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巨大危机
    ,!

    听水心英这么一说,雪幽幽立时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好!心英,你把景阳这边的岫云剑派弟子也全部带上。到时候,她们必会成为你最得力的帮手。”

    “师父——”

    水心英犹豫着没有答言。她当然知道,那些岫云剑派的弟子们会给予自己极大的帮助。可同样的,她们也会给予师父极大的支持。

    虽然师父现在已经是忠义盟的盟主,但表面的风光,并不代表她已经全盘掌控了这个过于庞大、人员混杂的帮派。

    左语松在忠义盟中经营了数十年,而且这只笑面狐狸的用人手腕一向高妙,盟内对他忠心之人,可谓比比皆是。

    尤其是那些由他所提拔上去的堂主和分舵主们,更是已经习惯了对他惟命是从。

    在这种情势之下,师父真正所能倚重与依靠的,还是岫云剑派。

    如今,她这位岫云剑派的宗主要赶去重渊,已是让师父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帮手。而她若是再将这里岫云剑派的弟子全都带走,那便是让师父就此失去了所有的后盾。

    看出了水心英的犹豫,更猜到了她心中的忧虑,雪幽幽不由淡淡地一笑,道:“放心吧,心英!虽然忠义盟中人心各异,但还没有到一盘散沙的地步。

    你定要相信为师,必会将那些居心叵测之人全部驱逐出忠义盟,更会将那些桀骜不驯之徒尽皆收服,令忠义盟重现当年立盟之初时的昌盛景象!”

    听完师父的这一席话,水心英便不再多言。

    因为她知道,以师父孤傲的心性,绝对不会接受自己将岫云剑派弟子留下来保护她的提议。

    “不过师父,您还是把洛儿给留下吧!她最近刻苦练剑,武功已有了极大的进境,关键时候应是能够帮上您的忙——”

    雪幽幽顿时笑着摆手打断了水心英的话,“你且不必为洛儿操心!若这小丫头自己愿意,我当然高兴把她给留在身边。”

    顿了顿,她忽然状似无意地问了一句:“这一次,寒冰也会与你们一起去重渊吗?”

    水心英不由愣了愣,随即摇头道:“寒冰此刻应该还在由北戎返回大裕的路上。不过这一次,明睿不打算让他跟我们一起去重渊。

    戎帝宇文罡制定了那个所谓的‘刺冷’计划,赤阳教的杀手随时都可能出现在景阳城中。

    更何况,郑庸也再次现身,并与北戎的阴太后有所勾连,想必也会实施某些不利于大裕的阴谋。

    所以,明睿准备让寒冰留下来,配合宫内的侍卫统领朱墨与宫外的禁军大统领宋青锋,共同对付郑庸,以及那些即将来自北戎的刺客。”

    雪幽幽听了,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水心英所说的那些关于郑庸与北戎刺客的消息,她这位忠义盟的盟主也已尽皆知晓。

    可在水心英说起打算如何对付那些敌人时,却根本没有提到忠义盟。

    雪幽幽自然明白,水心英之所以这么说,不是故意要忽略忠义盟的作用,而是她清楚地知道,如今的忠义盟,已很难做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也更加不可能与大裕朝廷有任何同仇敌忾之心。

    这种情形的出现,的确是令身为盟主的雪幽幽感到既痛心,又无奈。

    但她还是始终坚定地认为,忠义盟脱离朝廷掌控,成为纯粹的江湖帮派,此乃是大势所趋。

    只因眼下一切尚处于改变的初始阶段,自然会面临诸多的问题与困境。

    对此,忠义盟上下难免都会有些不适应,并因而感到困惑与不满,甚至是产生悲观与失望的情绪。

    这也正是忠义盟目前所面临的一场巨大的危机。

    人心不稳,所思各异,极易导致这一本就结构松散的庞大帮派逐渐分崩离析,走上没落之路。

    但是,雪幽幽依然相信,自己这位自幼便出生于盟内的新一任盟主,必定能够力挽狂澜,带领忠义盟渡过危机,走出低谷。

    最终,当一切都走上正轨之后,忠义盟也会从此脱胎换骨,恢复生机,另有一番全新的气象与格局。

    正是由于下定了这一决心,要重整忠义盟,雪幽幽才会一改往日的任性嚣张,表现出一位顾全大局、行事稳重的盟主所应有的姿态。

    在与那些在忠义盟内颇具影响力的实权人物们打交道时,她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与耐心,与他们共同协商,尽量取得意见一致,处理好盟内的诸般事务。

