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家的感觉
    ,!

    景阳城内原来的那座左相府邸,因其主人已经成为了大裕新君,举家移居皇宫之内,故而这座府邸就被暂时封闭了起来。

    但府中依旧留了一些下人,负责日常的打理,保持各处房舍院落应有的干净整洁,以便留待冷衣清不做皇帝之时,与家人再次入住其间。

    而相府旁边的那座徽园,也早已封闭多时。虽然还是与以往一样,平时少见人影,但其实也有专人负责打理,将里面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皆照料得丝毫不差、井井有条。

    从前相府大公子寒冰所居的那处院落,尤其受到了特殊的照看。不但房间内的东西一应俱全,并且整洁如新,就是院子里也每日都被打扫得一尘不染。

    其中的缘由,倒不是因为负责照看此处的下人,对那位原相府大公子有多么深厚的感情,而是因为原相府小公子,也就是如今的皇上幼子冷世玉,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习惯。

    每日午后,这位世玉惺子都要来到这座他大哥曾居住过的院子里,自行习练武功。无论刮风下雨,竟是日日不辍。

    而今日,也与往日没有任何不同,世玉又来到徽园的这座院子里练武。

    在将昨日自己的那位师父,禁军大统领宋青锋所传授的几招枪法再次演练了一遍之后,眼见天色不早,世玉便收起了手中的银枪,打算立即赶回宫去陪娘亲用晚膳。

    谁知他刚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一抬头间,却发现一个白色的颀长身影,不知何时已站在了院中。

    “哥哥!”

    当世玉看清楚那人的面孔后,忍不住惊喜异常地大呼了一声,随后便飞扑了上去,用双臂将他紧紧地抱住,似是生怕他会突然间飞走一般。

    寒冰抚摸着正埋在自己怀中的那颗小脑袋,含笑道:“世玉又长高了一些,力气也比从前大了许多,不错!”

    世玉慢慢抬起头来,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已泛起了一层泪光。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寒冰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歉然地道:“当初走得太过匆忙,没能与你告个别,是哥哥的错。”

    世玉却咧着嘴,微微一笑,道:“爹爹他已经告诉过我,说哥哥你一定还会回来看我的。所以我便一直盼着,更是日日努力练功,想让你看到我又有长进了!”

    寒冰再次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点头道:“方才我都已看到了,你的枪法一招一式皆有模有样,尽得其中精髓。看来你的那位师父一点儿也没有藏私,而你自己也绝对是没有少下过功夫。”

    被哥哥这般一番夸赞,世玉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小家伙终于收回双臂,放开了寒冰的腰,一脸崇拜地仰头看着他,道:“哥哥,听师父说,这次你在北戎大展神威,打败了他们所有的顶尖高手。就连那个从前胆敢来我大裕称王称霸的赤阳教主独笑穹,都被你打得他狼狈不堪、重伤难起!”

    寒冰顿时得意地哈哈一笑,“既然北戎敢让人来我大裕称王称霸,哥哥自然也要去北戎耀武扬威一番!”

    “那哥哥你下次能否带上我一起去?”

    见世玉的眼中尽是渴望之色,寒冰当即拍了拍他那尚有些稚嫩的小肩膀,哈哈笑着道:“这有何难?下次定会带上你!打虎亲兄弟,就让北人见识一下,我们兄弟二人的威风!”

    世玉顿时喜笑颜开地拉住了他的一只手,问道:“哥哥,那你现在便随我一起回宫,给我讲一讲你在北戎的那些故事,可好?”

    寒冰只是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那十几个正傻愣愣地站在不远处的大内侍卫,终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哥哥陪你回去。”

    说完,他便拉着世玉的小手,迈步走出了这座他们二人都极为熟悉的小院。

    这兄弟二人一路走着,一路谈笑着。而那些大内侍卫们,只敢远远地跟在后面。

    说实话,此时此刻,那些大内侍卫们的心中,既感到侥幸,又多少有些惶恐。

    原本他们十几个人负责守护惺子的安全,已将那座院落的里里外外都戒备得严严实实。

    可谁知,对方都已摸到了惺子的身边,他们之中居然没有一人生出任何的警觉。

    如此严重的失职,若是被统领大人知道,怕是少不了要挨上一顿狠揍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摸进来的这位不是敌人,而是惺子的亲哥哥,也就是那位大皇子寒冰。

    否则若是惺子出了意外,那他们这帮负有守护之责的家伙,便不只是挨一顿板子那么简单了!

