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解救重渊
    ,!

    “辞行?!”

    雪幽幽颇有些意外地看着水心英,缓缓地问了一句,“你打算要去哪里?”

    “弟子想跟随明睿一起,前去重渊。”

    雪幽幽听了,顿时面色一凝,口中却温和地道:“心英,你先起来说话吧。”

    这一次,水心英没有再坚持,当即站起身来,躬身肃立在自己师父的面前。

    雪幽幽沉默了半晌,才再次开口道:“为师知道,由于止血丹的事情,你与刑堂的万执法意见上多有分歧。

    此事虽然最终也未能查证清楚,究竟系何人所为。但忠义盟上下人等应是已都确信无疑,那两名遇害的忠义盟属下所服用的止血丹,并非出自岫云剑派之手。

    便是像万横江那般固执之辈,也没有继续坚持说,岫云剑派应对这件事负责。所以,你也无须再为此感到有何不妥。

    不过,事后万横江竟然擅自下令,销毁了药堂中所有的止血丹,还命令药堂的人,从此不再接受岫云剑派所提供的任何药材。

    对于他的这一做法,为师也是十分恼怒。只不过自左语松死后,药堂之中的一应事务,便一直由万横江代为掌管。为师若是欲就此事向他问责,却也没有太过合适的理由。”

    听到师父竟然用如此委婉的口气,向自己这个做弟子的详加解释,水心英不禁感到颇为惶恐,同时也更是深深体会到了师父的一番良苦用心。

    她连忙恭声答道:“师父,弟子明白您的意思。万横江所采取的做法,虽然不免有些过激,却也不失为一种解决问题的有效手段。

    其实这整件事说起来,对于岫云剑派并无任何影响,不过就是省了些药材而已。但是弟子知道,师父您在这中间却多有为难之处。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忠义盟在完全脱离了朝廷的掌控之后,人心思变。无论是盟内掌权的几位堂主,还是盟外各据一方的诸位分舵主们,都难免会生出另起山头,自立门派的想法。

    而师父您接掌盟内事务不久,尚需树立自己的威信,但又不可能再像从前那般,一味地对盟内的那些反对者们采用雷霆手段,以致激化矛盾,令人心彻底背离。

    由于止血丹一事,已让忠义盟中人对岫云剑派产生了某些误会。而弟子自然不会再给师父添乱,为此事与万执法另起争执。

    不过,这一次选择离开,弟子并非是为了躲事,而是为了去帮助明睿,解救重渊。”

    “解救重渊?”

    听到水心英的话,雪幽幽的面色更加凝重起来,“重渊那边究竟发生了何事?”

    “明睿刚刚收到可靠的消息,北戎阴太后正在联络西域诸国,准备在近期之内入侵重渊。”

    “什么?!北戎距离重渊路途遥远,阴太后难道要冒险在冬季派兵远征?”

    水心英摇头道:“据明睿推测,阴太后只是在鼓动西域诸国对重渊出兵。今年西域一带大旱无雨,水源锐减,牲畜大批死亡,眼看就有一场空前的大饥荒。

    阴太后正是利用这一天灾,一方面承诺向西域各国提供援助,一方面唆使他们入侵重渊,抢夺粮食、牲畜和水源。

    而一旦重渊与西域各国的联军开战,阴太后便可打着调停的名义,派兵远征,趁机彻底占领重渊。

    如此一来,大裕便是有心出兵相助重渊,都已是师出无名。而且出兵之举,必然会遭到朝野上下的一致反对。

    重渊若是落入阴太后之手,既为北戎提供了无尽的财富,又为其开放了东进的通道。经由重渊,北戎铁骑便可一路从西面进攻大裕。”

    雪幽幽一直眉头紧锁地听着,待水心英话音一落,便突然抓住她的一只手,关切地问道:“这一次,只有你一个人陪明睿去吗?如果西域各国入侵重渊,你们去了,又能做些什么?”

    “目前——”

    水心英刚要回话,却被雪幽幽拉了拉她的手,示意她在旁边的椅中坐了下来。

    坐定之后,她才又继续说道:“目前所得到的,只是一个从新京传回的消息而已。无凭无据,自然不可能以此向大裕朝廷公开求援。

    但明睿已与那位皇帝陛下商议过,一旦重渊战事紧张,便由定亲王亲自率军,去解重渊之危。

    今日,明睿已经领了西路军的帅印。所以明日一早,他们叔侄二人,一真一假两个定亲王,便要一起离开景阳。”

    雪幽幽不禁微微一愣,“定亲王也要离开?”

    “是啊,师父。朝廷所指派的西路军主帅,是定亲王浩星潇宇。明睿只是以定亲王的名义接了帅印,真正要去统率西路军的人,自然是真正的定亲王爷。

    西路军驻扎在大裕的西部边境,距离重渊自然要比景阳近了许多。而且,西路军一向训练有素,随时处于备战状态,一旦重渊的战事吃紧,定亲王便可即刻率领一部分西路军,前往重渊解围。

    这样安排,自是比到时候临时征召地方厢军,重新整编之后,再从景阳远途跋涉赶去重渊要省时省力,也更可能收到兵贵神速之效。

    另外,您也知道,明睿一直是以定亲王的名义辅政。如今他一离开,自然是要给定亲王从朝堂上消失之事一个合理的交代。

    否则的话,定亲王久不现身朝堂,难免会引起群臣的物议。可若是让真的定亲王爷站到朝堂之上,必然会被人看出其中的破绽,反而会引起更多的猜疑。

    正是出于这些考虑,那位皇帝陛下才会借委任西路军主帅之机,让两位定亲王就此离开朝堂。如此一来,今后便不会有人发现真假亲王的秘密了。”

    “原来是这样——”

    雪幽幽慢慢地说了一句,脸上却不自觉地闪过了一抹莫名的怅然之色。

    不过很快地,她便眉头一展,还带了几分欣慰之意地道:“有定亲王亲自领兵,应是万无一失,重渊之危必定可解!”

    虽然知道事情并不像师父所想的那般简单,水心英却未再对此多言,而只是笑着点了点头道:“确如师父所言!不过这一次,定亲王只是去西境接掌西路军,而明睿则是要先行赶去重渊。

    大约两个月之前,隐族的大族长和三名长老,被阴太后派去的人在暗中下毒,皆是性命垂危。

    重渊那边难免会人心慌乱,恐怕不能及时对外敌的进攻做出有效的防御。故而明睿想先赶去重渊,协助那里的隐族守军加强城防,训练新兵。

    好在自得到消息之后,明睿便立即派人联络那些大裕境内的隐族人。到目前为止,已经召集起了一支五百余人的队伍,还设法筹措到了足够的武器装备。

    只可惜情况紧迫,没有太多的时间对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进行操练。明睿打算明日一早,就带领他们一起奔赴重渊。希望在危机关头,这些人马多少能够派上一些用场。

    我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却可以保护明睿的安全。阴太后既然对重渊志在必得,很可能已在那里有了诸多的布置。如果潜藏在重渊的北戎密谍胆敢再度出手,我定是要将他们全部铲除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