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灯火通明
    ,!

    夜色已深,整座大戎皇宫都笼罩在一片或明或暗的灯火之中。

    隐身于寒香阁中一棵高大的桂树上,寒冰的星眸正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座主殿内所透出的明亮的灯光。

    他早就交待过翠儿,一定要告诉湘君姐姐,今夜二更以后,自己便会潜入寒香阁中,伺机而动。

    一待湘君姐姐她们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便要将主殿内的灯火全部熄灭,这也就是向他发出的行动信号。

    然而此刻,三更的更鼓都已响过,那座主殿内居然依旧是灯火通明!

    若放在平时,即便是不以灯火为号,二更以后,主殿中大部分房间内的灯火,也应该早就已经熄了。

    可为何今夜,竟连前厅中的灯火,也亮得如此刺人眼目?

    虽然不愿承认,但寒冰的心中实际上已经知道了答案——

    湘君姐姐不同意他的计划!所以她才故意让整座主殿都灯火通明,以向他显示出自己拒绝离开的决心。

    一阵凛冽的寒风猛地刮过,吹得四周桂树上的枝叶发出一片萧索的“沙沙”声。

    寒冰身上那件单薄的夜行衣,虽是早已被风吹得通透,可他此时却恨不得自己也化身为一阵狂风,将这整座寒香阁中的灯火全部吹灭!

    他半蹲在那棵桂树的一根高高的横枝上,一只手牢牢地抓着头顶上方的一根细杈,紧紧抿着一双薄唇,一对星目中仍在闪着急切而期盼的光芒。

    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他却还是要固执地等下去。

    湘君姐姐!湘君姐姐!湘君姐姐!……

    他的心里在不停地呼唤,更是在不停地祈求,希望湘君姐姐能够改变主意,让自己把她和翠儿一起带出宫去。

    当远处又传来四更的更鼓声时,寒冰眼中那一丝希望的光芒,终于渐渐地黯淡了下去。

    看来,湘君姐姐是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肯给他了!

    原本,寒冰还存了一丝侥幸,也许三更过后,湘君姐姐会以为他已经知难而退,便会让人熄灯安寝。到那时,他就可以趁机闯进去,将她和翠儿带走。

    即便湘君姐姐事后会生气怪责,他也可以推说是因为自己来迟了,见灯火早已经熄灭,便以为这是湘君姐姐所发出的信号,故而立即采取了行动。

    可现在看来,湘君姐姐应该是已经算到了他的这番鬼心思,竟然一直亮着灯火,让他连一个牵强的借口都找不到。

    这也足以可见,湘君姐姐拒绝离开的决心。

    但寒冰犹是不愿就此死心。

    以他的耳力,自然能够听到那座主殿中隐隐传出的说笑声。

    于是他决定,先抛开那些对于私闯女子香闺的顾忌,马上施展追魂,去里面看一看,湘君姐姐究竟在做些什么。

    结果,所看到的情景,顿时令他这位英明神武的寒冰公子,生出了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在那间不久前他曾与湘君姐姐会面的前厅之中,明显是在进行着一场所谓的茶馆说书。

    只见湘君姐姐坐在一张带有靠背的宽大软椅中,手捧一杯香茗,像个典型的听书人一般,正悠然自得地欣赏着某人的精彩表演。

    而且在她的身边,还聚集了足有二十多个男男女女的宫人。此刻这些宫人们也都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那说书人绘声绘色的讲述。

    而那个说书之人,不出所料的,自然就是那位伶牙俐齿的翠儿小姑娘。

    她正在讲的这一段书,便是发生在昨日的关于那位统领大人沈云鹏的传奇故事。

    随着她那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过,所有人的眼前仿佛都栩栩如生地浮现出那足以感天动地的一幕——

    南郊城外,沈大将军指挥着千军万马,冲锋陷阵,气壮山河。

    统领府前,异国美人悲泣间殷殷呼唤,千娇百媚,风情万种。

    而就在英雄美人四目相投,深情互望之际,却忽然在一个晴天霹雳之后,香车美人尽皆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剩下沈大将军一人,怅然而立,仰天叹息。

    真可谓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着实是令人扼腕不已!

    可见缘聚缘散,皆由天定,便纵是盖世英雄,也有力所不能及的无奈之处。

    这种多少有些香艳的故事,却由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口中讲出来,不但未显出任何的尴尬突兀,反倒是令人感到某种别有的牵动人心之处。

    那些听客们在叹息之余,又纷纷追问起那位似乎是从天而降,却转瞬即逝的异国美人的容貌,以及她所乘坐的那辆香车的样子。

    一时间,这座本就不大的前厅之中,响彻了众人激动不已的议论声……

    而丝毫未被这种热烈气氛所感染的寒冰,只能将精神意念收回,继续蹲在门外那棵高高的桂树上,于刺骨的寒风之中摇头叹气。

    很显然,湘君姐姐一定是故意如此安排,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有任何可乘之机。

    说实话,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去,并且无声无息地杀掉那些正聚集在湘君姐姐身边的宫人们,对于寒冰而言,并非一件难事。

    只不过,无论是湘君姐姐,还是他自己都十分清楚,他绝对做不出伤害那些无辜宫人的事情来。

    但如果不对那些宫人痛施辣手,寒冰却也并无太大的把握,能够在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来不及发出惊叫或是异响之前,将其全部制住,从而不会惊动到外面的守卫。

    明知湘君姐姐这是在故意为难自己,寒冰的心中不禁感到莫大的委屈,更是觉得极为憋气。

    他甚至还生出了一种冲动的念头,干脆就这样不顾一切地闯进去,先把湘君姐姐和翠儿带走再说。

    然而,看着眼前那片明亮的灯火,竟仿佛是湘君姐姐那双明如秋水的眼睛,令他几经犹豫,终是没有那个胆量,敢公然违背湘君姐姐的意愿。

    再者说,如果真的因此惊动到了宫中的守卫,便是以他的身手,恐怕也难以顺利地将湘君姐姐和翠儿同时带出宫去。

    又急又气之下,他不禁将握在手中的那根细枝给用力地折了下来,真想直接用它狠狠地抽自己这个窝囊不已的寒冰公子几下子!

    又在那里枯等了片刻,他终于彻底放弃了希望。

    想起按照原定计划,此刻正躲在南城门附近负责接应的陆远风,还有驾着马车等在城外的清伯,寒冰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毫无意义地耽搁下去了。

    否则,那两个正像自己一样枯等的人,因为不了解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心中会更加不安,甚至有可能会擅自采取不必要的危险行动。

    “湘君姐姐——”

    他无奈地低唤了一声,星眸中尽是难过与沮丧之色,终于悄然离开了这座寒香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