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西域使臣
    ,!

    这几日以来,不知是因为太后心情不好,还是身体不适,不但没有再特意召花湘君去慈宁宫内说话,就连后宫众嫔妃的日常请安也一律免了。

    而戎帝宇文罡则恰恰相反,终日情绪高涨,眉宇间还时常流露出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之色。

    他现在几乎是日日都要来寒香阁中小坐上片刻,与花湘君下棋聊天,表现得极是情真意切,却又不失礼仪风度。

    而花湘君自然也待他比往日要热情了一些,两人总是能够相谈甚欢。

    于是,从这位皇帝陛下的口中,花湘君便可以不时听到一些发生在宫外的事情——

    太后命令禁卫军围城,要捕杀寒冰。不料却被寒冰凭着出神入化的身手,强行闯过了禁卫军的防线,突出了包围圈,安然离开了新京城。

    为此,那位禁卫军的统领大人沈云鹏受到了太后的重责,不但挨了二十庭杖,还被罚去城外带领禁卫军整整操练一个月。

    而最令宇文罡感到大为惊喜的是,寒冰在离开新京之前,竟然独自闯入了位于东郊赤阳山上的赤阳教总坛之中,将赤阳教主独笑穹给打成了重伤。

    虽然没能看到那个赤阳王之子蹬腿咽气,不免令人感到有些遗憾。

    但一想到那位堂堂的赤阳教主,居然被一个少年人,当着他那些弟子们的面,打得狼狈不堪,险些丧命,宇文罡便觉得多少还是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

    他这位皇帝陛下自然是要将这一大快人心的好消息,马上讲给如今在这座皇宫中最能与他谈得来的湘君姑娘听一听。

    见湘君听了之后,也是忍俊不禁地掩嘴偷笑,宇文罡更是开怀不已。

    在兴奋之下,他便又随口说了一件趣事。

    惊闻独笑穹被寒冰重伤的噩耗,太后大为震怒,以致邪火攻心,小病了几日。

    结果,本已安排好的召见西域使臣的事宜,也被迫延后。

    可那几个来自西域小国的使臣们不明就理,还以为因何事得罪了太后,才不蒙召见,一个个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也不知他们从哪里打听到,禁卫军统领沈云鹏是太后的心腹爱将,于是就纷纷上门去送礼,想买通这位统领大人,以便得到一些关于太后的内幕消息。

    而沈云鹏这些日连遭挫折,本就憋了一肚子气,又被这些异国使臣轮番打扰,更是烦心不已,干脆连人带东西都给直接扔了出去。

    却没想到,那些使臣们皆以为,这是因为自己送的礼太轻,未入这位统领大人的眼。

    于是,他们又开始变换起花样,专门挑些贵重或是新奇的物事,遣人送过去。

    尤有甚者,其中一位来自姑莫国的使臣,昨日居然给那位统领大人送去了一个西域美女。

    而最糟糕的是,当时沈云鹏正在城外领兵操练,把守府门的兵士不让那姑莫国的使臣进去。

    谁知那使臣也是奇怪,竟然调头便走了,却把那个西域美女乘坐的马车,扔在了统领府门前。

    那西域美女进退两难,不由坐在车上大哭了起来。

    结果,便引来了一大群人围观,其中还有那位紫薇姑娘……

    对于紫薇与沈云鹏之间的关系,花湘君早就听宇文罡提起过。

    所以,一听说紫薇也看到了那位被送到沈云鹏府上的西域美女,湘君的大眼睛不由眨了眨,轻轻说了一句:“可怜的沈统领……”

    她的这一句,顿时引得宇文罡哈哈大笑了起来。

    然而此刻,花湘君的心里,却在暗自琢磨着另外一件事情——

    太后召见那些西域使臣的用意何在?

    西域各国同时遣使来到戎国,本就显得颇有些不同寻常。

    而如果那些使臣们仅仅是出于礼节性的来访,由大戎的皇帝陛下亲自召见,便已算是给足了他们颜面。

    太后既然身体抱恙,实不必再特意对其另行召见。

    可太后却宁愿让那些使臣们在驿馆中苦等,也没有就此打发他们离开的意思。

    这其中,应是有着某种非同寻常的目的……

    送走了戎帝宇文罡之后,花湘君一个人坐在厅内,貌似悠闲地品着茶,而其实她的心中,仍在琢磨着那个令她感到颇为不安的有关西域使臣的消息。

    这时,就听有宫人来报,紫薇姑娘来了。

    花湘君连忙招唤紫薇快些进来,同时心里还不免感到有些奇怪,怎么今日还特意让宫人来通传一声呢?

    自从上次在寒香阁相见时,寒冰告诉她,紫薇姑娘以及沈云鹏和沈青萝兄妹都多少在暗中帮过他的忙之后,以花湘君的聪慧,便已经知道了自己应该如何做。

    虽然见不到沈青萝,也极少有机会见到那位禁卫军统领沈云鹏,但紫薇姑娘还是经常会来这座寒香阁中看望她的。

    于是,花湘君便对这位太后身边的大宫女,愈加显得亲近起来。不过,她从未在紫薇面前提到过寒冰,更是从未向紫薇询问过任何外面的消息。

    对于这位有着内卫司总司大人这样一重身份的紫薇姑娘,花湘君始终保持着谨慎,甚至是警惕,绝对不会让生性敏感的紫薇生出丝毫被人利用的感觉。

    由于分寸把握得当,令紫薇对她这位性情温婉、言语不多的湘君姑娘好感日增,两人倒是渐渐热络了起来。

    紫薇几乎是隔个一、两日,便要来这寒香阁中找花湘君说话。

    而花湘君也嘱咐过身边的宫人,每次紫薇姑娘来时,皆无须通传。

    此举自是显得两人之间的随意与亲密,同时也让紫薇感到极有颜面。

    可是今日,紫薇居然特意让宫人先行入内通传,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一念及此,花湘君便有些坐不住了。

    她刚站起身,想自己去厅外一看究竟,却见紫薇已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

    一进门,她这位慈宁宫的大宫女便急着开口道:“湘君姑娘,你看奴婢把谁给你带来了?”

    花湘君这才发现,紫薇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人。

    可还未等她来得及看清楚对方的模样,那个一身红衫的小人儿便已冲上来,一头扑入了她的怀中。

    “小姐——”

    听到这一句带着哽咽的呼唤,花湘君顿觉眼眶一湿,忍不住也哽咽着唤了一声:“翠儿——”

    她实是没有想到,翠儿竟会这么快就从重渊赶了过来。

    搂着她细瘦的小身子,知道这小丫头最近一定吃了不少的苦,花湘君不禁心疼得落下泪来。

    见此情景,紫薇也不禁眼眶微湿,暗自叹息了一声,便悄然退了出去,留下这对分离多时的主婢二人,互诉别后之情。

    同时,紫薇的心中也暗自在想,这下太后老祖宗应该可以放心了。

    从湘君姑娘当即就认出了翠儿,还有她们各自激动不已的表情来看,翠儿的确是湘君姑娘从前一直带在身边的使唤丫头无疑,而绝不可能是什么隐族人趁机安插进来的小密谍。

    然而,这位紫薇姑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前脚刚一离开之后,翠儿那小丫头便已止住了悲声,踮起脚尖,悄悄地在花湘君的耳边说了一句:“小姐,公子让我告诉你,他今夜就来救你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