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离愁别绪
    见雪幽幽突然间沉默不语,水心英当即便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已在不经意间触及了师父的痛处。

    自责之余,她连忙转换了话题道:“对了,师父,明睿还接到另一个从新京那边传来的消息,古凝的伤势已经大有好转,现在已然能够独自支撑着坐起来了。”

    雪幽幽听了,不觉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对于这位古副盟主,她的印象早已大为改观,再也不像从前那般,对这个冷血的杀手之王充满了轻蔑与怀疑。

    当初,古凝那般出人意料地被推举为忠义盟副盟主。他的心里应该很清楚,自己是被雪幽幽所利用,硬给架上了副盟主的位置,作用不过就是为她这位真正的盟主挡箭。

    但古凝却并未因此心怀怨愤,甚至是暗中捣鬼拆台,而是一直尽心尽力地去完成每一件她这位盟主所交办给他的任务。

    面对盟内其他堂主或是分舵主的质疑与抵触,他这位被视为傀儡的副盟主,始终表现得不卑不亢,既不推诿塞责,又不盛气凌人。

    可以说,正是由于古凝的存在,替雪幽幽挡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同时也为她分担了一部分重责。

    所以当她听到古凝被独笑穹重伤,很可能会因此成残的消息时,雪幽幽的嘴上虽是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一直在为这个硬骨头的汉子惋惜与担忧。

    如今得知古凝有了康复的希望,雪幽幽在大感宽慰之余,更不禁对救了古凝的寒冰生出了更多的感激之情。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水心英,隐含深意地问了一句:“洛儿知道寒冰就快回来了吗?”

    “师父,您——”

    水心英眨了眨眼睛,唇边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您莫非是看出来了什么?”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以前对寒冰这小子所知不多,怕这个浪荡公子哥儿会伤害到洛儿,故而我才会寻机让洛儿远离了他。

    但自从那次围城之战,我便看出,此子深藏不露,且又敢于担当,绝非性情脯之人。

    而这一次,他为救我忠义盟的属下,在敌国之境,与北人斗智斗勇,尽展我大裕男儿豪气。为师实是对他钦佩有加!更是喜爱有加!

    洛儿若是能与他两情相悦,为师自不会再不知趣地横加干预,做那讨厌的棒打鸳鸯之人!”

    见师父谈起此事时一副笑语晏晏的模样,水心英便随之放下了一颗心。

    本来她还一直有所担忧,怕师父会反对洛儿与寒冰相恋。

    所以她也曾想过,干脆将寒冰就是萧玉的真相告诉师父。

    但是,浩星明睿却阻止了她。

    他告诉水心英,寒冰本人不愿再提起萧玉的事情,想将那段往事就此尘封。

    而寒冰之所以做出这种选择,是因为他不希望那些自觉对萧玉心怀歉疚之人,想在他这个寒冰的身上做出补偿。

    事实上,萧玉这个人,只是寒冰的一种伪装,并不是真实的他。

    萧玉所做的那些事情,甚至是所做出的牺牲,都是为了某个特殊的目的。这其中难免会有欺骗,更有利用,没有谁对谁错,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

    所以,寒冰他不想让萧玉再活过来,打扰到所有人的心境。

    正是出于这种原因,他才一直瞒着洛儿,只愿以寒冰的身份面对她。

    听了浩星明睿的这番话,水心英便打消了先前的那个念头。

    但其实,她的心里很清楚,明睿还是没有说出全部实情。

    寒冰不愿让人知道他那个萧玉的身份,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

    不想让那些在意他的人,替他担心。

    如果知道了他就是萧玉,也就知道了他是隐族人。那么,他已身中天毒异灭的事情,便再也无法隐瞒下去了。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也无法再改变,又何苦让更多的人为此忧心,或是为此愧疚呢?

