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路珍重
    ,!

    已是初冬季节,寒香阁后园中的那个小池塘的水面上,结了一层透明的薄冰。

    再不见那些可爱的鱼儿在水中游荡,就连池边的柳树也早都掉光了叶子,呈现出一派带着寒意的萧瑟景象。

    可是花湘君依然喜欢在午后阳光充足的时候,独自在池边小坐上一会儿,默默地想着心中所牵挂的那些人和事。

    此刻,她那两道弯弯的柳眉正轻蹙着,想起自己昨夜那般狠心地将寒冰拒之门外,一定会令他十分难过和失望。

    不知他究竟在外面等了多久?

    他的心里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湘君姐姐太固执、太逞强?

    而现在,他是不是已经踏上了回大裕的归程?

    ……

    由于想得太过专注,花湘君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自己的身旁已多出了一个人来。

    直到那人忽然单膝点地,垂头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她才终于惊觉过来。

    怔了一瞬之后,她的脸上陡地露出了一抹惊喜的笑容。可随即,眼中又渐渐泛起了一层泪光。

    “寒冰——”

    寒冰慢慢地抬起头来,星眸中尽是歉疚与难过之色。

    花湘君伸手想拉他起来,可他却抿着唇角,固执地跪在那里,不言不动。

    花湘君垂眸看着他,柔声问道:“你是来与我告别的?你马上就要离开新京了,是吗?”

    寒冰默默地点了点头。

    早已看出这小子是在跟自己耍性子,肯定是为昨夜的事情不服气,花湘君不由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你要这样一句话都不说,便与我告别吗?”

    “湘君姐姐——”

    寒冰终于开了口,眼中也露出了一丝祈求之意,“你真的不能和我一起走吗?”

    花湘君淡淡地一笑,道:“你此刻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还是要与我继续争执那件昨夜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吗?”

    寒冰顿时又垂下头去,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有些太任性了。

    “对不起,湘君姐姐!”

    “虽然平时无人来这里打扰我,而且此刻外面还有翠儿守着,但你也不能逗留太久。我……我……”

    虽是在竭力抑制着胸中不断泛起的阵阵酸涩,可一时间,千言万语,全都哽在了花湘君的心头。

    看到湘君姐姐眼中强忍的泪水,寒冰不由暗自叹息了一声,轻轻牵住她的一只手,目光中满是怜惜与关切。

    花湘君却对他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事。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纷乱的心绪稍微平复下来之后,才缓缓地开口道:“寒冰,我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太后今日早间召见了来自西域各国的使臣。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很可能是与重渊有关。”

    寒冰听了,不由微皱着剑眉道:“杜启明也收到消息,这些西域使臣似乎是不分先后到达的新京,看起来他们事先应是早有约定,最起码也是有人在暗中牵线。

    本来我们还不能确定,这些使臣的具体来意。但如今与姐姐所得到的消息结合起来看,这应该是阴太后所策划的一场针对重渊的阴谋。

    如果西域各国联合起来入侵重渊,形势必会十分凶险。毕竟重渊已经太平了数千年,兵士们难免会因松懈而疏于操练。若是突然遭遇到袭击,很可能会措手不及,甚至会有不小的伤亡。

    但如果敌人只是来自西域各国的联军,重渊的守军应该还可以抵抗上一段时日。而舅舅若是能够及时组织大裕的隐族人前去增援,击退西域联军的机会应该很大。”

    “可是阴太后既然策划了这个阴谋,想必北戎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花湘君轻蹙着柳眉道。

    寒冰点了点头:“姐姐说的不错!我会让杜启明马上将这个消息传回重渊,还有大裕。一旦阴太后对重渊出兵,恐怕我们唯一所能采取的应对之策,便是由舅舅从大裕率领大军前去救援。”

    “我也会尽力多探听一些有关这方面的消息,一定要赶在北戎出兵之前,将消息传回大裕。”

    听到花湘君的这句话,寒冰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担忧之色,“湘君姐姐,无论如何,你自己的安危都是最重要的!

    既然现在已经提前知道了阴太后的阴谋,至于之后该如何调兵遣将,妥善应对,便是舅舅和我的责任所在。姐姐你切不可再轻身涉险了!”

