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荒林夜战(二)
    ,!

    一进入这片面积不大,但却伸手不见五指的林间,郑庸便知道,不付出惨重的代价,绝对无法杀掉陆远风。

    于是,他命令自己的那八名手下,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入林。一旦听到任何一方传出动静,其余的人便都马上向那里集中,争取能够及时围堵上陆远风。

    而郑庸自己,却悄悄跟在了其中一名手下的身后。

    他所打的主意是,准备趁陆远风对这名手下出手之机,从背后对这少年进行偷袭。

    果然,入林之后不久,一名手下就被陆远风所杀。

    但郑庸也从那人死前所发出的声响中,判断出了陆远风所在的位置。

    此刻,那少年就在他所跟踪的那名手下的左前方不远处。

    这老太监的眼珠立时一转,突然使出一记玄阴指,正击在那名手下藏身其后的那棵树上,直接将上面的一小截树枝给打断了。

    据他估计,树枝断裂时所发出的细小声音,应该足以引起陆远风的注意,并就此将那少年给吸引过来,为自己提供一个绝佳的下手机会。

    而事实上,情况正如郑庸所料,陆远风的确注意到了那一声极其轻微的异响。

    同时,以他敏锐的耳力,更是从中判断出,这声异响来自不远处一棵约有两丈多高的树上。

    然而,这却不由令他生出了一丝警惕。

    虽然夜色漆黑,但以他的目力,依然能够看到,那棵树的枝杈稀疏,上面根本藏不住人。

    可那声异响却来自树上,而且很像是树枝断裂的声音,这便显得有些奇怪了。

    明明树上无人,却传出了响动,是碰巧有动物经过,还是某人故意设下的陷阱?

    尽管心中有所怀疑,陆远风却也不能不动。

    因为方才他所杀掉的那个人,临死前弄出了两下响动,足以惊动到周围其他的敌人。

    所以,他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以免被对方聚齐了人手,进行合围。

    既已决定马上采取行动,自然是要选择最容易下手的对象。

    他一边向着刚刚传出异响,很可能是藏有敌人的那棵树慢慢接近,一边将夺自那名被自己杀死的敌人的无鞘长剑,反手背在了身后,以免剑身微弱的反光会引起敌人的警觉。

    由于事先已经找准了对方的位置,他便稍微绕了一点儿远,从侧方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

    很快地,陆远风就看到了那名正隐身于树后的敌人,而那人对他的到来却仍是一无所觉。

    躬伏着的身体猛地向前一蹿,他已迅疾地扑到了那人的身侧。

    紧接着,他的左臂一伸,从前方勾住了那人的脖子,然后牢牢地扼住其咽喉,令其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但麻烦的是,他的那条左臂刚刚被独笑穹所伤,以至于不能用上全力,可以像往常那般,干脆利落地将敌人的脖子直接拧断。

    就在那人因窒息而拼命挣扎之际,陆远风却陡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正有一道锐风从暗处急速袭来!

    虽然他始终都保持着警觉,一发现不对,便立即松开了那个已经咽气的敌人,同时身体也迅速地向左侧翻滚出去,可惜却仍是迟了一瞬。

    “扑”地一声闷响,血花飞溅,他的右肩背上已被一记玄阴指,开出了一个血洞。

    不过,几乎是同一瞬间,陆远风右手中的那柄长剑,也被他在一抖腕间,向身后的某处射了出去。

    “咄”地一声轻响,那柄剑已钉在了某棵树的树干之上,但随之传来的,还有一声压抑的闷吭声。

    陆远风知道,偷袭自己的郑庸应该也受了伤。

    随即,他便听到不远处传来沉重的奔跑声,以及树枝被撞断的脆响声。

    由此可以推断出,郑庸很可能是被他所掷出的那柄剑伤到了腿部,以致行动不便,才会发出如此大的响动。

    但是,陆远风并没有趁机去追赶郑庸。因为他听到自己的身前身后,同时都传来了不同寻常的动静,应是其他的那几名敌人已经闻风而至。

    而紧接着,似乎是从远处南城门的方向,也隐约传来了嘈杂声。

    只不过此刻,陆远风已无暇去理会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

    右肩背上的伤,令他的整条右臂都无法使力,而左臂的伤处也在隐隐作痛。

    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应付不了正由不同方向围攻过来的那六名敌人。

    此刻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撤离。

    可是,这片荒林并不大,而身上已多处负伤的陆远风,行动也远不如先前灵活。

    不久之后,他便被那六名紧追不舍的敌人逼到了林边。

    一旦出了这片林子,四周皆是荒野,根本无处躲藏,只能面对被众多的敌人不停追杀的命运。

    扶着林边的一棵树,略微喘息了片刻,陆远风才算勉强抑制住了由于失血过多而引起的眩晕。

    同时,他也下定了决心。与其被人像猎狗一样地紧跟在自己身后追杀,不如干脆舍命一搏,就在这片林子里,拼一个你死我活!

    此刻,他的手中已没有任何武器,只好先折下一截树枝,聊算作是长剑。反正他现在只有左臂还能稍稍使力,却也握不住更为沉重一些的真剑了。

    应该是折断树枝时所发出的声音,惊动到了正在不远处搜索的敌人,已有两个黑影迅速地向他的藏身处接近。

    陆远风尽量向后靠紧一棵粗壮的大树,以支撑住自己不停晃动的身体,同时运用耳力,仔细倾听着那两人越来越接近的声音。

    在距他不足一丈的地方,那两人一起停了下来。随后,他们那已放得极轻的脚步声,又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响起。

    陆远风自然猜得到,那两人已经发觉到了自己的位置,想从前后包抄过来。

    可即便是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诡计,他也没有更多的余力,采取先行闪避,然后各个击破的对策。

    当听到那两个敌人几乎不分先后地到达了自己左右两侧时,陆远风把身体尽力地向右一转,同时利用这一转之力,将左手中的那根树枝向已出现在自己右侧的敌人猛地刺了过去!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响起,那名敌人捂着被刺瞎的右眼倒了下去。

    几乎与此同时,陆远风的后背也被左侧袭来的一刀,划开了半尺多长的一道血口子。

    他的身影顿时一晃,左手中的树枝已反手向斜上方刺出,直接戳入了刚刚砍了他一刀的那名敌人的咽喉。

    然而此刻,另四名敌人也都先后赶到了。

    就在陆远风努力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形,准备再挨上一刀,然后把那名已杀到自己身前的敌人干掉之际,耳畔却陡地响起了一声熟悉的清叱——

    随即,那名正扑向他的敌人便咽喉喷血地倒在了地上。

    陆远风只看见一道黑影仿佛从天而降,如鬼魅般地在自己的四周飞速绕行了一圈。

    然后,他就听到了几下身体重重摔倒于地的声音,而其中一个,好像就是他自己。

    倒在湿冷的林间泥地上,似乎听到了从某个极为遥远的地方所传来的呼唤声,陆远风努力睁开越来越模糊不清的双眼,终于看到了自家公子寒冰那张充满了焦急与关切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