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鞠躬尽瘁
    笑过之后,冷衣清确是觉得心境开阔了许多。

    当然,这也跟浩星明睿刚刚向他所提的那些极为适用的建议有关,让他这位皇帝陛下得以忧思暂解。

    但他决不愿就此放浩星明睿马上离去,只觉还应该从这狡猾精明、且又见识非凡的家伙口中,再多榨出一些治国的良方来。

    “方才王爷所提,对于三境边军的整顿之法,实是甚合我意。尤其是那个最为令人头疼的西路军,王爷的办法的确是高明之极!

    明日我便会与内阁共商,争取尽快通过由庆王爷协助定亲王统管西路军之议。如此一来,不但稳定了西境,更为定亲王随时出兵重渊,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听冷衣清这么说,浩星明睿不由笑了笑,却以一种略显凝重的语气道:“想必内阁不会对庆王爷协管西路军一事提出任何异议。

    但是对于出兵重渊一事,恐怕陛下还不能太过乐观。即便是定亲王可以随时待命,可陛下的这道出兵的旨意,怕是并不那么容易颁下。”

    冷衣清闻言,也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我明白王爷的意思。更知道,这便是近日你奔波于几位重要朝臣府邸的原因。

    虽然你我都十分清楚,重渊一旦被北戎吞并,最终受害的必定是大裕。但那些并不真正了解此种情势的朝臣与百姓们,却是占据了绝大多数。

    他们所想到的,唯有朝廷打算耗费大量军资,牺牲自己的儿郎,到一个极为遥远的地方,去为一群陌生人打仗。”

    浩星明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莫说是普通的百姓,便是那些手握重权,自以为对朝政大事了若指掌的朝臣们,也都没有清楚地看到,大裕所面临的这一场近在眼前的巨大危机!

    继吞并重渊之后,阴太后必然会把魔爪伸向西域各国。而这些小国自然不会像重渊那般抵抗,很快就会一一归附于北戎。

    到那时,大裕西境便再也不会有安稳之日。不但经常会受到那些弹丸小国的不断骚扰,还随时处于北戎骑兵的攻击之下。

    而最令人担忧的一点是,相较于北境而言,西境的地势更为平坦,几乎无险可守,尤其利于北戎的骑兵作战。

    一旦西线被突破,后面便是一马平川,北戎敌军借大胜之势,一鼓作气之下,很有可能重现不久前的景阳之围。

    然而,目前这一切都还未发生,仅凭我等的一番设想,的解是没有太大的说服力。

    虽然我已经说动了一些朝臣,让他们看清了问题的严重性,但毕竟也只是少数。所以,一旦陛下提出向重渊派兵之议,恐怕还要面对众多的质疑与反对之声。”

    冷衣清默然点了点头,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解此难题。

    这时,浩星明睿忽然站起身来,举步上前,将一样东西放在了冷衣清身前的龙案之上。

    “当初为确保安全,你我决定将乾坤密钥分开保管。而今我既然将要离开大裕,自当把手中的这枚坤钥交还给陛下。”

    冷衣清看着面前的那枚坤钥,一瞬间又忆起了那夜在地府中所发生的一切。

    他不由苦笑了一下,道:“自那夜护国神柱入地之后,这对乾坤密钥似已失去了任何作用。而那扇地府之门,也再未被打开过。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又继续沉埋于地下了!”

    “不过明睿相信,陛下应该很快便会用到这乾坤密钥,打开地府之门。那里虽然埋藏着一些难以向世人述说的秘密,但同样也保存着无尽的宝藏,不是吗?”

    冷衣清怔怔地看着浩星明睿,“你是说——,要我开启地府宝藏?”

    “不错。无论是远征重渊,还是即将到来的北境之战,都需要消耗大量的军资战备。以目前大裕的国库,绝对难以负荷。

    陛下何不未雨绸缪,先行给出应对之策?这样一来,自然可以堵住那些拿国库空虚为由,抵制出兵的朝臣之口。”

    冷衣清顿时听得连连点头,“这确是一个好主意!到时定会为出兵重渊之举减少部分的阻力。”

    浩星明睿微微一笑,道:“在此事上,我等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但愿苍天有眼,最终让重渊和大裕共同渡过此劫。”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便将话题转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陛下,对于该如何使用这批宝藏,我还有一个新的想法。你可还记得,东海军因前东平侯谋反而被裁撤之后,东部安防便完全交由沿海各州府自行负责?”