    花湘君方点了点头,还未及开口说话,寒冰却又语声急切地接着说道:“还有,若是阴太后毁约,拒绝将天毒异灭的解法告诉姐姐,那姐姐你也切莫为此指责,甚至是挑战那个阴险狠毒的老太婆。

    无论是我,还是大族长他们,谁都不会接受姐姐你牺牲自己而换来的解毒之法!”

    见寒冰如此情急,花湘君不禁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仍像他们小时候那般,将他慢慢安抚下来。

    然后,她才淡然笑道:“我之所以选择这么做,不仅是为了你和大族长他们,也不仅是为了所有的隐族人,更是为了我自己的娘亲和哥哥,还有……小飞!

    即便不能执剑杀敌,我仍是可以为自己的亲人和至友报仇雪恨。终有一日,我会让那位阴太后彻底地败在我的手中!

    我要让她看清楚,虽然我花湘君只是一名柔弱女子,但我却与自己的娘亲和哥哥一样,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

    看着这位一直让自己又敬又怕的湘君姐姐,一时间,寒冰的心中也充满了钦佩与敬服之情。

    他当即肃然拱手道:“湘君姐姐,寒冰明白了!下一次,当我再来接你时,即便北戎还依然存在,也当是败亡在即!”

    花湘君含笑点了点头,道:“好,我会一直等着你,等你来接我走出这座北戎的皇宫。”

    “相信我,湘君姐姐,那一天不会很远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寒冰俊美的脸上绽出一抹明朗的笑容,星眸中闪着坚定而自信的光芒

    花湘君也对他回以欣然的一笑。

    寒冰又含笑说道:“湘君姐姐,这一次我和清伯一起回大裕,而小风还要留下来,负责与姐姐和翠儿之间的联络。

    他这小子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冲动起来只知一味地拼命,实在是有些让人不放心。不过他一向都是最听姐姐的话,还请姐姐替我多照看着他一些。”

    花湘君点了点头,随后便拉着寒冰一起站起身来,语气郑重地对他道:“放心吧,寒冰,我会照看好小风的。虽然隔着一道宫墙,但如今有了翠儿,向外传递消息已不是难事。

    再者说,我的追魂也已经小有所成,估计很快就能够达到意念离体这一层。到时候,我自己便也有机会走出这道宫墙,随时去看看小风了。”

    听湘君姐姐这么一说,寒冰原本一直悬着的那颗心,终于可以放下了一些,口中却仍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姐姐身子弱,练功时还需适度,千万别因此伤了自己。”

    花湘君不由对他微微一笑,“这你无需担心,我是医者,自然懂得如何照顾好自己的。”

    随即,她又殷殷地叮嘱道:“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听说郑庸已经逃回了大裕,那个奸宦这一次又害你不成,绝对不会就此善罢干休。

    虽然大裕如今已经改天换地,不再迫害隐族人。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更何况,那里还有太多的至亲之人需要你的保护,也许会令你多出更多的顾忌与无奈。

    所以回到大裕之后,你将要面对的情势,很可能会比此处愈加艰难,也愈加凶险——”

    说到这里,她突然用力地握住了寒冰的一只手,“我只希望,在你做出任何决定之前,都不要忘了,在我们的心中,你也是最重要的亲人,绝对不能失去!”

    寒冰咧嘴笑了笑,道:“放心吧,湘君姐姐!我不会忘记自己对你所许下的承诺,一定要亲自来接你回大裕,绝不食言!”

    花湘君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留住他,本想着要用一个微笑为他送别,可她那双柔嫩的樱唇接连翕动了几下之后,最终却只能颤抖着声音,轻轻地吐出了一句:“寒冰,一路……珍重……”

    看到湘君姐姐眼中强忍的不舍与哀伤,寒冰的心中顿觉一阵说不出的难受。他忽然大步上前,将她瘦弱的身子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湘君姐姐,你也一定要保重!”

    过了半晌,他终是慢慢地放开了她,转身大步离去。

    久久地凝望着那个潇洒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重重的宫墙之后,花湘君眼中积蓄已久的泪水,终于掉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