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何必拘礼
    ,!

    告别了师父,水心英立即回到后山岫云剑派的驻地,命令那里的数十名女弟子们整装待发。

    随后她便想到,应该将此事知会浩星明睿一声,让他事先也有个安排。

    于是,水心英又马上下了山,直奔城中。

    当她匆匆赶到定亲王府时,却赫然发现,那个坐在偏厅中,正与定亲王萧天绝和浩星明睿相谈甚欢之人,竟是久已未见的寒冰!

    看到水心英走了进来,正自口若悬河的寒冰连忙打装头,立起身来,向这位未来的舅母毕恭毕敬地施了一个礼,“见过水女侠!”

    水心英对着他和煦地一笑,道:“你这孩子也太多礼了!”

    因为见到久别的爱徒而心情大好的萧天绝,也在一旁哈哈大笑着道:“正是如此!自家人,何必拘礼!我就从来不让心英这侄媳妇给我行礼。”

    这一声“侄媳妇”叫出口,顿时令水心英的俏脸微微一红。

    由于浩星明睿一直还在以定亲王的面目出现在朝堂之上,帮助裕帝冷衣清稳固朝局,实施新政。故而,他这假王爷的身份仍旧十分尴尬,实在不宜于此时迎娶水心英。

    水心英自然理解浩星明睿的想法,他不想就这样顶着别人的名字,不明不白地娶了她。

    虽然作为江湖儿女,水心英并不十分在意名分之事,但浩星明睿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愿委屈了她,所以这件婚事便一直拖了下来。

    然而一向性急的萧天绝可不管这些,既然催不动他们二人马上成亲,他自己便索性先改了口,水心英已直接成为了他萧天绝的侄媳妇。

    平日当着浩星明睿的面,这样叫她倒还罢了。可今日,有寒冰这个晚辈在场,水心英多少还是感到了几分尴尬。

    一见自己的心上人受窘,浩星明睿当即便跳出来护花了。

    “七叔,寒冰所行的这个礼,可不是冲着我这个当舅舅的面子,而是冲着人家洛儿姑娘的面子。”

    他先是笑吟吟地对着萧天绝说了一句,随后,便转头瞥了一眼那个站在一旁,正极不厚道地咧着嘴偷笑的亲外甥寒冰,又淡淡地加了一句,“见到洛儿姑娘的授业恩师,他这小子自然是要礼数周全了!”

    听他这么一说,萧天绝当即含笑点了点头,道:“嗯,你此话说得确是极有道理!”

    水心英心知明睿是为了给自己解围,却不惜出卖自己的亲外甥,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而听到她的这一声笑,原本就被自己舅舅取笑得尴尬不已的寒冰,更是生出了一种想马上逃之夭夭的念头。

    好在他的脸皮还算够厚,咧着嘴苦笑了一下之后,竟真的再次老老实实地躬身向水心英行了个大礼,口中更是异常恭敬地说了一句:“寒冰见过水宗主!”

    水心英见状,只好勉强收住笑容,努力做出一副肃然之状,对寒冰点了点头。

    随后,她便又忍不住嗔怪地瞪了一眼那个简直没有舅舅样儿的浩星明睿。

    谁知浩星明睿却忽然站起身来,径自走到她的身旁,伸出手来小心地将她扶坐在了旁边的一把椅中。然后,他自己也极是随意地往她的身边一坐。

    看到这家伙脸上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水心英倒是不知该如何表示反对了。

    而萧天绝却是看得老怀大慰,满意地抚着颌下的长须,连连点着头。

    寒冰这小子此时也学乖了。

    只见他微垂着头站在那里,竭力做出一副恭谨孝顺的模样,尽管肚子里都已笑得快抽筋了。

    水心英毕竟是一派宗主,遇事尚能稳得住心神。

    虽然面前的这三个人物,不分老少,皆是有些不修边幅,难免令人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但她还不至于因此乱了阵脚,无法应对。

    看了一眼在一旁忍笑忍到肩膀直抖的坏小子寒冰,她微笑着道:“寒冰也坐吧,你将行程足足缩短了两日有余,这一路定是赶得十分辛苦!”

    “多谢水宗主!”

