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是雌是雄
    ,!

    见寒冰这小子终于达成了心愿,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可以与洛儿姑娘相伴,浩星明睿这个做舅舅的自然替他高兴。

    可是一想到寒冰今后所要承担的任务,以及因此所要面临的凶险,他又不免为这孩子担心。

    示意寒冰坐下来以后,浩星明睿便直接问道:“既然郑庸已经先行逃回了大裕,以你对阴太后的了解,她还会继续与郑庸勾结,完成他们先前的那笔交易吗?”

    寒冰极为肯定地点了点头,又进一步解释道:“阴太后之所以不愿过早与大裕开战,主要原因还是为了能够先行实施她那个占领重渊的大计。

    如今,她既已和西域诸国勾结起来,应该很快就会发动对重渊的入侵。那么,戎帝宇文罡的这一刺杀计划,反倒是帮了她的一个忙。

    重渊如果被围,大裕势必会做出反应,确实存在着出兵救援的可能性。可若是此时裕国的皇帝陛下遇刺,国中必然会因而生乱。

    到那时,大裕朝野上下所关注的,应该只有一件事情——

    是否应该向北戎宣战,从而发动一场胜算不大的边境战争?

    自然地,就不会再有人去考虑那个出兵援救重渊的问题了。

    所以,阴太后应该不会错过这个与郑庸合作的机会,让这奸宦协助北戎刺客,尽可能地在我大裕挑起内乱。

    而与此同时,北戎的铁骑已做好出兵重渊的准备。如此两相呼应,方能达到她彻底占领重渊的目的。

    一旦北戎占领了重渊,铁骑便可由西线突袭,令大裕陷入两面遇敌,双线作战的困境。

    最终,夺下大裕江山,实现所谓的天下一统,才是她这位野心勃勃的阴太后真正的目的!”

    浩星明睿一边面色凝重地听着寒冰的分析,一边用手指轻轻叩击身前的桌案,显然是在思索着应对之策。

    这时,水心英忽然在一旁问了一句:“寒冰,据你估计,北戎的刺客大概何时能够到达景阳?”

    “至少要在十日之后。”

    寒冰极有把握地答道,“戎帝宇文罡虽然只是命公玉飒颜兄弟二人前来行刺,但太后一定会让独笑穹跟着一起来,以增加成功的机会。

    而独笑穹这一次被我用离别箭伤得着实不轻,想必不会很快恢复过来。”

    浩星明睿忽然看了寒冰一眼,语气肃然地道:“寒冰,今后非到万不得已之时,你切莫再使用离别箭!”

    萧天绝在一旁也立刻神色严峻地点头道:“是啊,明睿说的对!”

    寒冰自然明白师父和舅舅在担心什么。

    自从左语松被离别箭刺杀之后,忠义盟已经发下武林贴,以重金悬赏离别箭的人头。

    这一举动,便是向整个江湖宣布,离别箭已成为忠义盟不共戴天的死仇大敌。

    这完全是江湖恩怨,非关朝廷法度,必将是一个不死不休的结局。

    所以,为了避免与忠义盟发生不必要的冲突,离别箭最好从此在大裕销声匿迹,无处可寻。

    “师父和舅舅大可放心,我从此再也不会使用离别箭了!”

    寒冰连忙也语气肃然地做出了保证。但是,他的心里却清楚地知道,此事绝非如此简单。

    只不过师父与舅舅皆是出发在即,此时再与他们讨论这种事情,除了徒增他们的烦恼之外,实是不会有任何的帮助。

    故而,他便赶紧转换了话题。

    “舅舅,宫内搜捕天香教主凤嫣的行动,可有了什么进展?”

    一听寒冰问起此事,浩星明睿不禁双眉紧锁地摇了摇头,“到目前为止,朱墨那边还未取得任何进展。

    自从今上移居皇宫之后,便遣散了整个后宫。那些浩星潇启所留下的妃嫔们,都已被妥善安置到了宫外。而原在她们各宫之中侍候的宫人们,也有一部分跟随他们的主子一起出宫去了。

    另外,还有一批宫人领了一大笔安置费,自愿出宫另谋生路。

    故而,目前宫中所剩下的太监和宫女,已不到原来的半数。但仅这些宫人,便也有千人之多。

    对于留下来的这千余名宫人,朱墨正命人对其逐一进行仔细的盘查。不过迄今为止,尚未发现有任何可疑之人。”

    萧天绝突然插口问道:“那些宫中的侍卫们呢?可都曾盘查过了?”

