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独闯箭林
    从赤阳山上疾行而下,寒冰飞速翻越过新京城的东城墙,进入了城内。

    然后,他又直接穿城而过,一路飞奔向南城门。

    虽然明知南城门外埋伏着成千上万的禁卫军,他却并没有选择从城外绕行,由东郊的赤阳山赶去南郊。

    因为那样一来,在路程上便远了不止一倍,也就给了郑庸更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追杀陆远风。

    眼看已到了南城门下,寒冰身形丝毫未停,只一个纵身,便跃上了数丈高的城墙。

    可恰巧有一位巡城的副将,带了一队兵士在此经过,立即大呼小叫地向寒冰冲了上来。

    寒冰哪里有时间与他们纠缠,只随意地一伸手,便把那副将手中正挥舞着的长剑给夺了过去。

    随后,他就从城墙上一跃而下,向城外落去。

    而他的人还未落地,城墙上便射下了一阵箭雨。

    他连忙将手中的长剑向上方一挥,拨打开落下的箭矢。

    同时,他尚在半空中的身体也一个急翻,向前冲出去数丈之遥,既避开了上方仍在不停射下的箭矢,又直接越过了护城河,落到了对岸。

    落地之后,他便停也未停地继续向前飞奔,直至前方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火把,将原本沉暗的夜空照得亮如白昼。

    但是这些也未能阻止寒冰向前飞奔的脚步,反而让他奔行的速度又加快了许多。

    沈云鹏望着那个如鬼魅般飞速向己方阵地逼近的黑色身影,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正站在自己身旁的那位慈宁宫的太监总管余公公,不由在心中大骂起寒冰这个贼胆包天的徐蛋!

    既然不是瞎子,这小子便应该能够看出情形不对,却仍是如此不要命地冲了上来,简直就是故意要跟他这位统领大人过不去!

    虽然妹妹青萝曾经劝说过他,不要再与寒冰为敌,但沈云鹏此时已是身不由己。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当着余公公的面,就这样眼睁睁地放寒冰过去。

    眼看这个打算独闯箭林的少年已进入到射程之内,沈云鹏猛地一咬牙,立即大手一挥,下达了放箭的命令。

    只听“嗡”地一声大响,数百枝弩箭便齐齐向寒冰射了过去!

    就在这些弩箭距离寒冰已不足一丈之遥时,他原本前冲的身体突然一顿,随即便笔直地向空中蹿起了一丈有余,敲让那些弩箭几乎贴着他的靴底飞了过去。

    可转瞬之间,第二拨弩箭又随着“嗡”的一声大响,如飞蝗一般地向他扑了过来。

    此时他人在空中,而那些弩箭也都射向了空中。

    箭雨呼啸将至,他立即用自己的左脚一搭右脚面,极其灵活地使出了一个“梯云纵”,将身体又向上拔高了两丈有余,轻松地避过了第二拨弩箭。

    紧接着,第三拨弩箭又到了,射向距离地面足有三丈有余的寒冰。

    眼看箭已近身,寒冰却没有采取任何闪避的动作,而是突然间将身体向下一沉,整个人便如同一块沉重的石头一般,疾速地向地面坠落。

    结果,所有的弩箭都从他的头顶上方飞了过去。

    而他的人刚一落地,便仿佛也变成了一枝飞矢一般,向前急蹿而出。

    禁卫军所使用的这种连环弩弓,的确有非常多的优点,诸如弓身小、易携带、可连发、速度快……

    但是,这种弩弓也有其不可避免的几样缺点

    首先,所发射出的弩箭皆呈一条直线,没有任何弧度,易于躲避。

    其次,一次只可连发三枝弩箭,并且装填不易。

    最后,也是最大的一个缺陷,就是射程短,最远不能超过三十丈的范围。

    寒冰正是从上一次天桥遇袭的实战中,对这种连环弩弓有了极为清楚的了解,所以才选择了眼下的这种应对方式。

    他能够猜测得到,以禁卫军的训练有素,自然不会只有一队禁卫军施放弩箭,而是应该由至少两队箭手轮流交替,连续发射。

    所以在第一轮箭手发射完三枝弩箭之后,便会由第二轮箭手上前发射。但在这两轮箭手交替之时,中间必会有一段极短暂的空档。

    而这段空档,便是寒冰的机会。

    在第二轮箭手还未来得及站好方位发射弩箭之前,寒冰已向前冲出了二十余丈,距离最前排手持弩弓的禁卫军兵士,竟已只有数丈之遥!