    不过这也就意味着,她这位盟主不得不在许多事情上面,违心地做出妥协与退让。

    这其中,便包括不久前发生的那起止血丹事件。

    数月之前,岫云剑派完全是出于善意,送给了忠义盟一批治疗外伤的特制灵药止血丹。

    可不知何时,这批止血丹中的一部分却被人动了手脚,换成了致命的毒药。若非仔细查看,绝难分辨出真药与假药之间,有着某些细微的差别。

    但负责保管这批止血丹的忠义盟药堂的人,却一直都未注意到这一危险情况的存在。

    直至接连出现了两起忠义盟属下在服用止血丹后,中毒身亡的事件,他们才想到要对这批止血丹进行查验。

    结果在查验之后,才发现了里面存在真药与假药的问题。

    但是由于时间隔得太长,谁也无法说得清楚,这批止血丹是从一开始便有假药混于其间,还是后来被人另行调换了其中的一部分。

    正是由于这种说不清楚,让岫云剑派无端背上了黑锅,进而令岫云剑派与忠义盟之间也产生了罅隙。

    雪幽幽身为前任岫云剑派的宗主,又是现任忠义盟的盟主,虽然明知道岫云剑派蒙冤受屈,但在无凭无据之下,她也无法公然站出来为岫云剑派辩白。

    所以,为了避嫌,她只好将此事全权交由一直代管药堂事务的刑堂执法万横江负责。

    结果,万横江在未查出任何实据的情况下,一味地将矛头指向岫云剑派,命令药堂不分真药假药,将库存的止血丹全部都销毁了。

    这一事件就此算是告一段落,但由此引发的余波,却仍未平复。

    岫云剑派弟子与忠义盟中人从此互不理睬,水心英还主动下令,封闭了后山那条连接岫云剑派与忠义盟的小径。就连她每次来探望自己的师父雪幽幽,都是经由大门进来,显得光明正大,却处处透着谨慎与疏离。

    正是在此等情形之下,谈及郑庸与北戎刺客的问题时,水心英便不敢随意地将忠义盟卷入其中,以免令自己的师父更加为难。

    因为对于忠义盟而言,郑庸这个前大内总管,应该并不能算是什么敌人。

    他虽是一直在通过左语松操控忠义盟,但随着左语松之死,这一真相再也无法得以证实。

    忠义盟里的人都还以为,他们是在为朝廷做事,所效忠的始终都是那位皇帝陛下浩星潇启。

    而且,在大多数人看来,作为前大内总管的郑庸,他的一切所作所为,皆是在奉旨行事。

    既然从前的那位皇帝陛下,都未因自己的倒行逆施而被追责,那么若是将全部罪过都推到一个老太监的身上,就更加说不过去了。

    另外,那些关于郑庸与北人勾结,投敌叛国的说法,则更是缺乏任何实据,令人难以置信。

    就连朝廷所发下的对郑庸的海捕文书上,也只是指控其曾带领手下的大内高手,擅闯信武侯府和文山公府,杀害府中数十名侍卫和下人。而对于这奸宦其他未经证实的罪行,却是只字未提。

    所以,如果雪幽幽公然提出要对付郑庸,势必会遭到盟内一些人或明或暗的反对。

    至于对付北戎刺客一事,倒是相对容易一些,但其中也不是没有诸般的顾忌。

    按理说,抗击外敌,本就是身为大裕国人的职责与本分。

    可如果这些外敌所针对的只是皇帝一人,那便应该由专门负责保护这位皇帝陛下的大内侍卫与禁军来应付。

    忠义盟毕竟已只是一个江湖帮派,必要时可以挺身而出,帮助朝廷阻止并捉拿刺客,但绝不应该越俎代庖,主动承担起对付刺客的责任。

    所以到头来,雪幽幽这位忠义盟的盟主,也只能将北戎派遣刺客的消息下传至北方的各分舵主,命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严加布控,尽可能阻止北戎刺客入境。

    同时,在与负责景阳城外围防务的禁军大统领宋青锋协商之后,决定由忠义盟负责城南一线的警戒与封锁。

    而在暗地里,雪幽幽又命令那位新任的顺风堂主廖京东,安排下足够的人手,密切注意出现在景阳城内的任何可疑人物。

    从表面上看,这些举措可以说是已做得滴水不漏、面面俱到。

    但事实上,若是考虑到有郑庸这位前大内总管作为内应,那些北戎刺客完全能够轻易地避开北方分舵的布控,穿过城外禁卫军的封锁,进入到景阳城中,并隐匿于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

    如此一来,忠义盟所做的那些安排,便都沦为了一种形式而已,根本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