    寒冰连忙一本正经地应了一句,便也在旁边坐了下来,同时口中又恭敬地道:“晚辈在途中接到了师父与舅舅即将离开景阳的消息,故而便与清伯急赶了几日,想在你们出发之前能够见上一面。”

    水心英点了点头,继续神色淡然地道:“你回来的确是及时。明日七叔和明睿要一起出发,而我也要带领岫云剑派的弟子随行。你若是再晚一日回来,便会彼此错过了!”

    “岫云剑派的弟子——”

    寒冰愣愣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舅舅,却发现舅舅也是一脸的惊诧。

    他的星眸中不禁闪过了一抹焦急之色,期期艾艾地问道:“水宗主,岫云剑派……所有的弟子……都要跟您一起去重渊吗?”

    水心英这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一般,微皱着秀眉道:“家师倒是说过,想把洛儿留下来,但这也得看那丫头自己的意思——”

    寒冰才刚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却听这位水宗主在大喘气之后,又来了一句:“不过洛儿她一向都是跟在我的身边,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吧。否则以她那种顽皮好动的性子,我实是有些不放心留下她一个人。”

    寒冰的星眸猛地眨了眨,想也未想地急急接口道:“水宗主您有所不知,方才我还在向师父和舅舅他们夸赞洛儿姑娘呢。

    在北戎时,她独自指挥忠义盟的高手,劫下了由暗卫司重兵护卫的囚车,还毫发无伤地救下了那六名被俘的忠义盟密谍。

    在整个劫囚行动中,洛儿姑娘一直表现得沉着冷静,应对得当,完全有独挡一面的能力。经此一战之后,那些忠义盟中的人都对她的武功与智计极为信服。

    若是水宗主将洛儿姑娘留在令师的身边,她必会成为雪盟主最为得力的帮手。

    我想水宗主您也知道,如今忠义盟中人心思变,雪盟主孤掌难鸣,的确是需要有一个既信得过,又十分得力的人,为她站脚助威,出谋献策。另外——”

    “寒冰!”

    见自己这个没出息的外甥一听说洛儿姑娘要走,在情急之下,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大堆明显有夸大之嫌的牵强理由,而且这小子还意犹未尽,想继续大放厥词,浩星明睿这个做舅舅的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急忙给那个正绞尽脑汁编织理由的傻小子使了个眼色,随后便笑看着眼中闪着隐隐得色的水心英,道:“人家水宗主一开始便说过,最终还是要看洛儿姑娘自己的意思。不是吗?”

    水心英顿时忍着笑,点了点头。

    寒冰怔了怔,星眸微微一转,当即便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被面前这位令人尊敬的水宗主给戏耍了一番!

    他不禁面带苦笑地咧了咧嘴,却一脸同情地看向自己的舅舅,道:“对于水宗主的话,舅舅居然能够理解得如此透彻,可见平日已是训练有素了!”

    浩星明睿当即面色一僵,狠狠瞪了一眼这个完全不知道感恩的坏小子,嘴上却是毫不让步地嘿嘿笑了一声,道:“水宗主秀外慧中,又一向见识不凡,舅舅我得以时时聆听教诲,自是受益良多。

    寒冰你今后倒是也要多学着点儿,否则人家洛儿姑娘恐怕还是愿意跟着自己的师父受教,而不愿听你小子终日胡说八道!”

    寒冰的星眸眨了眨,这才终于见识到了自己舅舅真正的厉害之处。

    就能言善辩、阴谋算计而言,他们甥舅二人或许还有得一拼。可若是单论厚颜无耻这一项,寒冰还是要甘拜下风的。

    既已认输,这小子便再不敢多言,马上笑嘻嘻地起身上前,替自己的师父和这位极不好惹的舅舅续满了杯中的茶水。

    随后,他又斟了一杯茶,小心翼翼地端到水心英的面前,恭声道:“寒冰方才言语无状,还请水宗主见谅!”

    水心英接过茶盏,轻啜了一口,方缓缓地道:“其实你方才所言,确有几分道理。如今忠义盟内部人心不稳,家师雪盟主正面临诸多困难。我将洛儿留下来,便是想让她能够助家师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她深深地看了一眼寒冰,“但我知道,到了关键时刻,真正能够助家师一臂之力的,还是你!所以,我在此便将家师和洛儿的安危,都托付给你了,寒冰!”

    寒冰当即肃然躬身道:“请水宗主放心,寒冰定当尽心竭力,不付所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