    浩星明睿不由愣了愣,有些不解地道:“数月前大裕新君登基,重组了大内侍卫。当时,便已由侍卫统领朱墨负责,对所有新编的大内侍卫,进行了严格的核查。

    目前的大内侍卫之中,当不会有北人密谍,或者是郑庸的余党,自然也更不会有那个天香教主凤嫣。”

    萧天绝听了,却冷哼了一声,道:“除了郑庸,怕是没有人真正见过那个凤嫣。你又如何能够确定,那些侍卫之中就真的没有这位天香教主?”

    “可是——”

    浩星明睿再次愣了愣,才忽有所悟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确是侄儿疏忽了!居然没有想到,也许凤嫣本就不是一个女子!如此说来,还应该提醒朱墨一声,对那些太监也要进行仔细盘查,也许其中就藏了一个妖人!”

    话音未落,他便猛地站起身来,匆匆奔到了厅外。

    招手将一名心腹手下叫了过来之后,他便向其仔细交待了几句,并打发那人赶紧去宫中给朱墨送信。

    重新回到了厅内,浩星明睿一脸钦佩之色地看着自己的七叔,道:“七叔,说来还是您老人家思虑周全,完全没有被‘凤嫣’这个名字所迷惑!”

    此时,萧天绝的脸色也和缓了下来,听到自己侄儿的这番赞誉,心中多少还是颇有些受用的。

    但他的口中却仍是带着教训之意地道:“你的谋算智计自是绝对不输于七叔!只不过你的那些想法,皆适用于朝堂之上,却不太对江湖的路数。

    当年我带着玉儿——,呃,寒冰闯荡江湖之时,可是见惯了这些江湖的诡谲伎俩。莫说是仅凭一个名字,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站在面前,也不一定即刻就能分辨得出,此人究竟是雌是雄!”

    “咳——”、“咳——”

    浩星明睿急忙尴尬地连咳了两声,想借此暗示七叔,尚有女客在场,实在不好说出诸如“雌雄”这般不雅的言语。

    谁知萧天绝正说得兴起,根本未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何不妥,更是完全没有理解自己侄儿的好意提醒,竟是冲着浩星明睿一瞪眼睛,不悦地问道:“你咳什么?莫非是还有何不服之处?”

    “侄儿不敢!”

    浩星明睿顿时吓得止住了假咳,一脸苦笑地看了看正抿嘴偷笑的水心英。

    好在寒冰及时出来解围,有意岔开了话题:“师父,舅舅想说的是,水宗主又不是外人,在她面前,您尽管叫我玉儿好了,不必特意再改口叫寒冰,反倒显得见外了。”

    “嗯,玉儿说得在理!”

    萧天绝这才算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却又斜睨了一眼自己的侄儿,“是这样吗?”

    浩星明睿赶紧不住地点头道:“侄儿正是此意!七叔您在自家人面前,当然还是要叫他玉儿的!”

    萧天绝顿时呵呵地笑了一声,看着自己那个懂事的乖徒儿,眼中满是说不尽的疼爱之意。

    寒冰先是邀功一般地瞟了自己的舅舅一眼,然后又继续哄着师父说起话来。

    “师父,明日您和舅舅都要离开,今晚就让玉儿留下来,陪你们多说一会儿话,可好?”

    听到自己徒儿这个带着孝顺之意的请求,萧天绝却没有立即点头同意。

    他先是看了一眼浩星明睿,却见自己的侄儿也正一脸无奈地看着他这位七叔。

    他们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萧天绝才沉吟着开口道:“如今玉儿你住在这王府之中,倒是并无不妥。只不过——”

    寒冰马上机灵地接口道:“师父放心,清伯已先回了花府。稍后,我也会回去拜见舅父。他若知道我今夜留下来陪您说话,定不会介意的。”

    萧天绝不由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道:“你这孩子,总是这般倔强!虽然如今冷衣清已经贵为一国之君,终日忙于国事。但在他的心里,想必还是记挂着你的。

    再者说,北戎刺客随时都会出现,你若能够呆在他的身边,岂不是更加令人放心一些吗?”

    寒冰垂眸笑了笑,道:“师父教训的是!不过徒儿以为,对于那些刺客,不能仅限于被动防守,更应该主动出击。

    我想利用北戎刺客尚未到达景阳的这些天,配合宋青锋在城内展开搜索。若是能够从中发现郑庸的踪影,甚至寻到机会除掉这个奸宦,那便不怕北戎再来多少刺客了!”

    这时,浩星明睿接过了话,道:“七叔,玉儿所言确也在理。如今的当务之急,还是要除去郑庸,以防这丧心病狂的奸宦策划出更大的阴谋。至于宫中的防卫,相信有朱墨在,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听到一向虑事周全的侄儿也这么说,萧天绝终于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玉儿你就留下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