘴里还不停地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后面站得远些的弟子们,虽都被吓得不轻,却还是咬着牙,哆哆嗦嗦地跑上前,查看那两名倒地弟子的伤情。

    只见那两名弟子所受的伤大致相同,都是两条大腿上各自多出了一个前后对穿的血洞。

    不过,其中一名弟子的身上竟还多了一处伤。那就是他的两腮上也分别各有一个血洞,明显是被一道气箭横穿而过。听他的惨叫声已是含糊不清,恐怕嘴里的舌头也未能幸免。

    给他检视伤口的那两名弟子,不由彼此对望了一眼,心知这位受伤的师兄,就是因为方才出口辱骂了寒冰,才被那睚眦必报的小子给封了口。

    见这两名伤者一直血流不止,那几名检视完伤口的弟子都一时间慌了手脚,抬起他们两人,却不知该往何处送。

    只因寒冰身后的那间大屋,其实就是赤阳教中负责治疗伤患的药堂。

    此前公玉飒容受了重伤,独笑穹便将自己这位心爱的亲传弟子给直接安置在了药堂之中,让里面那几位懂医术的教徒轮流照料、时时看护。

    眼下这两名受伤的弟子,按理说也应该马上送进药堂治伤。

    可是,此刻被寒冰这个煞星堵在了药堂的门口,谁又有那个胆量敢去闯关呢?

    寒冰倒是马上便看明白了眼前的情形,不由微微一笑,大步走到了一边,将门口的通路给让了出来。

    那几个抬着伤者的赤阳教弟子虽仍不免有些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经过寒冰的身边,将人抬进了药堂。

    混乱过去,周围又立时安静了下来。

    寒冰却是丝毫不愿耽误时间,又极不客气地向独笑穹发起了进攻。

    而且这一次,他用上了阴阳合力。

    只见他腾身一跃,人已拔地而起,飘逸的身影在半空之中不停地变换身法,瞬间便从不同的方位,接连向独笑穹射出了六枝离别箭。

    独笑穹的功力并不弱于寒冰,但他输在身形没有寒冰灵活。

    而且,他的赤阳掌本就极耗内力,却又无法像寒冰那样阴阳相济,令内力能够达到生生不息之境。

    这六枝几乎不分先后来自不同方位的离别箭,已经令独笑穹左支右绌。更何况,这六道箭气随时都会自动炸裂开来,变成无数枝细小的离别箭,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

    只听“啪”、“啪”的气爆之声不绝于耳,中间还偶尔夹杂着衣服被撕裂的“刺啦”声,以及一、两下独笑穹的闷吭声。

    当寒冰的身形终于落地之后,他居然气也未喘一下,便又是一挥手,另一枝无声无息的离别箭已射向了独笑穹。

    此时的独笑穹,虽然将方才的那六枝离别箭全都接了下来,可是他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只见他头上的束发金冠早已不见了踪影,一头乱发正披散在肩背之上。

    他身穿的那件青色锦袍也被撕开了几处,沾染了鲜血的碎布条在夜风中呼啦抖动。

    而这位赤阳教主的胳膊与大腿之上,已添了好几道血痕,甚至在他的前额和一侧的面颊上也多了两个血口子。

    不过最为严重的一处伤口,却是他左手尾指的一小截,居然已经不翼而飞!

    面对着寒冰紧接着射出的最后这枝离别箭,独笑穹几乎已拼尽了全力,接连挥出两记赤阳掌,最终却还是让自己的左肩上又多了一个血洞。

    寒冰自是不愿给这位赤阳教主任何喘息之机。

    他疾速地吸了一口气,在内息运转之际,又生新力。

    随即,他的双足猛地一蹬,整个人似也化为了一枝离别箭,无声无息地向独笑穹飞扑了过去。

    同时,他的双手又各自射出了一枝离别箭。

    可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忽然有人大喊了一句:“郑庸正带人在城南追杀陆远风!”

    原本直扑向独笑穹的身形,陡地向上拔高了数丈,紧跟着,又是一个利落的空翻,寒冰已直接从独笑穹的头顶上飞越而过,颀长的身影转瞬间便消失在暗夜之中。

    可是他已经射出的那两枝离别箭中的一枝,却又在独笑穹的右肋下方,留下了一个血洞。

    独笑穹捂住右肋下的伤口,同时举起一只染血的左手,断然挥退了想上前搀扶自己的两名赤阳教弟子。

    然后,他便将目光投向了正由一名赤阳教弟子搀扶着,站在药堂门口的公玉飒容。

    不难猜到,一定是方才进入药堂的那几名弟子,将发生在城南的事情告诉了公玉飒容。

    而公玉飒容为了救自己的师父,竟挣扎着从病床上爬了起来,用这个消息,将眼看就要取了独笑穹性命的寒冰给引走了。

    因为公玉飒容知道,寒冰决不会让自己的好兄弟出事。

    而且,不知为何,他就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消息若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寒冰可能连听也不会去听。但若是从自己的口中说出,寒冰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

    这可能是因为,在他们两人之间,不知从何时起,已生出了一种十分奇特的信任。

    而这种十分奇特的信任之所以能够存在,或许是由于他们都对自己的兄弟有难以割舍的情义,又或许是由于他们都喜欢上了同一个可爱的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