    理解了寒冰的想法,水心英在心疼与感叹之余,又不禁为他与洛儿的事情犯愁,担心洛儿那小丫头认死理,非要等着萧玉回来。

    好在寒冰这小子还真是有他的一套手段,居然将倔强的洛儿在不知不觉间给打动了。

    看到洛儿自北戎回来之后,终日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水心英便知道,自己的这个小徒儿春心已动。

    但她却没有向洛儿问过这方面的事情,因为她这个做师父的很了解自己的徒弟。

    虽然这小丫头终日一副单纯开朗的模样,其实在她的内心里,有着常人所没有的坚忍与倔强。

    既然她已经认定了萧玉便是自己一生的等待,便不可能再被寒冰所打动。而如今,她之所以接受了寒冰,一定是因为她发现了寒冰与萧玉之间的那个秘密。

    但洛儿到底已经知道了多少呢?这却是十分难说。

    故而水心英不敢轻易挑起这个话题,怕洛儿会向自己这位师父问一些不好回答的事情,比如,天毒异灭。

    “心英,依你看来,洛儿到底喜不喜欢寒冰?”

    雪幽幽终是没能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十分关切地问了一句。

    水心英微微一笑,道:“那小丫头口风紧得很,我这做师父的也实是不好太多过问。不过,等寒冰回来以后,凭您的慧眼,必是能看出这其中的端倪了。”

    雪幽幽斜睨了明显是在故弄玄虚的徒儿一眼,忍着笑,道:“我看洛儿那小丫头口风紧的毛病,就是跟你这个做师父的学的!你与明睿的事,居然瞒了我这么久!”

    见师父似乎已经愁眉尽展,不像自己方才进来时那般神色郁郁,水心英也不禁放开了心怀,轻笑着回了一句:“说起来,就数那位定亲王爷的口风一向不紧!”

    乍然听到徒儿开如此的玩笑,雪幽幽的面色竟是可疑地一红,却故作淡然地道:“他的口风怎会不紧?一件事,居然瞒了我三十多年!”

    水心英笑了笑,马上适可而止,不敢再令师父难堪。

    她方要另找一个轻松些的话题,尽量冲淡那种隐隐笼罩于自己与师父心头的离愁别绪,却听雪幽幽忽然微叹了一声,带着明显的担忧之色,道:“虽然上阵杀敌是他这个定亲王所善长,但毕竟年岁不饶人。更何况他的内力尽失,已与常人无异。

    一旦大裕出兵重渊,千里奔波,与北戎铁骑搏命厮杀,想必情势会异常凶险。也不知他能否支撑得住……”

    其实水心英早就看出来了,自从师父得知当年的真相以后,不但对定亲王再无一丝的记恨,更是为自己多年来对他的误解而深感愧疚。

    只是师父一向性情高傲,心中虽然已经认错,嘴上却是难以服软。她与定亲王之间尽管已是前嫌尽释,却再也回不到从前那种无话不谈的亲密。

    所以这一次,定亲王出征在即,师父明明心中颇多牵挂,却无法抛开面子,去为定亲王送行。

    而定亲王为了顾全大局,仍处于隐居的状态,自然不方便抛头露面,来忠义盟中向师父辞行。

    作为晚辈,水心英也不好多言相劝,便只能尽力安慰。

    “师父尽可放心,明睿已经安排了原定亲王府内的十几名隐族武士,作为近卫随侍于定亲王身侧。而且,西路军中还有文山公府的小公子薛少龙做副将。等定亲王到了重渊之后,我亦会派岫云剑派的弟子负责贴身保护,必不让定亲王有任何差池。”

    听她这样一说,雪幽幽确是少了些许的担忧,原本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她们师徒二人又多说了一会儿话,虽然有万般的不舍,水心英却还是不得不站起身来,再次跪倒在自己师父的面前,向她含泪辞行。

    雪幽幽自然也猜得出水心英急于离开的原因。出发之前,必定还有诸多事宜需要安排。

    所以她这做师父的便也没有再多加挽留,只是挽着这个徒儿的手,殷殷叮嘱着,一直将她送到了自己所居的那处院子的大门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