    “不错。”

    冷衣清当即接过话来,“而且你也曾提出建议,由朝廷拨下银两,并委派专使,前去督促地方官府兴建水军,打造船只。

    可是由于户部暂未筹措到足够的银两,这一计划便只能先在济州一地试行。因为那里本就是原东海军的基地,很多东西都已是现成的,只需济州府全部接手过来便是,却也用不到太多的花销。

    如果开启地府宝藏,银两自然不再是问题,而你先前的那个计划,应该很快就可以在沿海的所有州府实施。”

    浩星明睿笑着点了点头,道:“除此之外,我还想到了一个解决东海匪患的办法。但因还未完全考虑成熟,便一直没有向陛下提出。

    如今时间紧迫,我只能先将自己的思路说与陛下听听。至于以后该如何运作,尚需陛下与内阁共同议定。”

    听到他的话,冷衣清也不由嘴唇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但他最终只是点了点头,让浩星明睿继续说下去。

    “在仔细考虑过东海匪患难靖的原因之后,我竟得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想到过的结论——闭关自守乃是主因。

    一直以来,我朝对外闭锁关口。一些海外行商为了牟利,便采取走私偷运的下策。他们的商船多选择偏僻海域行驶,又缺乏足够的护卫力量,以致让那些穷凶极恶的海匪们多有可乘之机。

    故而我以为,朝廷不妨撤除封禁,设置来往关口,自由通商。而沿海各州府在兴建水军的同时,也可修建一些深水船坞,方便外商的大型海船停泊。

    如此一来,海外商船不必再偷偷摸摸,船上也可配备足够的护卫人员,甚至还可以结伴而行。再加上近海有我朝水军常年巡视,海匪们便很难再有得手的机会。

    一旦无利可图,那些海匪们当然不会枯守待亡,应该很快便会自行解散,而东海匪患也就此不剿自灭。”

    听浩星明睿说完,冷衣清一边频频点头,一边欣然道:“正好我今日也收到了一份济州府的奏报,其中所提到的想法,竟是与你不谋而合!”

    浩星明睿闻言,不由笑道:“看来陛下登基以后,广开言路,鼓励新政,已收到了越来越多的实效。

    将来必会有越来越多的地方州府,像济州府一般,不再固步自封,并大力向朝廷提出更多的切合地方时政的谏言。

    所以说,陛下尽可大放宽心!即使今后没有我再在你耳边啰嗦了,还会有更多的朝臣来替陛下操心,集思广益,为大裕出力献策!”

    冷衣清看着浩星明睿,这位自己从前的敌人与对手,现在的良师与益友,心中不禁涌起了万般滋味,最终又皆化为了深深的不舍。

    这一别,也许今生再无相见之期!

    对于重渊即将面临的危境,无人能够做出真正准确的预估。举城陷落,玉石俱焚的可能性,随时都存在。

    而浩星明睿此去,应是已怀着一种一去不回的壮烈心情。

    所以,当这位以坚定不移的心志,卧薪尝胆十几年,终于令大裕改天换地的假王爷起身告辞之际,冷衣清这位皇帝陛下也同时站起身来,上前紧紧地拉灼星明睿的手,将他一直送至选德殿的大门外。

    临别前,浩星明睿对他肃然拱手道:“方才陛下说,常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这正说明,你时刻将大裕的江山社稷与黎民百姓放在心中。明睿相信,陛下必会成为一代贤明的好君主!”

    冷衣清没有多言,只是面容沉肃地对着他深深一揖。

    望着浩星明睿大步离去的背影,冷衣清虽觉肩头的担子更重了,但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股豪气。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自是要为国为民尽一番心力。

    纵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定当不枉此生!

    就在他这位皇帝陛下正自心潮澎湃、豪气干云之际,侍卫统领朱墨忽然在一旁躬身道:“禀陛下,惺子已经回宫。”

    冷衣清此时犹未回过神来,只随意地点了点头。

    可随后,朱墨却又多说了一句:“是大皇子送他回来的。”

    冷衣清再次点了点头,然而转瞬之间,他便猛地瞪大了眼睛,急声追问道:“你是说寒冰回来了?他现在何处?”

    “他将惺子送至毓秀宫后,便自行离开了。”

    “什么?!”

    冷衣清不禁惊怒交加地喝问出声,“你为何此刻才告诉我?”

    朱墨再次肃然躬身道:“因为之前陛下曾经吩咐过,你与定亲王相谈期间,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我——”

    冷衣清顿时大感后悔地闭了闭眼睛,呆立了半晌,终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此事的确不是朱统领的错,是我一时心急,不关你的事。”

    一边说,他一边将目光投往宫外的方向。

    此时已是夜色沉沉,又有重重的宫墙遮挡,哪里还能寻得到那个少年挺拔而略显瘦削的身影?

    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重又袭上了他这位皇帝陛下的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