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各有战场
    ,!

    跪在舅父花凤山的面前,看到他老人家的鬓边又新添了几丝白发,寒冰的星眸中不由闪过了一抹感伤之色。

    “是寒冰无能,没有将湘君姐姐带回来,让舅父您失望了!”

    花凤山连忙把他扶了起来,又将他上下打量了许久,方颤抖着声音道:“只要你这孩子能平安回来就好!”

    寒冰默默地点了点头,随即便扶着舅父在椅中坐了下来,而他自己则在一旁躬身肃立。

    “你这一路辛苦奔波,就别站着了,坐下来说话吧。”

    寒冰却垂目辞谢道:“多谢舅父!甥儿我站着回话就好!”

    花凤山不禁叹了一口气,温声道:“清叔把北戎那边的事情都跟我说了,是湘儿她自己不愿意跟你回来,这原本就不是你的错!你又何须如此自责?”

    “可是湘君姐姐被困北戎皇宫之中,舅父您又岂会不日夜忧心?这全是因为甥儿思虑不周,当时未能说动湘君姐姐随我一起走。”

    看到寒冰脸上的愧疚之色,花凤山无奈地摇头道:“你这孩子总是这般,把一切责任都往自己一个人的身上揽!湘儿是我看着长大的,她是什么性子,我又岂能不清楚?

    她的娘亲和哥哥都被那个阴太后害死,湘儿必然会拼尽全力,让那个害人的老太婆得到应有的报应!

    这是湘儿自己的决定,便是我这个所谓的爹爹都不可能劝得了她,更何况是你这个一向都有些怕她的小子?

    再说湘儿素来机敏聪慧,既然她认为留在宫中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那便一定会达到她的目的。

    我虽是不免会为她担忧,却也希望她能够达成心愿,不但为自己的娘亲和哥哥报了仇,还能够帮助更多的人免于那个阴太后的毒手。

    说实话,我倒是赞成湘儿没有随你一起回来。如今大裕虽已改天换地,气象一新,但情势依旧不容乐观。或许湘儿回到这里,也并不如你想象中的那般安全。”

    听完舅父这番语重心肠的话,寒冰忙躬身道:“是,舅父教训的是,甥儿明白了!”

    “既然明白了,那就坐下来说话。你且莫先急着走,舅父我还有许多事情要问你。就让那个只知道支使你终日东奔西跑的假王爷再多等些时候吧!”

    见舅父一脸赌气的模样,寒冰不由心中暗笑,知道他这是还在为当初舅舅派自己去重渊,结果耽误了施针,险些令自己再次毒发的事情而怨怪舅舅。

    为了不招惹舅父更加生气,他马上老老实实地答应了一声,便在一旁的椅中坐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他也没有忘记为那个替自己背负罪名的舅舅辩解了几句:“其实舅舅他不是想跟您抢人,只是他和师父明日一早便要出发,故而有些事情还需向甥儿我再多交代一番。”

    花凤山听了不由一愣,“他们明日就要走?怎会这么快?”

    “今日圣旨已下,委派师父为西路军主帅,即日赴任。”

    寒冰恭声答了一句,却见舅父的面色有异,似乎对刚听到的这个消息尚一无所知。他便猜到,舅舅很可能还未将这方面的事情告诉给舅父。

    于是,他连忙又委婉地解释道:“舅舅也是几日前才向内阁呈递的奏章,没想到这么快便获得内阁通过,并且皇帝陛下的旨意也随之颁下。”

    花凤山这才恍然地道:“原来这几日竟发生了如许多的事情!幸亏我今日赶了回来,否则倒要错过了给他们送行。”

    寒冰的星眸眨了眨,问道:“舅父您这几日可是出了远门?”

    “不是什么远门,只是一直呆在济世寺中——”

    说到这里,花凤山的话音突然一顿,看着寒冰微微叹息了一声,“若非万不得已,我实是不愿再见到那个人!因为一看到他,我的心里就忍不揍想起他对你做过的那些事情,更是忍不住地恨他!”

    寒冰笑了笑,“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舅父您又何须太过介怀?”

    花凤山摇了摇头,又叹息了一声,道:“几日前,他染了风寒,就此卧床不起。慧念方丈派人来知会了我。我……我本已立誓不再见他,可是身为医者,却又不能见死不救……”

    “当初他拒绝去皇陵将养,而坚持要在济世寺清修,想来心中已是对自己从前所做过的事情生出了悔意。

    舅父便是不能原谅他,也须尽到人子之责。毕竟在这位曾经的皇帝陛下心里,始终还是把您当作自己的儿子来看待的。”

