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刁钻丫头
    那日沈云鹏带人围城,却被寒冰在众目睽睽之下,闯过禁卫军所布下的刀山箭林,转眼间逃之夭夭,他这位统领大人便因此遭到了太后极为严厉的惩罚。

    除了二十记不轻不重的庭杖之外,还被罚带领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在城外整整操练一个月。

    说实在话,他最终能有这样一种尚算是较为幸运的结局,还是多亏了那位慈宁宫的太监总管余公公。

    那位倒霉的余公公虽是被寒冰扔在树上冻了大半宿,才让沈云鹏带人给找到了。但好在这老太监身子骨倒是还颇为硬朗,居然没有因此惹出一场病来。

    而这老太监的心地也是不错,觉得沈云鹏当时都是为了救他,才不得不下令放寒冰逃走,却为此被太后责罚。那他自然是应该为这位统领大人说上几句好话,也算是投桃报李。

    原本,依太后的意思,是要数罪并罚,将沈云鹏这位办事不利的统领大人狠狠地杖责四十。

    结果,经过余公公从旁求情,将刑罚减了一半。而且负责行刑的也都是些机灵懂事的,看上去下手不轻,着肉却是不重,拿捏得极有分寸,完全没有伤到筋骨。

    沈云鹏虽是只吃了些皮肉之苦,并未落下严重的伤残,但他的心里却无一丝的侥幸,反倒是大感窝囊不已。

    数万名严阵以待的禁卫军,居然拿一个还未及弱冠的裕国少年毫无办法,就让他那么如入无人之境般地从容逸去。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在沈云鹏看来,其实太后责罚得还是太轻了些。

    禁卫军,当然也包括他这位统领大人,确实都要好好地操练上一番了!

    正是出于这样一种恨铁不成钢,更是自我惩罚的想法,这几日以来,沈云鹏当真是老老实实地带领着手下的禁卫军,进行着极为严格,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极为严酷的操练。

    今日,这位统领大人正在地势较为平坦的京城南郊,指挥手下的禁卫军,进行阵前大规模骑兵冲锋的演练。

    在发动冲锋的鼓声响起之后,只见那些红袍金甲、全副武装的禁卫军将士们,齐齐呐喊着,纵马向前方的一个高坡上冲去。

    一时间,万马齐奔,蹄声轰鸣,直看得人热血沸腾!

    可谁知,就当这群盔明甲亮、跃马横枪的汉子们即将到达坡顶之际,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那上面已站了一位身着红色衫裙的小姑娘!

    跑在最前面的一排人见此情景,当即便一勒手中的缰绳,竭力让跨下的战马赶紧停下来。

    可跑在后面的人却不知前方究竟发生了何事,一时间来不及收缰勒马,全都直冲了上去。

    结果,自然是前后相撞。虽然并未因此有人受伤落马,但人喊马嘶之间,也是引起了一场不小的混乱。

    沈云鹏原本是在后方督阵,方一发现情况不对,他便立刻策马追了上去。

    待他越过已经全部停了下来的众人,驻马向坡上凝目细看时,却见那个一身红衫,长得粉嫩可爱的小姑娘,正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你长得这么黑,想必就是寒冰公子所说的那个黑面莽汉了?”

    沈云鹏一听,那张本已被晒得比平常黑了一些的大脸,顿时又黑了几分。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丫头?如此地口舌刁钻!”

    没想到被他这么粗声大气地一句喝问,那小姑娘的大眼睛眨了眨,居然当即便掉下一串串的眼泪来。

    “看来寒冰公子说的没有错,一定就是你这凶汉把我家小姐给抢走的!你就是那个专门欺负弱女子的坏人!”

    看到这小丫头眼中的泪珠“噼啪”地一直往下掉,可一张小嘴却也在“噼啪”地不停数落人,沈云鹏便知道,自己果然是流年不利,又遇到了一个惹不起的“弱女子”。

    既然知道惹不起,他倒也还算是见机得快,连忙努力将自己的嘴角向两边扯了扯,尽量做出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同时也把说话的声音放低了一些。

    “小姑娘,你先别哭。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可没有抢过谁家的小姐。究竟是哪个寒冰公子这般告诉你的?”

    当问到最后一句时,这位统领大人还是有些忍不住地咬牙切齿起来。

    那小丫头倒也十分听话,马上便止住了本来还如泉涌一般的泪水,瞪着湿漉漉的大眼睛,道:“我叫翠儿,是湘君姑娘的贴身使唤丫头。寒冰公子就是我家小姐的表弟啊。”

    沈云鹏这才算是完全明白过来。

    可是,当他仔细看了看这个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小丫头之后,又不禁疑惑地问道:“翠儿,你小小年纪,怎会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的?”

    翠儿转着骨碌碌的大眼睛,脆声声地答道:“谁说我是一个人来的?翠儿是和爷爷一起来的。

    本来我们昨日便进了城,可是找人一打听,说你这位统领大人未在府内,而是一直在城外练兵。

    爷爷他年纪大了,这一路折腾下来,却是再也走不动了。所以我才会一大早独自出城,来找你了啊。”

    “找我?”

    沈云鹏不由愣了愣,“你为何要找我?”

    “让你把我也给抓进宫里去啊!”

    翠儿瞪着大眼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沈云鹏的一张脸登时便又黑了下来。

    “我——,本统领为何要抓你一个小丫头进宫?!”

    “当初那位太后想要我家小姐进宫,便派了你去抓。如今太后也想要我进宫,所以我便先找到你,让你来抓了。”

    翠儿仍是瞪着大眼睛,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沈云鹏顿时被她咽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不禁也瞪起了一双大牛眼,盯着这个表面看上去一派天真烂漫,可说出的话却字字如刀的刁钻小丫头。

    见他沉着脸不说话,翠儿倒是“咭”地笑了一声,道:“原来你这位统领大人还真是不知道!太后已经答应了寒冰公子,让翠儿进宫去陪我家小姐。

    所以翠儿才会和爷爷一起,大老远地从家中赶了过来。如今,我还把自己送到了你的面前,已是替你省了很多的事哟!”

    听这小丫头说得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倒不像是在信口雌黄,沈云鹏的心中便也信了几分。

    他低头看着瘦瘦小小的翠儿,两道浓眉不由微微皱了皱,沉声问道:“你这小丫头真的愿意进宫吗?一旦进去了,也许一辈子都再也出不来了。”

    “反正翠儿这一辈子都是要跟着小姐的。如果她一辈子都要呆在宫里,那我自然也一辈子都不出来了。”

    说这几句话时,翠儿的小脸显得异常的严肃,虽然仍旧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却让沈云鹏看得心中一阵难受,实是有些不忍再听她说下去了。

    沉默了半晌,他才甩镫下马,大步走到了坡上,在翠儿的面前蹲跪下来。

    翠儿抿着小嘴,冲着他微微一笑,随即便伸出一双细弱的手臂,让这高大威猛的汉子将自己抱了起来。

    沈云鹏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到了马背上,然后自己也上了马。

    他伸出一只铁臂,将娇小的翠儿护在自己的臂弯之中,同时另一只手一抖缰绳,向着新京城的方向纵马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