    这时,又一拨弩箭如漫天飞蝗一般地射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那些箭手已得了命令,封死寒冰头顶上方三丈以内的范围,以免他再次跃上半空躲避箭矢。

    只可惜,那下令放箭之人虽然懂得见机行事,但终归是没有摸清楚寒冰的具体路数。

    只见这少年的前冲之势未变,可不知怎么搞的,他的整个人却已一蹿而起,向斜上方飞起了足足十丈有余。

    那些原定目标高度均未超过三丈的弩箭,自然又悉数落空。

    下一拨的弩箭,皆瞄准了已飞至这些箭手头顶上方的寒冰,几乎是笔直地射向了空中。

    而接下来,所有人便都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寒冰将一直提在手中的那柄抢自守城副将的长剑,随意地向身前丈余处轻轻一抛。

    紧跟着,他的整个人居然在半空中又向前纵跃了一大步,足尖刚好点在了那柄长剑的剑身之上。

    然后,他便借着这一点之力,再次向前纵跃了一大步,直接越过了那些箭手的头顶,向他们的后方飞扑了下去。

    此时,那些箭手们已没有心思再去管寒冰,而是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向正纷纷从空中掉落下来的一大篷箭雨

    沈云鹏的一双虎目本来自始至终都盯在寒冰的身上,看到这少年所展现出的身法灵活诡异,花样层出不穷,他便暗自告诫自己,这一次千万不要再被这小子给耍了!

    可没想到的是,最终,他这位统领大人还是被这小子给耍了!

    眼看禁卫军刚射上去的那一批弩箭不但悉数落空,而且还从天而降,向自己人的头上落下来,沈云鹏在大呼上当之余,又赶紧扯开喉咙大喊了一声:“快闪开!”

    好在他的这一声大喊尚算及时,那些刚刚反应过来的禁卫军们闻声连忙四散而逃,却仍有几个动作慢的,被自己人方才射上去的弩箭给伤到了。

    就当沈云鹏方要再次下令,重整阵形,准备对从空中落下的寒冰进行合围之际,却突然感到一缕劲风袭来,原来那少年竟已直接扑向了自己!

    直到此时,他这位统领大人才骤然想起,要拔剑相抗。

    可惜终是迟了一步。

    不过眨眼之间,沈云鹏便被寒冰随手挥出的一枝离别箭打掉了头盔,同时也打散了发髻。而他整个庞大的身躯,也被一阵大力推着,向后飞跌了出去。

    待他这位统领大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用手撩开正遮挡住自己眼目的乱发,并终于拔出腰间的宝剑,疾速地向寒冰刺去时,却赫然发现,余公公的一张惊惶失措的老脸,正迎向了自己那只闪着寒光的剑尖!

    一惊之下,沈云鹏连忙收剑后撤,同时虎目喷火地向寒冰大吼了一声:“你这是做什么?!”

    寒冰将正掐着余公公后脖子的手松了松,放这老太监原本悬在半空中的双脚落地,让他能够喘上一口气来。

    然后,这坏小子便对着沈云鹏嘻嘻一笑,道:“我这是要带着这个老太监,去会一会另一个老太监。沈统领若是不愿放行,那我就只带他的脑袋走,如何?”

    说罢,他根本不等沈云鹏有所反应,便再次提起手中的余公公,大步向前行去。

    挡在前面的那些禁卫军,自然不敢擅动,一个个皆瞪着眼睛,看向他们的统领大人。

    沈云鹏也瞪大了一双气鼓鼓的虎目,望着寒冰嚣张的背影,张了半天嘴,却只喊出了一声:“放行!”

    那些挡路的禁卫军们听到命令,立即整齐划一地向两旁快速散开,让出了中间一条笔直的通道。

    但是此刻,这些禁卫军手中的武器,皆斜指向前方,仿佛在等着主将又一声令下,便即刻将面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少年刺成马蜂窝。

    面对这种阵仗,寒冰的薄唇不由微微一勾,继续旁若无人地在这条由刀山剑林所汇成的通道间大步前行。

    他的左手提着那位余公公的后脖领,却高举起一只右手,在空中潇洒地一挥,朗声笑道:“多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