    如今有那位身手不凡的大皇子相护,这些侍卫们自是不必再担心惺子的安全,但不知统领大人的那顿板子是否能够逃得过了。

    当那座气势雄伟的皇宫终于出现在面前时,寒冰慢慢松开了世玉的手。

    他矮下身来,半蹲在世玉的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道:“世玉,哥哥便不陪你进去了。今日我们已经谈了许多,改日若有机会,哥哥会给你讲更多的故事。

    只是你要记住哥哥的话,最近京城中并不安稳,你以后不要再去徽园里练功了。而且每次外出之时,也不能只带十几个侍卫随行。”

    “我记住了,哥哥!”

    世玉懂事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却不由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哥哥你真的不进去吗?”

    “我今日刚回来,还没有去舅父花神医那里,向他老人家问候一声。耽搁久了,怕他心中惦记。”

    寒冰虽是努力将这一牵强的借口说得郑重其事,声音里却不禁隐隐露出了一丝歉疚之意。

    “那——,哥哥你明日会来吗?明日是下元节,水官解厄之日。娘亲会做一些很好吃的糍粑,还要蒸麻腐包子。她的手艺真的很好,哥哥你不来尝一尝吗?”

    世玉一边说着,一边眨动着大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寒冰。

    “下元节——”

    寒冰不由笑叹了一声,“我倒是从未想起过还有这样一个节日!”

    而与此同时,一阵莫名的辛酸与悲凉,也不期然地袭上了他的心头。

    糍粑、麻腐包子……

    如果自己的娘亲还在,凭她那一双巧手,所做出的这些吃食,想必绝不会比那位冷夫人差吧?

    可惜的是,自己从未见过,更是从未尝过这些东西,又哪里知道好吃不好吃呢?

    他默默地站起身来,抚摸着世玉的头,终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既是这等重要的节日,自然要家里人守在一起。哥哥还是不来打扰了吧。”

    “哥哥,你不是说,永远都是我的哥哥吗?却为何又不把你自己当成我的家里人呢?”

    世玉高高地仰起头,神情肃然地看着寒冰。

    寒冰被他问得神色一黯,沉默了半晌,才缓缓地道:“在哥哥的心中,你永远都是我的家里人。但这仅限于你我兄弟之间。懂了吗,世玉?”

    世玉的年纪虽然不大,却是极为早熟懂事。

    他见过娘亲对哥哥的诸般误解,也知道爹爹不再把哥哥当作亲生之子。

    对于这一切,哥哥他虽然表面上装作毫不在乎,但在他的心里,一定也会难过吧?

    正是因为这样,哥哥他才从不愿意回家,更是从未踏入过这座他们目前所居住的皇宫。

    但是世玉不希望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下去,他还是怀念从前在相府时的那段日子。

    尽管娘亲与哥哥总是为了他这个相府小公子而明争暗斗,但爹爹却总是明着支持娘亲,暗中帮着哥哥。

    而且那时候,他能够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一种家的温暖。不像现在这样,虽然身边总是环绕着很多的人,但他却时常感觉到一种难言的孤寂。

    所以他想要尽一切努力留住哥哥,也留住那一种家的感觉。

    感觉到世玉又悄然拉住了自己的一只手,寒冰的心不禁微微一颤。

    他没有想到,一向懂事听话的世玉,会用这种固执的方式想要留住自己。

    他垂头看着世玉乌黑的大眼睛,终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道:“这一次,哥哥就陪世玉一起进去,顺便看一看你在这里的居处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可好?”

    世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哥哥终于答应进去了!哪怕只是小坐一会儿,却也算是回到了这个家里。

    于是他二话不说,便急忙拉着寒冰的手,向皇宫的大门里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