    看到寒冰在说这番话时,唇边不自觉露出的那一抹苦涩的笑意,花凤山的心不禁感到微微一疼。

    他知道,这孩子一定是想到了他自己的那位父亲。

    虽然他们甥舅二人在这方面的经历颇有些相似之处,但结局却是大有不同。

    浩星潇启在得知花凤山就是自己的儿子之后,从始至终都在努力地想认回他这个儿子。

    而冷衣清对寒冰这个儿子,却是从一开始的怀疑到最终的否定。

    无论这其中曾有过多少的波折与误会,总之在冷衣清这位父亲的心目中,对寒冰应是从未真正认可过。

    既然如此,真相究竟为何,便已不再重要。

    寒冰选择让萧玉彻底消失,真相永远沉埋。

    此举既是为了他的母亲,为了她所遭遇到的一切不幸而无法原谅冷衣清,同时也是为了他们父子,为了让彼此都能够得到一种安宁与解脱。

    花凤山站起身来,走到寒冰的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道:“你说的对,身为人子,纵是有再多的不甘与无奈,也须尽到人子之责。

    虽然我不戴见那个假王爷,但对那位真王爷还是心怀敬意的。一日为师,终身是父。你能有这样一位疼爱你的师父,便是一种莫大的福分。

    还是早些回去吧,别让他老人家等得太着急。说实话,这位七叔的火爆性子,你舅父我也不敢轻易领教!”

    寒冰连忙站起身来,躬身施礼道:“多谢舅父的指点!甥儿这就回去陪师父他们多说上几句话。”

    花凤山不由含笑点了点头,却又一时舍不得就此放他离去,便又顺口多问了一句:“这一次定亲王他们会去多久?”

    寒冰犹豫了一瞬,才答道:“应该不会太久。”

    花凤山站在那里没有说话,而寒冰也不言不动地肃立一旁。

    过了半晌,花凤山终于打破了沉默,道:“这才是明睿没有将这件事告诉我的真正原因!他以为自己就这么走了,便可以再也不用向我有所交代了吗?”

    “舅舅他——”

    花凤山摆了摆手,打断了寒冰的话,“你对我说实话,这次他们获胜的机会究竟有几成?”

    “五成。”寒冰垂着头,闷声答了一句。

    “怎么说?”

    “如果舅舅能够在西域各国发动攻击之前赶到重渊,帮助隐族军队巩固边防。并且,能够在战事一开始时,尽快阻止住敌军的攻势。那或许就可以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等待师父率领西路军前去救援。

    而师父若是想调动西路军去重渊,便需要有皇帝陛下的旨意与兵符。可若是没有内阁的一致通过,皇帝陛下也无权下旨对境外用兵。所以——”

    “所以,你所说的这些个如果、或许,还有若是,只要其中的任何一环没有接上,重渊便是一个死局,可对?”

    寒冰仍是垂着头,却连答一声的勇气都没有了。

    花凤山闭着双目良久无语。待他睁开眼时,只沉声问了一句:“那你呢?是否随后也要去重渊参战?”

    寒冰摇了摇头。

    “真的吗?你不会也想同浩星明睿一般,一声不吭地就悄然离开?”花凤山的声音中隐含了一丝颤抖。

    寒冰终于抬起头来,明亮的星眸中闪着坚定的光芒,“是真的,舅父,我会一直留在这里。因为师父、舅舅、湘君姐姐,还有我,大家都有各自的战场。

    无论任何一方失利,甚至是牺牲,其他人仍需要坚守自己的战场而不能擅离。这样才能保证这场战争最终会有获胜的希望。

    如果重渊没能抵挡住西域联军的进攻,在师父的援军到达前已先行陷落。那么师父即便是已在前去救援的路上,也会立即调头回防西线,以免遭到西域联军与北戎军的前后夹击。

    湘君姐姐在北戎宫中与敌周旋,而我的战场是在大裕,在景阳。

    无论是郑庸,还是天香教主凤嫣,这些潜在的敌人随时伺机而动,对包括皇帝陛下在内的很多人都会造成致命的威胁。

    而北戎的刺客也不容小觑。除了赤阳教主独笑穹,以及那些赤阳教弟子,北戎朝廷还会源源不断地派出众多的刺客和杀手,不达目的不会罢休。

    所以我要留在这里,尽己所能,阻止这一切阴谋的发生。”

    花凤山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又开口叮嘱道:“湘儿特意让人传信来说,你所服下的那颗天毒异灭的解药,只有三个月之效。三个月之后,我还是要继续给你施针。所以,你必须要一直呆在景阳,哪里都不能去!”

    “是,甥儿定会谨记舅父的话,一直呆在景阳。”

    见寒冰答得痛快,花凤山那张神情严峻的脸上,终于算是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可谁知,寒冰这小子一见有机可趁,马上又得寸进尺地问了一句:“舅父,这段时日,府中那间东跨院便继续给甥儿住,可好?”

    花凤山不由怔了怔,想到那座巍问宫,以及从前和现在住在那里面的人,的确是很难让人生出任何亲近之意。

    于是他微微一笑,点头道:“好!舅父这里就是你的家,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