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三章 如履薄冰
    ,!

    大裕皇宫选德殿内,坐在龙椅之上的冷衣清,一直双眉紧锁地看着正在那里悠闲自在地喝着茶的浩星明睿。

    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这位皇帝陛下终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道:“没想到这么快,你就要走了!”

    坐在旁边锦墩上的浩星明睿慢慢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微笑着开口道:“明日一早,定亲王便与我一同出城。如今并无战事,陛下自不必与百官一起去城外相送。故而今日我特来向陛下提前辞行!”

    冷衣清看着他,竟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这数月以来,在王爷你的协助之下,朝局渐趋平稳,新政的实施也颇见成效。

    我本以为,你我继续合作下去,加以时日,必能让大裕恢复元气,从此呈现出一番不同的新气象。

    可如今你这一走,我的心中着实是大感惶恐,也不免对大裕的未来生出更多的忧虑!”

    看到冷衣清这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浩星明睿不由想起了一年多以前,第一次在这座选德殿中见到这位前左相大人时的情景。

    当时的那位左相大人,虽是竭力表现得谦恭有礼,甚至还有些谨小慎微,但气度上自有一种非同寻常的镇定从容。

    只因那时他虽是一朝宰辅,看似风光无限,却并无多少实权。虽然不免会自感壮志难抒,但也多了一份笑看风云的淡然。

    可如今,内忧外患,所有的重担皆压于他一身,已将那个曾经野心勃勃的左相大人,变成了眼前这位心神俱疲的皇帝陛下。

    而这一切,追根究底,却都是他浩星明睿打着天降大任的旗号,强加于这位大裕新君身上的。

    想到这些,浩星明睿的心中虽说并无丝毫的歉疚,但还是多少有些同情冷衣清,觉得自己应该再多帮他一下。

    “陛下实不必如此惶恐!更无须有太多的忧虑。如今朝中内阁制已基本确立,六部诸司也已初步理顺,对于地方州府的调整也都在顺利进行之中。

    故而在日常政务方面,陛下自是不必再过多费神,尽管放手让下面的人按部就班地自行处理即可。

    若遇到紧要之事,陛下还可以召集内阁,共同商议。集思广益之下,想必不难找出可行之法。”

    冷衣清只是默默听着,紧锁的眉宇却始终没有舒展开。

    浩星明睿自然知道,这位皇帝陛下此刻心中最为忧虑的是什么,这也正是他今日特意进宫见驾的主要原因。

    于是,他又继续说道:“如今的当务之急,乃是对军方的整顿。”

    冷衣清闻言,神色不由一动,语气间也多了些急切之意,“王爷所言甚是!一直以来,我大裕不但国力积弱,战力更是严重不足。一旦遭逢强敌入侵,实不知该如何应对,才能保住疆土不失。

    这些时日,我与内阁多次议及此事,却始终都未能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之法。

    我知王爷近日心忧重渊之危,恐怕无暇分神顾及其他,便未敢召你入宫,共同商议此事。而今日既然提起,我确是想听一听,王爷对此可有何真知灼见?”

    浩星明睿倒也不再客气,当即便侃侃而言道:“宫内的侍卫亲军与戍卫京城的禁军,分别由朱墨和宋青锋统领,自是毫无问题。而目前真正令人担忧的,乃是驻守于四境的各路边军。

    这其中,南岭军由忠于朝廷的魏将军统帅,而且与我大裕南境相邻的,只有两个弱小的附属国,彼此间从未出现过大的边境纠纷,当可令人放心。

    北境军仍是由庆王爷代管,实则是由方胜将军统帅,也并无太大问题。只不过,众所周知,北戎国主宇文罡对我大裕觊觎已久,随时都可能再次发动新的南侵。

    为了防患于未然,我建议陛下从庆王爷手中收回北境兵权,交由靖远侯宋行野接掌北境军务。”

    冷衣清一听,登时面露犹豫之色,道:“可是宋侯爷年事已高,恐怕不宜于长期驻守北境。”

    “确是如此。”

    浩星明睿不禁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故而我方才所说的,也只是万不得已之下的临时之计。

    据我推测,一旦北戎阴太后攻占重渊的计划成功,接下来,她的目标自然就是大裕。

    而若是阴太后在重渊受挫,戎帝宇文罡必定会借此反击,夺取兵权,然后马上兴兵南侵。

    所以说,最早是今冬,最迟是明春,大裕与北戎之间,必有一战。

    为了早做应对,以便有备无患,陛下可以让熟知北境防务的宋侯爷先去一趟永州,整顿军备,巡视边防。

    而一旦北戎铁骑南下,最终还是要派禁军大统领宋青锋,去打这场异常艰难的北境之战。”

    冷衣清沉吟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道:“看来也只能先这般决定了。眼下大裕实是太过缺乏可以独当一面的领兵之将。

    数月前的那场兵变,济王虽然未能得逞,大裕的兵力也未受到太大伤损,但在将领方面,却是出现了太多的空缺。”

    “是啊,有兵无将,相当于群龙无首,真正打起仗来,便很难会有胜算!”

    浩星明睿不禁叹息了一声,“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与陛下谈到的问题。如今在这边境四军之中,最令人不放心的,便是西路军。

    原西路军主帅邢成彪,已在数月前的那场兵变中被杀。当时追随他参与谋反的各级西路军将领,竟达数十人之多。

    济王之乱被平定以后,整个西路军,可以说是遭到了一次彻底的清洗。

    长久以来,大裕一直是重文轻武。朝廷对于武将的铨选与提拔本就极之疏慢,以至于我朝具备统军能力的将领已如凤毛麟角一般,少之又少。

    故而直到今日,西路军中尚未能补齐所有的将领空缺。长此以往,下面的兵士缺乏督导,自然会愈加懈怠,以致军备松弛。”

    冷衣清随即接过话来,道:“好在当初由你举荐,如今已然确定了由定亲王为西路军主帅。定亲王一向军功卓著,且又领军有方。有他坐镇西路军,应该立时便可以起到稳定军心之效!”

    “但陛下可曾想过,若是重渊情势危殆,定亲王必是会前去救援。而他一走,西路军难免又会变成群龙无首。”

    “这——”

    被浩星明睿这般一问,冷衣清不禁怔在了那里。

    他这位皇帝陛下在处理政事上,确是英明睿智,思虑周全。可偏偏就在军务方面,总是令人有一种力有不逮的感觉。

    不过好在此时,他最可倚重的浩星明睿还没有走,这位皇帝陛下便也毫不客气地向其讨教起来。

    “不知王爷你可是已经想出了更好的应对之策?”

    浩星明睿立时微微一笑,道:“这便是我方才建议陛下收回庆王爷北境兵权的原因。庆王爷的属地庆州,其实是在西境。

    陛下可以命庆王爷协助定亲王,督管西路军。一旦定亲王前去重渊,便由庆王爷接替他统率西路军。

    庆王爷看似闲散,但他治下的庆州军,却是所有厢军中战力最强的一支。由庆王爷代管西路军,必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还是王爷你想得周全!”

    听了浩星明睿这一番详尽的解析,冷衣清终于完全明白过来,却又不禁感叹了一声,“以后身边少了你的筹谋与提点,我难免是会常感心中惴惴,忧思难安了!”

    浩星明睿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还带了些调侃意味地道:“陛下难道已经忘记你当初身为左相大人之时,那种胸有丘壑、挥斥八极的绝世风采了吗?”

    冷衣清闻言,当即便瞪了他一眼,赌气般地道:“我若真有你所说的那等本事,又怎会中了你的诡计,被架到这个令人烦恼不已的位置上,终日如履薄冰、忧心忡忡?”

    浩星明睿顿时被他说得朗声大笑起来。

    见这个惫懒家伙居然表现得如此自得,冷衣清当然更加气恼,可不知为何,一张脸刚刚绷起,却又不由自主地随着他一起放声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